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社区基金会探索: 再造一个全新的“蛇口模式”?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刘怡仙

2017-11-30 16:19:17 来源:公益

2015年4月20日,蛇口居民齐聚四海公园里的东林茶馆,讨论成立蛇口社区基金会。(蛇口社区基金会/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11月30日《南方周末》)

蛇口社区基金会秉承尊重社区居民自愿参与、民主、自治的原则,理事会开会必须使用罗伯特议事规则,确立捐赠人代表大会为蛇口社区基金会的最高权力机构,由捐赠人代表选举理事、监事、修改基金会章程等。

四十年前的大胆尝试成就了改革开放的“蛇口模式”,如今的蛇口社区基金会是否也能成为社区基金会中的“蛇口模式”?

“没有人附议的话,这都不是一个议案”,2017年11月12日,蛇口社区基金会理事会开到一半,周为民纠正了会议流程。使用罗伯特民主议事规则两年多,这样的学习仍然在不时进行着。

深圳市南山区蛇口社区基金会一度因居民自发创建、民主选举理事会备受多方关注。其包含的“社区基金会”的定义尚无统一定式,只要动员本地资源,以适合本地的方式解决社区问题,都可以叫做社区基金会。

1914年美国成立了全球第一家社区基金会——克利夫兰社区基金会。2000年后,社区基金会在全球数量增长迅速,近几年则在我国多个城市蓬勃发展。作为一股新生力量,人们对它的认识和定位尚不清晰,诸如社区基金会的概念、设立、治理、运营及能力建设等。

社区基金会被视为是转型社会治理下的一个新实践,是社区资源链接者,而蛇口社区基金会则成为正在探索的独特案例。

四海那个茶馆

2015年4月20日,位于深圳市南山区四海公园里的东林茶馆即将结束它作为公共空间的时光,因产权问题交回公用。两个月里,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到茶馆,倒不是纪念它,而是为98岁的袁庚祈福,看《我与袁庚图片展》。

“袁庚是精神领袖,是一个时代的象征。”64岁的周为民先生表情严肃。受袁庚开明作风感召来到蛇口的时候,他才29岁,到招商局的宣传部门工作。在这之前的1979年,袁庚主持建立蛇口工业区,比深圳特区还早一年打开了一扇小窗。他提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并以“四小龙”为参照,建设出口加工区。周为民印象很深,当时的蛇口没有发生一个干部贪污腐败的案件,当时的《蛇口消息报》可以直接发表批评袁庚的文章,蛇口的管理委员会是老百姓自己选的。

同样的记忆烙印在许多当年的拓荒者身上。他们来到四海公园参与袁庚祈福会还有一个目的,捐钱创建蛇口社区基金会。早在前两年的袁庚祈福会上,他们酝酿出了一个致力于社区发展的公益基金。2014年12月14日,89位生活或工作在蛇口的社区居民每人捐款1000元,创建了专项基金“蛇口社区公益基金”,以实现袁庚“让蛇口成为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的愿景。

2015年,这项基金要“升级”成为基金会。2014年深圳市大力推行社区基金会,出台了《深圳市社区基金会培育发展工作暂行办法》,将社区基金会注册资金从200万降至100万,门槛降低了一大半。蛇口社区公益基金的7位理事决定成立社区基金会。他们对于社区基金会还是一窍不通,但是专项基金与基金会的区别很明显,后者将不用挂靠在招商局慈善基金会底下,能更自主地决定资金的用途。

100万门槛虽低,却还是一个坎。原有的89位专项基金发起人筹了八万九,又向当地企业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和平安保险公司各募得三十万元,剩下的三十万余元则需要靠居民捐赠。捐赠的居民不能都写入发起人名单,需要新开一个银行账户,这个账户又得找谁,才能让大家接受呢?

“像《白鹿原》里的朱先生。”周为民如此形容,理事们推选出蛇口社区第一所学校——育才小学的创校校长陈难先,他为人正直,又对自我有着严格的要求。无论是“蛇二代”(指蛇口开发者子女,当年在育才小学就读)还是他们的父母,都非常信任陈校长,把钱交到他手上,一定不会有问题。

如此,募捐开始了。

在后来编制成册的《我与袁庚》图片集里,收录了当时的场景。十多年未见的老师与学生在茶馆相遇,长大出去的“蛇二代”找回了小时候的照片,还有美国的人类学博士借机会来参观研究。“新老蛇口人在此相聚温故知新,有些多年未见的朋友因此重逢,为袁庚先生祈福、重温蛇口当年的激情旧梦。”图片说明这样写道。

