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产业扶贫的边城剪影
将务工青年吸引回来

作者: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甘甜甜

2017-12-28 17:12:04 来源:民生

2017年11月的一天,磨老村社员包素梅和石老梅洗辣椒,准备做苞谷酸。(黑土麦田供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12月28日《南方周末》)

苞谷酸项目不同于一次性的捐赠,希望通过发展产业的方式来扶贫,并且是可持续可造血的。

陶品儒还记得他第一次吃苞谷酸的滋味。

“吃完我就问村里的阿姨,苞谷酸哪里买的?”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磨老村一户村民家,陶品儒尝到这款以玉米和辣椒为原料舂碓发酵而成的湘西苗乡家常美食。第二天一早,陶品儒赶到集市,发现村民把苞谷酸装在塑料袋里,少人问津。

“我当时想,这么好吃的东西装在湘西集市的塑料袋里,简直暴殄天物,应该分享给其他吃货们。”2017年12月16日,陶品儒向南方周末回忆。

瞄准苞谷酸产业、成立农业合作社、开拓线上线下销售渠道,如今,陶品儒所在的黑土麦田乡村创客团队已经成功让苞谷酸走出湘西,给部分合作社的村民人均增收近两千元——之前人均年收入的一半。网友众筹支持、政府资助建立厂房、黑土麦田机构提供培训、热心公益的企业家给予商业指导,在社会各界的联动下,由这款苗乡传统美食所衍生出来的产品,已在产业扶贫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初入磨老村毕业生成为扶贫创客

2017年12月16日,陶品儒团队的曾晓告诉南方周末,因为对中国农村感兴趣,所以选择了来农村扶贫。

曾晓口中“黑土麦田公益”,是由耶鲁大学的中国毕业生发起的一项精准扶贫项目,每年选拔并资助一批优秀的中国青年到乡村开展产业扶贫和社会服务。

2016年8月末,陶品儒、张雪婷、曾晓作为黑土麦田2016-2018届扶贫创客来到磨老村。一个月前,他们刚刚分别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复旦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毕业。

磨老村位于国家级贫困县花垣县边城镇,是一个有着128户共550余人的纯苗族村落。当地产业基础缺乏,村内近九成的年轻人在外务工,留守在家的多为老人、妇女和小孩,是一个典型的“空心村”。

陶品儒交替住在镇上和村部。在镇上的办公室,床由两张沙发拼成。在村里,没有淋浴设备,上厕所要去60米外的村民家的茅厕。村里每天两顿饭,饭菜酸辣,让福建人曾晓适应了很长一段时间。

“这周7天停了4天的电,特别冷,也只能吃‘countrystyle hotpot’(乡村式火锅),萝卜炖白菜。”2017年12月17日,陶品儒对南方周末说。

到村子的第一个月,陶品儒和团队主要是做调研,通过翻阅当地的档案资料以及做大量的入户调研,了解村庄的实际情况和潜在可行产业的市场情况。经过分析,团队最终决定以苞谷酸为村子发展产业的方向。

苞谷酸是当地家家户户都会制作的调味品。一开始,村民并不看好苞谷酸的销路。陶品儒和团队就跟村里的阿姨说,先收购她们的苞谷酸,卖出去后把赚到的钱再分给她们。

2016年国庆假期,创客团队将苞谷酸用土坛子包装之后,在边城景区推销。每坛定价39元,卖了三十几坛,利润都返给了这几户村民。

“每斤6元钱收入的增长,一下子就点燃了阿姨们的热情,纷纷说下一次什么时候卖,我们家里都是苞谷酸。”陶品儒说。国庆地推成功的事在村里传开了,创客团队也收获了村民的信任。

从合作社到加工厂苞谷酸走进城市餐桌

2016年11月9日,磨老人家种养专业合作社正式成立,由陶品儒担任理事长。在说服了16位村民加入合作社之后,创客团队购买了原材料、口罩、手套和围裙,开始组织村民们分组进行苞谷酸生产。

