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湛江企业家建258套别墅赠乡亲: 一个富有争议的城乡共富试验

作者: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张玥晗

发自:湛江遂溪 2018-05-03 17:59:54 来源:公益

2018年5月1日,湛江市遂溪县官湖村别墅终于分下去了,第一期138套别墅经过抽签,分到村民手中。(张玥晗/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5月3日《南方周末》)

让每户村民住上别墅,并将拥有5亩荔枝林及两三排能饲养500-1000头土猪的猪栏——官湖村城乡共富计划对村民产生了巨大影响,2011年也被列为广东省名村建设项目。

因分配别墅问题,让这个明星村一时置于舆论风口。经过工作组等多方努力,接近九成村民同意按2013年登记户数分配,同意的进行抽签,不同意的将继续住老房。5月1日,官湖村民进行了别墅分配抽签。

经过四次村民大会协商,一个多月引起社会高度关注的企业家捐资2亿建258套别墅赠送乡亲“送不出去”的问题,已有重大进展。“南方+”2018年5月2日援引《南方农村报》消息称,“5月1日,湛江遂溪县官湖村别墅终于分下去了,第一期138套别墅经过抽签,分到村民手中”。捐建别墅的企业家陈生出席这一抽签仪式。

一个月多以前,一篇题为《湛江富豪捐2亿建258套别墅赠乡亲,房子却送不出去……怎么回事?》的新闻报道,让官湖村成为了舆论风暴眼。

根据县镇工作组多方协调形成的解决方案,接近九成村民同意按2013年登记户数分配,同意的进行抽签,不同意的将继续住老房。据官湖村支书许守荣介绍,居民搬迁后,接下来就将开展二期工程,“原有住宅由村民自愿拆除,很多房子都是危房”。对于这一结果,许守荣说大家都很满意,陈生也很满意。

在不久的将来,官湖村有望成为广东省值得一提的名村建设项目。

通往官湖村的路口,有一条小路,几分钟的车程后抵达一个观景台。站在观景台上,官湖村的整体规划尽收眼底:沿着河流,一排排砖红色的别墅沿河而建,整齐气派,别墅群脚下一片灰矮房子,是官湖村居民的旧村。山坡两侧是养猪基地,蓝色的大棚左右各有一片,占地约300亩。村庄周边的小山上覆盖着1000亩的林地,种着果树。青山绿水蓝工厂,一派新面貌。

这样的景观被广东天地壹号饮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壹号土猪创始人陈生称为“壹号食品城乡共富实验基地”。2011年,从官湖村走出去的陈生回到故乡,提出了一个城乡共荣体系的试验——让每户村民住上别墅,并将拥有5亩荔枝林及两三排能饲养500-1000头土猪的猪栏。这一愿望,被详细写在了观景台边上的宣传栏,其中建别墅送农民一事被称为“输血”。

据公开报道,早在2014年底,这个城乡共富实验基地已初步建成,这个观景台,接待过多位省市领导的观摩调研,被视为振兴乡村、新农村建设的典范。然而,这一切因一篇公开报道让这个湛江的小村庄陷入舆论风暴,人们惊异于送别墅却“送不出去”这一事件,更好奇陈生和这个小村庄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个理想的共富模式

官湖村位于遂溪县城东边8公里处,环绕一条西溪河,青山绿水,是一个典型的农业村庄,以种植水稻、花生为主,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村民出村还需要坐船,后来修桥修路,但路始终不太好走,也做了多年的省级贫困村。2014年,因为陈生修房建厂,县里修好了一条平整的柏油乡道,现在从县城到村里只要二十多分钟。

陈生给官湖村带来的好处不仅是路好走了,他的城乡共富计划更是对官湖村居民产生了巨大影响。这一计划也在2011年被列为广东省名村建设项目。从某种程度来说,陈生给官湖村规划了一幅相当理想、极为漂亮的蓝图。

这幅蓝图分为三部分,造血部分是养猪种果。陈生在官湖村建了春牛岭生猪养殖基地,该基地年出栏70000头育肥猪,实际常年存栏量约35000头。项目主体建筑为养猪育肥舍,辅助工程包括饲料仓库、堆肥车间、沼气池、消毒间、饲养员休息室等,现有一百多名员工在官湖村工作。

村民们参与养猪是自愿报名,有劳动力的、有养猪经验的农户优先。根据劳动力的情况分配2-3条猪舍养壹号土猪,猪苗、疫苗、饲料等均由公司提供,并提供全套的养殖培训和饲养方法,8个月养成后统一由公司收购。

对于没有养猪的农户,陈生又提供了种果树的机会,将村民承包给他人种桉树的林地高价收回,改建荔枝园,公司负责平整土地,没有养猪的农户每家都可获得5亩果林。果林需要五年时间培育,这两年逐步进入收获期,预计每户人家年收入五万元左右。