周为民还与其他理事定下了时间线。2015年5月31日前,如果募不到100万,将全数退还捐款。结果出乎意料,360位居民一共捐赠73.2万,以133.2万的总注册资金通过合格线。

“说实话,我一直是被这个热情激励的。”两年后遇到募捐难题的时候,周为民这么回忆。

“你们相信 我这个人嘛”

美国的社区基金会大都是不动本金,将资金委托银行代为经营,银行再将定期收入交还给基金会使用的。周为民在金融领域工作了数十年,募捐结束,他就提出要将基金会的一部分资金用于投资。他详细做了计算,133万的总资金中拿出100万用于投资,剩下的33万用于开支,以后逐年增加投资的本金,不再取出。如果能将资金池扩大至1000万以上,每年产生50万的投资回报,就能养活一个秘书处。

这一看似理想的设计却遭到大家的多数反对。他们认为,为什么刚辛苦募回133万,却不允许用本金?再者,募集的资金怎么能用于投资,这个风险太大了。

周为民找到了一个保本保息的信托产品,把产品介绍带到了理事会上。该介绍长长的有好几页纸,有理事直言看不懂,也有理事带回去认真研究,回来说:“这上面说不保本啊,你怎么能说保本呢?”

周为民一看,信托产品的第一章是风险提示,详细地列了各种可能的风险。可周为民知道,那是理财产品必要的严谨,实际上还是保本保息的。他一遍遍地解释,但是对于没有接触过的普通人而言,这似乎仍然难以理解。理事会上大家僵持不下。

迫不得已,周为民只好站出来承诺,如果坏水(出现问题),所有的赔偿由他个人承担。“你们不信这个产品,那你们可以信我这个人嘛。”这样的情况下,这个议案表决还是有人弃权了,以5票赞成通过理事会。

“最后老周落泪了。”李海是当时为数不多支持周为民的理事。作为职业公益人,李海非常支持周为民的提议,因为这是极富远见的做法。他认为老周是极具公心的人,为社区基金会付出很多。但这并不影响他俩争吵不断,“老周毛病也不少。”李海将这理解为民主讨论的氛围。

蛇口社区基金会秉承尊重社区居民自愿参与、民主、自治的原则。为此他们做了许多的尝试,理事会开会必须使用罗伯特议事规则,拟定《捐赠人公约》,确立捐赠人代表大会为蛇口社区基金会的最高权力机构,由捐赠人代表选举理事、监事、修改基金会章程等。同时,还建立了一套与之适应的选举办法。

越来越多的学者专家关注到这个民间发起的社区基金会。2016年12月18日,蛇口社区基金会举行第二届理事会换届选举,深圳大学公共管理系赖伟军老师赶来旁观,发现100多人的会议厅挤满了人,参选人员上台发表竞选演说,捐赠人代表一一投票。深圳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员徐宇珊则注意到近一半参选理事是年轻的80后和90后,这与去年以50、60后的招商人为主的竞选情况已发生了很大变化。仍旧遗憾的是,最后也仅有上届理事张鑫作为唯一的80后入选。

强势的理事会

“不是换掉陈风,她要参加还是优先的。”这句话在2017年11月的理事会上不断被提及。执行秘书长陈风已经任满两年,到了新一轮执行秘书长竞聘时间。

在蛇口工作生活近30年的陈风在四海茶馆募捐时期,已是蛇口社区基金会的志愿者,更是89位发起人之一。刚刚退休的她当时希望到乡村当2年支教老师,谁曾想最后到蛇口社区基金会发挥余热了。原以为基金会秘书处与自己干了十几年的秘书工作应该是相通的,到了实际岗位才知道差太多了。前者算是公司的总经理,既要执行,也要规划,秘书工作则只需按要求做就好。

小到一个七千元的屋顶菜园项目,陈风要和居民一块策划项目开展方案,找自然教育的老师,找合适的场地,甚至参加几回他们的实时课堂。

大到举办大型社区嘉年华活动——蛇口无车日,基金会秘书处要协调街道、企业、各个公益组织、义工团体和政府部门,解决场地、募捐、物资等问题。

实际上2016年的秘书处只有陈风一个人。由于资金池太小,限于基金会管理条例对10%管理费用的限定,基金会无法再招募更多专业的基金会管理人才。“陈风还不是专业的执行秘书长的待遇。”第二任监事李海也是招商局慈善基金会的副秘书长,他认为蛇基会的秘书处很大程度上限于费用,没有专业化的团队。

