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一个案例:怎么打造社区公共空间

作者:向羽

2018-03-01 16:26:50 来源:大参考

湾北社区公共空间的征名活动。(作者供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3月1日《南方周末》)

编者按: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公共场域与公共空间的缺乏,是一个很突出的问题。我们常常说要改善公共治理,社区的公共空间,就是一种具体而有力的载体。但是,一些基层政府花了不少钱做的基层公共空间,却经常处于闲置状态。如何打造一个社区公共空间?本文提供的这个真实案例,可能比激活闲置的基层公共空间难度更大一些,但很多鲜活的经验是相通的,供读者参考。

社区公共空间的打造是为了民众(for people),空间打造的过程要依靠民众(by people),空间打造完成则属于民众(of people)。这样,何愁不能解决公共空间缺乏人气的问题?

常见问题:缺人气的公共空间

现在越来越强调政府的“服务功能”,不同的职能部门、群团组织皆强调在社区建立服务中心、服务站点或是打造服务阵地。这些服务阵地可称之为“社区公共空间”。这些服务空间往往规模巨大,动辄成百上千平米,硬件建设完美,内部装修精美,服务板块齐全,服务设备完善。但比较尴尬的是,这些空间常常缺乏人气,即社区民众并不愿意主动去这些地方。可以说,这些精致的服务空间多数时候像陈列室,像展览馆,有人来视察,不同单位来参访时才会有“人气”,随后则“人去楼空”。

为何我们花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打造的公共活动空间总没有人气呢?为何社区民众并不“买账”呢?其中的原因可能很多。例如,社区内原本并没有这样规模巨大的闲置场地,后来要打造服务阵地,只能“看菜下饭”,社区能找到什么样的空置场地就将就改造一下。这些场地本身可能有很多限制。譬如,不亲近居民生活区,位置可能偏远,交通可能不便,不容易被找到,甚至在高墙大院内,闭门锁户……这些都会限制社区民众主动去活动的可能性。

但在我看来,最重要的原因还在于,这些社区公共活动空间虽有“公共”之名,却无“公共”之实。在公共空间的打造过程中,社区民众缺乏话语权,也缺乏参与性,其诞生常常是由行政部门自上而下主导完成。民众没有参与公共空间的打造过程,往往不知道公共空间的存在,就算知道它的存在,也认为那是“政府的”,“与我们无关”,缺乏认同和归属。可以说,这才是社区公共空间缺乏人气的症结所在。

社区工作的两大传统

对社会工作专业而言,所谓“不忘初心”则要回看“社区睦邻运动”、“社区发展”的历史传统。巴涅特、亚当斯等人引领的“社区睦邻运动”强调服务中心要设在贫民区内,同时配备宿舍,让工作人员与贫民共同生活,即“同吃同住”;在服务过程中,尽量发动当地社区的人力,培养其自主自发、互助合作的精神,服务地方。

1955年,联合国《通过社区发展促进社会进步》即指出,社区发展经由全社会居民积极参与,并充分发挥创造力,以促进社区经济与社会同时进步;强调发现社区需求,发动社区资源去满足社区需要和期望,动员社区居民一起行动……这些实际上强调的是注重发掘社区本土资源与力量,注意自下而上的社区动员,注意社区居民的支持与参与。遗憾的是,这些最初的、最生动的实践理念常常被忽视、被遗忘。打造社区公共空间时要“不忘初心”,方能让公共空间名副其实。

一个可供参考的实践案例

春湾社会工作站位于阳江阳春市,是广东省民政厅“双百计划”中的一个,现阶段拥有5名本土社工。他们在不到半年的实践中,逐渐打造出一个真正的社区公共活动空间来。这个过程尚未完结,但其实践生动地诠释了社会工作的价值和行动理念,很具有参考意义。他们的实践过程包括如下一些具体做法:

首先是理念先行。“双百计划”刚刚起步,并没有什么“实践模式”,但肯定有实践理念。“双百计划”要求回归“社区睦邻运动”“慈善组织会社”和“群众路线”的传统,入村入居,走进群众,贴近生活,开展工作。春湾社工站的社工深刻地领会了这一行动理念,并将其付诸实践。社工站原本挂牌在春湾镇公共服务中心,在中心二楼设置社工办公室。2017年8月份,我们与春湾社工商量,并与镇领导反复沟通,最终将服务范围锁定在湾北社区、原春湾糖厂下岗职工生活区。春湾社工坚持实践理念,计划在该区域内建立扎根社区的服务据点(公共服务空间),以此开展服务并辐射周围村居。