造别墅一事看上去更是相当好看。在“壹号食品城乡共富实验基地”的宣传栏上清晰地写着:“利用旧村场和河滩地,公司投资2亿建220户别墅无偿分给农民,户均300平方左右。140户基本建成,配套建设广场、公园、河堤等。”

计划的第三部分就是教育与公共设施的建设,建设新小学、幼儿园和农民培训中心。

计划实施以来,村里人有了产业,的确慢慢富裕起来,尤其是养猪的农户,年收入至少有五万到十万乃至更多,实际的利益也吸引了不少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乡,迄今有六七十位年轻人从城里返乡养猪。据遂溪县遂城镇党委副书记林云冲介绍,2014年,官湖村已经摆脱了贫困村的称号,“现在官湖村算是比较富裕的村”,在官湖村里,也不时能看到一些农户门前停着小轿车。

除此之外,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陈生就重修小学,私人给每个老师每月补助1000元,直接打入工资卡。官湖村这几年,每年都有十几个人考上了大学。这些村民们都记在心里,他们称陈生为老板,说老板是个好人。

不过,规划了如此美妙的蓝图,在实际落实的几年中也慢慢产生了不少问题,比如新的分配不均衡、新的贫富差距在这个日益富裕的村庄里开始滋生。

现实存在不公平?

2018年3月29日下午,七十多岁的村民陈有良(化名)在家门口砍柴,提到老板也是连称好人,“老板是好人,但手下人多,他们就难说了。”说到这些年的养猪种树,陈有良也对养猪的分配不满,有的家庭养猪只能养一栏,三五百头,有些与村干部关系好的人能养上千头乃至更多。“我孙子孙媳妇一家在养猪,只有一栏,三百多头,一人养养不过来,两人养又有闲余,现在孩子在读书,家里经济还是很紧张。”陈有良指着家门口的果树,“的确会挂果,可是要等树长大啊,现在只有这么矮”。

在计划中,应该每户人家分两到三栏猪,但当时分配时是根据自愿报名以及公司挑选,171户人家中只有80多户养了猪,他们当时与公司签了合同,按照一栏300多头猪,每头收入是100~200元,8个月出一次栏。两年三栏,平均养一栏猪年收入能有五万左右,因此,养了上千头猪的家庭,光凭养猪,年收入就有十几万。

看到养猪效益好,大家都想养猪,但据别墅筹备小组的成员陈光武介绍,这些合约都是当时一早签好,后来也很难更改,想多养也难以实现。

“没有养猪的,老板也安排了种果树。”陈光武说。没有养猪的家庭每户平均可以分到5亩地,承包20年,种果树相对养猪较为容易,不用天天去饲养,但种果树有一个时间期,至少培育三年,这两年果树才慢慢有了收成。因此,村里这几年虽说经济都有了改善,但依然是有富有穷,渐渐有了贫富差距,也在村民心里生出了一些意见。

虽有怨言,合同当时也签了,规则也订好了,村民们也只能盼着老板能解决这些问题,陈光武希望老板将来能开更多的生产线,扩大猪场,满足村民想养猪的愿望。

并不清晰的分配细则

但别墅的事情,就不简单了,一户一座别墅,拆除的却是自家有大有小的房子,涉及了村民最敏感的土地利益。说好了无偿送别墅,可从一开始就没有一个明确的分配细则,只有一份村民大会的记录,村民们一一签了字。

2012年,打算盖别墅的时候,陈生请村委做了一次摸底调查,挨家挨户拿着户口本登记户口,之后成立了一个筹备小组,开了村民大会,明确了老板要给大家盖别墅,一期在荒滩上,二期工程会拆旧房子,这样的好事,村民当然同意修建。然而,具体怎么分怎么拆,却是没有讨论清楚的。陈光武说,村民是知道要拆房子的,但当时大家也没想那么多,“如果把所有问题都考虑成熟了,时间也耽误了,我们也担心最后不能实现这个愿望。”

2015年左右,新建别墅已经初见雏形,成了新农村建设的样板。建成别墅分为两种户型,按照2012年的设想,260平方米算是小户型,分给6口人以下的家庭;290平方米的较大户型,分配给6人以上的大家庭。可是新别墅边上的村民们一直不知道这个别墅究竟怎么分,怎么拆。事情就一直拖着,想着等别墅完全弄好再来谈这件事,官湖村支书许守荣2016年从镇里调到村里驻村工作,他说,2017年镇里就提醒过他们尽快出一份分配方案,但因为换届等种种原因,没做出来。

这几年,眼看着别墅在村尾的荒滩上修建,村民的心理也是颇为复杂。白送别墅谁不想要,但又有消息是说,要拆旧屋来置换,有人发愁有人喜,更有村民想翻修老屋,去村里申请却没有通过。村里的解释是村内宅基地总面积有上限规定,既然将来都有别墅住,老屋又要拆了,就没必要再翻修了。