2017年3月,经创客团队改良后的苞谷酸辣椒酱,通过线上试卖活动在两天内被抢光,且客户反馈不错。于是,他们开始寻找代加工厂进行标准化代加工。

而在2017年初,创客团队已经开始筹办建立磨老村的村办企业,给村里建设涵盖苞谷酸初加工的功能和苗族文化推广功能的苗族文化传承中心。

资金方面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创客团队分别向驻村扶贫工作队、县财政部门申请了11万元和10万元。人工方面,由创客团队负责购买和托运材料,村民们一起帮忙递瓦、上瓦,一同建设厂房。加工厂预计将在年前正式竣工投产。

“建苞谷酸加工厂房,不仅是为了让村里的阿姨们在家门口就能挣钱,更是为了让阿姨们重塑信心。一方面是对村子未来的信心,另一方面是阿姨们的自信。这种信心来源于阿姨们擅长的美食工艺从大山深处走出去,也来源于外面的人来探索苗家文化。”曾晓说。

产业造血扶贫将青年吸引回来

2017年12月2日,经过筛选,陶品儒与另外两组扶贫创客带着公益项目来到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进行了路演。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以下简称“中欧”)是由中国政府和欧盟委员会于1994年合作创办的高等管理教育机构,学生以拥有十五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企业家为主。按照学院要求,每个学生都需要在入学第二年参与到具体公益项目中。

“黑土麦田以授人以渔的方式为贫困地区带去可持续的发展。这种扶贫模式不同于一次性的输血式捐赠,而是造血式的扶贫。”2017年12月15日,黑土麦田发展与传播主管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表示,基于对这一公益理念的认同,黑土麦田与中欧EMBA2016级深圳1班的同学建立了合作关系。中欧的同学将给予部分缺乏创业经验和资源的黑土麦田乡村创客以商业指导、资源对接等方面的帮助。

“‘吾乡吾民’是我们的公益理念。”在中欧EMBA2016级深圳1班公益部长、广东肇庆福田化学工业有限公司副总裁赵轶看来,不能将城市与农村割裂开来,以成功者的姿态去进行扶贫。“所有人的根都是农民,我们的先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动者,这样的公益是我们对自我的认知和回归,”赵轶说,“帮助的是我们的家乡,我们的亲人。”

中欧EMBA2016级深圳1班的同学们认为,乡村扶贫没有一个很好的可复制的模式,将公益和商业进行有效结合带动扶贫,是最值得探索的方式。

“需要更多的企业家去参与。如果我们能推动一两个项目,那么可能会吸引更多的企业家、更多的大学生不断流入,滚动起来。”赵轶向南方周末表示,中国农村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缺少人力。要解决农村的贫困问题,首先要能把青壮年留下来,通过产业支撑,将他们感召回去。

这也是陶品儒对于苞谷酸项目下一步发展的打算——帮助村民实现本地就业,同时中层的管理人员尽可能吸纳外出务工的年轻人和村里的中坚力量。“当我们离开村子的时候,项目还能够继续运转、可持续发展。”

在磨老村的一年,陶品儒切身感受到公益不只是捐钱捐物,重要的是要通过实践带来的变化去感染那些被帮助的人。他的经历让他确信,改变正在发生。

“我们村的村主任之前是个水电工,对于做产业没有太大兴趣。但是当他看到村庄一天天变好的时候,他跑来给我们竖起了大拇指,说,小伙子,好样的,我跟你们干。”陶品儒说,“这就是变化。”

上一页1下一页
网络编辑: Golradir 责任编辑: 吕宗恕 苏永通

相关新闻

部分县精准扶贫成"精准填表"
很多第一书记对扶贫领域出现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既深恶痛绝又深感无奈。
一位大学教授的滇南扶贫实验
当下NGO最好的角色,就是直面政府难以抵达的“最后一公里”,去发现问题,提出解决方案,以此...
评论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