其次是找准真实需求。社工站2017年6月30日挂牌成立,7月份春湾社工协助镇政府完成残疾人信息核查工作,8月份才开始社区研究工作。走街串巷,入户访谈,从了解社区的基本情况开始,评估社区的方方面面,盘点社区的资源、问题与动力。在社区走访中,社工们发现社区内没有可供居民活动的场所。社区的老人只能坐在糖厂生活区有树荫的道路边,坐在邻家小店摆放的破桌子上聊天,人多的时候只能站着。家访时,居民也向社工反映,糖厂生活区没有什么可以玩的地方。显然,从需求评估的角度来看,社区需要一个可供居民玩乐的活动场地。这样一来,社区的真实需求与我们的实践理念正好契合。

然后是找到合适的空间。春湾社工基于实践理念和现实需求,希望打造一个社区居民想去、爱去、能去的社区公共空间。在社区内寻找合适的闲置场地,这个过程可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从2017年8月到9月,春湾社工走遍了糖厂的边边角角,询问了社区不同的主体,得到的答案都是“没有这样的场地”,计划似乎要停滞不前。9月,“不死心”的我们再次访问社区,与糖厂负责人沟通,事情终于迎来转机。原来在社区荒废已久的溜冰场旁有一间不起眼的平房,外部杂草丛生,内部家居凌乱。

原来,这间房是春湾糖厂的卫生室,后被改造成出租屋租给一位老板作为员工宿舍。后来被弃用,但租赁合同尚未到期,因此,该房一直荒废在此。经过反复沟通,糖厂办公室非常理解社工为社区打造公共空间的想法,热心地帮助联系房屋租客。最终说服了对方,提前解除合同,糖厂将回收的房间无偿提供给社工使用。

接着是社区动员。这间平房很适合作公共空间,它位于职工生活区,靠近溜冰场、篮球场,距离社区老人经常聚集的树荫道路很近,没有出行限制,傍晚时有一定的人气。打造公共空间的过程不能“社工单干”,一定要做充分的“社区动员”,让社区居民都参与进来。

春湾社工计划先将房间清理出来,他们做了如下的记录:

“2017年9月14日我们拿到了平房的钥匙,并于当天开了平房的门。当时的情景让我们所有人都出乎意料。这是一个约50平米的平房,由于常年出租,里面堆积了许多垃圾,卫生极差,蟑螂、蜘蛛、蜈蚣、蚂蚁……随处可见。经过我们五个人商量,决定发动年轻力壮的居民与我们一起清理。”

发动社区居民将房间清理出来后又发现新问题。房间内地板低洼,内部极为潮湿污浊,墙面破损,缺乏照明设备、通风制冷设备……总之,并不是能直接作为活动空间,必须进一步改造。

但要完成这个改造过程并不容易。春湾团队刚刚入驻社区,既没钱,又没权,若向上申请,一方面审批周期太长,另一方面“有没有支持”也是未定之数。春湾团队没有“等靠要”,而是从社区动员开始,寻找社区的各类资源来打造社区公共空间。

改造社区空间需要水泥、砂石、灰膏。春湾社工在社区走访时发现当地居民自建房会剩余不少这样的材料,他们便与这些人家反复沟通,说明是为社区居民打造公共空间之用,最终说服这些人家将剩余的砂石捐赠出来。同时,社工蓝某的父亲在做砂石生意,他们动员其捐赠了一车砂石支持社工的工作开展。

有了水泥、砂石和灰膏并不足够,房间内还需要铺设地砖。经过社区积极分子(糖厂峰哥)牵线,春湾社工找到社区内销售地砖的老板,说明了为社区打造公共空间的想法。经过沟通和动员,他们说服了老板捐赠了打造公共空间所需的所有地砖。

在购买石粉、电风扇、照明设备时,春湾社工对商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明为居民打造社区公共空间的意义,最后说服了商家以半价出售上述商品,也为社区做出一份贡献。

除了物质资源,还需要人力资源。完成公共空间的物理改造是一门技术活,铺砂石,贴地砖,安装各种设备都需要专业人员来完成。春湾社工在社区探访中发现,社区内有专门从事这类工作的居民,便动员他们为社区空间改造做贡献。社区里的能人最后同意利用下班时间帮忙铺砂石,安装照明设备和电风扇。他们还说服了负责贴地砖的本地技术工人,只收取半价的费用帮忙完成地砖的铺设。社工盘某动员其老公帮忙安装活动设备,翟某社工动员其朋友帮忙安装窗帘。在空间改造过程中,需要搬运,他们则动员附近居民用自家拖拉机来帮忙……社工自己不会做没关系,只要能动员会做的人参与就行。

改造社区公共空间还需要一些现金。春湾社工便发动社区居委会、社区幼儿园、糖厂办公室等捐赠一些。同时,发起“一元钱”捐款活动,即在社区走访,向社区居民宣传打造社区公共空间的计划,并号召每户为社区公共空间打造捐赠“一元钱”。这是一个社区动员的过程,更是一次社区教育的过程。他们记录到:

“我们发动当地群众自愿捐一元钱,不收多也不收少,它的意义在于除向群众宣传公共空间外,还要告诉群众,公共空间是大家一起参与打造的,大家以后有权利享用它,同时也有义务维护和完善它。”

扩大公共参与的过程中,还有个重要环节,即软件改造。社区公共空间的打造并不能只停留在物理空间层面。春湾团队趁机发起糖厂公共活动空间“征名”活动,让社区群众一起为公共空间的“命名”。社工记载到:

“10月24日我们在糖厂滑冰场举办了公共空间‘征名’活动。我们向快乐舟兴趣班借了移动音箱,定做了横幅,搬了两张乒乓球台和办公室的20张红胶凳布置了活动现场,另外,我们除了发动群众外还准备了水果、零食、茶水吸引他们参加活动。活动当天,居民踊跃参与,经居民投票决定,公共空间最后以‘社区活动中心’命名。活动结束后我们动员了现场的小朋友帮忙清理垃圾。”

随后,春湾团队还发动社区居民捐赠自己家中不用的二手家具,如桌椅、凳子,并将其用于公共空间的装饰,又说服居委会将原本闲置的娱乐活动设备,如跑步机,安置到社区空间之内。继续动员周围的商家提供支持,这样又为公共空间内的两扇大窗户装上了精美的窗帘……

而且,社工们还有一系列社区公共空间改造的后续计划:

将社区公共空间打造的过程、故事、照片作为装饰记录,在社区展览;

举办社区活动中心揭牌仪式,让社区居民都来参与;

将自发的民众活动常规化、常态化;

从民众中选举管理委员会,培育培训他们成为积极分子,制定日常管理细则、把钥匙交给民众,让公共空间的使用权最终回归民众。

图为湾北社区公共空间整理前后对比。(作者供图/图)

实践案例带来的启发

从表面上看,春湾社工的实践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改造的公共空间也没多大,也没多精美,也不够完善,但整个过程却充满积极的意义。他们有社区调查,有社区动员,有社区教育,也有社区参与。只有这样相信民众,依靠民众,让社区各个主体都有参与的感觉,公共空间才会属于大家。先有参与感,而后才有认同感与归属感。从春湾案例,可以延伸出很多启发:

1.注意空间规模。社区公共空间的服务(辐射)范围是有限的,动辄几百平米、上千平米的服务空间未必总是好。从场面上来说,是大,但这类空间的实际利用率往往都很低,很大可能用来“喂蚊子”。不要一味地追求大而全的社区公共空间,而是要建立小而美但却符合居民需要、具有可亲近性的公共空间。

2.利用原有基础。若不单纯追求空置场地的面积规模,在社区内搜寻到空置场地的可能性会大大提高。公共空间的打造并非要“另起炉灶”,或是推倒重建,能在社区既有的空间基础上加以改造是最合适不过的。菲律宾的社区发展,常常将乡村学校加以利用,泰国的社区发展则是结合寺庙来完成,潮汕地区的探索则是将祠堂加以改造,春湾的案例是将原来废弃的社区卫生室回收改造。在原有基础上探索社区公共空间改造,一方面能够“变废为宝”,节约成本,另一方面原有的空间往往承载社区历史记忆,更“接地气”,更能获得居民的认可。

3.注重社区参与。社区公共空间的打造,服务阵地的打造,不能是“自上而下”行政主导(虽然它很有效率),而要“自下而上”充分发动民众参与,让其体验“这是我们自己的活动中心”。空间打造的过程不单靠上级政府调拨资源(注意,不是不要政府支持,而是如何使用政府资源),不单靠几个社工独自操刀,而是要充分调动社区内外各种的资源和能力。打造公共空间的过程不只是完成“物理空间”改造,更重要的是民众在场,凝聚人气,发掘社区的积极分子。

总而言之,社区公共空间的打造是为了民众(for people),空间打造的过程要依靠民众(by people),空间打造完成则属于民众(of people)。这样,何愁不能解决公共空间缺乏人气的问题?

(作者为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教师)

上一页1下一页
网络编辑: 柯珂 责任编辑: 戴志勇

相关新闻

社区基金会探索: 再造一个全新的“蛇...
四十年前的大胆尝试成就了改革开放的“蛇口模式”,如今的蛇口社区基金会是否也能成为社区基金会...
精神产品供给社区化
精神产品供给社区化,甚至像水电燃气宽带等公用事业一样直接进入千家万户。此话怎讲?
社工爱姐的社区丛林
爱姐认为,居委会在这个社区已经扎根十几年了,许多东西已经内化,很难说谁更专业。
评论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