更多时候,蛇口社区基金会是“强势的理事会”治理。“谁提议谁来做”是第一届理事会的做法,他们分工举办袁庚纪念活动,各自担任某个项目的负责人,倒也顺畅。但是一年结束,无不筋疲力尽。

“在必须理事参与治理和走普通社会组织道路,给专业团队赋权赋能和专职治理的看法上,仍需达成共识和进行历练。”2016年的蛇口社区基金会年报上如此反思。

第二届理事会决心走专业基金会治理方向,增加秘书处人员。可在陈风看来,这个强大的“大脑”不断地在产生新的想法,却无法聚焦,平等的轮值理事制度太不够集中了。

矛盾集中在募捐方面。无论是人员的扩充还是项目的开展,都需要增加募捐。出于民间自主运营的想法,有理事希望能筹得非限定性捐赠,减少政府或企业的干预。所谓的非限定性捐赠,指的是捐赠款直接支持这一机构,而不限定这笔款项必须用在什么项目上。

“这在社区基金会发展初期是比较困难的,很多捐款人都希望自己的捐款能够实现自己的某个公益愿景。”徐宇珊说。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胡小军博士认为,筹款需要经过数个阶段,非限定性捐款是比较高级的阶段,无条件信任这个基金会,将捐款交由基金会自主支配需要高度的信任和长期的互动,短短几年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老百姓更看重一件件实事,逐步累积信任,社区基金会当下还需面对现实的社区环境。

陈风没能找到非定向捐赠,她在不断的学习摸索中意识到,在社区里募捐必须要有项目,要有主线支持,“要在家门口一起来做事情”。蛇口社区基金会过去资助了社区自组织文竹园业主互助会、屋顶菜园,支持成熟的公益组织四海情老年大学,还举办了无车日、美好社区提案大赛等大型活动。

陈风的行程变得很满,早上参加社区里的项目评审会,下午参加友邻机构的活动,琢磨申请深圳市民政局推出的“民生微实事”项目。她自己形容为脱离乌托邦的想法,链接能链接的资源。

蛇口启示

出于现实的募资困境,蛇口基金会邀请ABC美好社会咨询社前来调研,希望借助“外脑”找出问题。“我们也在梳理,找解决方法。”周为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次咨询经过3个月的持续访谈和数据梳理,咨询报告即将面世。

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徐家良观察到,随着社区基金会的作用和地位日显重要,从中央到地方政府已经把“发展社区基金会”作为重要的公共政策列入相关文件中。在上海,已经把发展社区基金会写入上海市委2014年1+6文件中。2017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其中规定,不断拓宽城乡社区治理资金筹集渠道,鼓励通过慈善捐赠、设立社区基金会等方式,引导社会资金投向城乡社区治理领域。因此,促进社区基金会健康发展,是政府推动社区治理创新的一个亮点。

四十年前的大胆尝试成就了改革开放的“蛇口模式”,如今的蛇口社区基金会是否也能成为社区基金会中的“蛇口模式”?

“时间太短了,”胡小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蛇口社区基金会在基金会内部治理层面有很多的探索,但是尚谈不上“模式”或是“样本”。一个慈善组织的价值衡量仍要回到它的使命上来,聚焦于基金会的社区领导力,即参与解决社区问题、有效回应社区需求的能力。在这方面,中国的社区基金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深圳市早在2013年颁布《光明新区开展社区基金会试点工作实施方案》,开启政府主导社区基金会创办进程,此外也有企业主导型的桃源居社区基金会。以“社区基金会”为关键词在基金会中心网进行检索,全国“社区基金会”共73家,分布在上海、浙江、北京、天津、江苏等地。

胡小军认为,蛇口的启示意义在于文化凝聚力的挖掘与塑造。扎根在特定区域内的慈善组织,无论是动员资源还是在社区开展服务,都需要有一种文化凝聚力,让居民对社区有文化认同感。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中,提出社区治理需要着力提升六大能力,其中一个能力便是文化引领能力。

蛇口本质上是一种改革开放、敢为人先的文化,因而能凝聚这个社区,增强社区的归属感。如何将内部的治理转化成真正的能力,包括募集资金、项目资助,以及与社区其他机构的多元协作等等,将是蛇口社区基金会下一步的“课题”。

上一页1下一页
网络编辑: 吴悠 责任编辑: 吕宗恕

相关新闻

财政部公布2016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
11月27日,财政部社保司公布《关于2016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决算的说明》。
评论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