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我与学生一起高考

作者:北京大学法学院讲席教授 姜明安

2017-09-06 11:40:59 来源:阅读

书如城池,亦如迷宫。(朱德庸/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6月22日《南方周末》)

姜明安

北京大学法学院讲席教授

北京大学,1977级

1977年7月,我从老家湖南汨罗县自办的“五七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本县的天井中学教书。天井中学是离县城三十多里地的一所乡村完全中学,属天井人民公社和县教育局双重领导。我担任高中毕业班的班主任,并任语文和政治课教员。

10月下旬的一天,我突然从报纸上看到了国家恢复高考的消息,非常激动:中学毕业10年后竟然还可以参加高考,还有机会实现我自小就一直做着的上大学梦。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疑惑我还真有资格报考么。当时我已经26岁,而且已经上过“五七大学”。我把报纸拿过来又再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报道很明确:报考年龄放宽到了28岁(以保证“老三届”的学生能够参加高考),我报考年龄应该不成问题,至于已上过“五七大学”是否还可报考,报上说这类大学可视为中专而不视为大学,因此也不成为障碍。确定有资格报考后,我高兴极了,立即到班上郑重地向学生们宣布:“同学们,我将和你们一起参加今年的高考。”

就这样,我与我的学生们一起紧张备战高考的日子开始了。白天我仍然按教学计划上课,晚上则和学生一起挑灯夜战。那时农村中学学生的底子特别差,我不仅要辅导他们高中上过的语文、政治,还要辅导数学、历史和地理。当然,辅导他们的过程也是我自己复习的过程。复习累了,我们会一起玩一会,到教室外面去看看星星,到体育室去打打乒乓球。

我和我的学生们亲密无间,为了高考这一个共同目标,一起度过了紧张而又愉快的五十多个日日夜夜。

我的学生中也有高考逃兵,有的因为学习底子实在太差知难而退,有的因家庭困难而退学,有的因考试复习压力太大而出走。为了追回他们,我经常利用下午下课后到晚上复习课前3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到这些学生的家里去家访,动员他们返回学校坚持高考备战。

后来,我的绝大多数学生和我一起参加了当年的高考。虽然他们大多数名落孙山,少数几个考上的也只是条件较差的大专院校。但是,他们几十个日日夜夜陪伴我复习,陪伴我备战高考,把他们的老师——我——送进了北大。我感谢他们,想念他们——我一生中教过的唯一一个高中班——天井中学高二班的同学们。

【我的高考】1977-2017,高考恢复40年了。高考的私人故事永远富有魅力。我们邀请了从1977级到2010级40年跨度的高考者,同步进入不同的回忆。

上一页1下一页
点击阅读 我的高考更多内容
网络编辑: 小碧 责任编辑: 朱又可

相关新闻

【我的高考】李淼:两次高考
当时,一个刚满15岁的少年,落榜后的感受当然是惶惶然,这种感受我一生中只有两次。而15岁时...
【我的高考】高兴:弄堂里读英语的男孩
那是1979年夏天,接到通知的刹那,我一愣,但很快为另一种前景所激动。
【我的高考】齐岸青:空白
我有很多梦境都在生活的大学里。
【我的高考】杨葵:报志愿
回忆总是七零八落,缺少逻辑,比如这一突如其来的回忆,脑海里首先浮现的画面,竟然是高考报志愿...
【我的高考】南桥:一生高考
时隔多年,我仍然觉得,学习的事情不必豪赌。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我的高考】任晓雯:高考进补指南
任由咖啡成瘾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某日
【我的高考】笛安:那年七月
我读高中的时候,还有“黑色七月”这个词,如今已成历史。
评论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