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应该再办一个节目,叫《我不知道》”
陈丹青在《我知道》的“刑具”里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李晓婷

发自:苏州 2014-11-20 23:54:17 来源:南方周末

登录后获取更多阅读权限

上一页1下一页
点击阅读 我知道更多内容
网络编辑: 小碧 责任编辑: 袁蕾 实习生 姚家怡

相关新闻

陈丹青:我不过是在意淫
“将近二十年了,画册还没有画厌,你要是给我一本好画册,我就想画。”但他的“画册写生”实际是...
别忘了,你的动机是青菜 陈丹青谈杨键...
我这会儿想到一个符号:你画青菜。你是素食主义者,青菜有意思,但是你不会画得像青菜——就像你...
陈丹青:只有上级社会没有上流社会
“文明之所以是文明,就一小撮精英。一小撮儿精英没了,可是国家又很有钱,很强盛的样子,会所夜...
陈丹青 我不是绅士,我是老知青
1953年出生于上海,在江西插过队,在西藏画过画,又在纽约艺术圈待了18年,皮肉之劳苦,生...
“我们拥有这些冷知识,拿来有什么用?...
我们拥有这些冷知识,拿来有什么用?
王刚:你以为《我知道》就是简简单单的...
游戏是挺高的一个境界,它没有什么功利和企图心。当你游戏的时候,你是勤奋的,玩难道能不勤奋吗...
柳岩:不读书是可耻的
《我知道》不是一个艺人去秀自己的平台,秀不好甚至是自曝其短了,但我觉得既然接了这个工作,还...
我知道,你懂得
《我知道》给导师的“布道”留白太少。是崔导师、郭导师说得少,还是不得其说?《我知道》究竟还...
很多人会说,你们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向所有人告别时,姚瑶说:“很多人会说,你们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其实想想人类不论是向内,还...
陈丹青:要的就是暧昧
评论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