村民们最终发现,房子不是平白送的,住了新房就意味着要拆掉老房,实际是以原有的宅基地来换取新别墅。在一些村民看来,宣传栏上写的“建220户别墅无偿分给农民”不是无偿赠送,而是拆迁置换。陈生的“壹号食品城乡共富实验基地”实际上是以新农村建设为名义拿地修建。在这样的盖楼方案中,陈生出了施工费和装修费,但村民们投入了自己的宅基地以及村集体的建设用地指标——原来的荒地就是村集体预留扩充宅基地的用地,本来就是属于村民集体所有。

因此,在最早的新闻标题中打出的“富翁送别墅竟然送不出去”,实际上是误导了事实。对村民来说,这的确是需要好好算的一笔账,要和村集体以及陈生好好商量如何置换,以及置换的规则,怎么换,换不换。

陈有良的家有两层楼,一层有两百多平米,房间多,院子大,空地上放置着日常农具,是传统的农民住宅。他说,他家不算大的,算是很普通的。而对分别墅的事情,他说,消息是三天两头从村里传来,但迄今没有一个正式消息。问到如果要拆老屋,他很谨慎地回答,“在没有得到领导正式通知前,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但他觉得,如果真的要搬,只有六个房间的别墅肯定不够自己一家人住。具体怎么安排,只能等领导通知了。

房子简陋的家庭盼着早日住新房子,毕竟台风来了,老房子不安全,而家里人口多的,有大房子的人则想到新别墅只有6间房,怎么够住?老屋其实更舒服,有三四百平米,还有足够的空间放农具。此外,原有的宅基地面积置换到新别墅,该如何补偿?面对即将丧失老屋的现状,村民难免要多考虑实际的利益,提出自己的要求。虽说村领导一致强调,陈生老板早就多预留了别墅户数,还在第二期中规划了2幢9层的高层公寓房,留给户口不在本村但回乡的后代住,但究竟怎么分却都不清楚。这几天,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网上有人说他们是刁民,村民们自然是不服气。

在公益组织“古村之友”的发起者汤敏看来,当然不能说农民贪心或者农民有问题,因为他们始终是缺乏资源,一直被引导的人,是被生活改变的人。这件事情的核心是农民没有参与进来盖房子。

汤敏认为,只有让农民自己参与进来,自身成长了,才能达到慈善的最终目的。“建一栋房子,对农民来讲是一个立业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去谋划自己的生活,和其他村民协商劳动力”,在这样的过程中,才会有了参与感与主人翁意识。

赠别墅方案出炉

3月27日,《南方日报》的报道传遍网络后,湛江市委领导做出了有关批示,要求尽快解决。当日,由县、镇两级领导及相关职能部门负责同志组成的工作组,第一时间进驻该村开展走访调研,了解村民真实需求,研究解决方案。

3月28日,《遂溪县遂城镇官湖村新农村建设第一期别墅型新民居赠送方案》初稿(以下简称《方案》初稿)已经出炉,初步规定将以2013年自行组织登记常住人口名册(171户,不含五保户)为依据,以户为单位确定赠送对象,符合条件的农户需书面报名申请,通过抽签或摇珠方式选房,分房结果需公示。

然而这些协议还将经过陈生认可,通过村民代表大会,由全体村民共同协商。村支书许守荣很乐观,说很快就能解决了,等到办入住仪式的时候,也欢迎记者们来参加。

“官湖村的情况是非常普遍”,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表示,这些矛盾主要是做慈善的方法出了问题,农民的事要交给农民自己做,不能大包大揽,以免破坏了村集体内部的规则,造成了新的不平衡、不公平感。

最近的例子是广东梅州市大埔县小留村的农民别墅,相对比较好地解决了宅基地面积大小以及每户人口数量的问题,小留村在原址拆除重建,和农民协商盖房,由乡贤投资,产权归农民所有,在过程中充分调动了农民的力量。

3月29日下午,村里的妇女陈彩花(化名)在别墅前浇水,打理草坪和新种上的树。她们有十来个人,这些活每天都要干,工资由村里出。陈光武说,老板陈生从每头猪的收益中抽两块钱,交给村里作为公共管理费,一年8万头猪出栏,村里每年就有16万,用于公共管理。

一边是崭新的生活,有停车位和草地的新式别墅,一边是村民们熟悉的乡村日常,牛啊鸡啊在小路上漫不经心地踱步。幸福光鲜的新生活也许并不会因为有了新房子而迅速实现,但村民们终将面对新的别墅、拆迁和新的乡村邻里生活。

上一页1下一页
网络编辑: 周凡妮 责任编辑: 吕宗恕 实习生 陈楚红 汪陈晨

相关新闻

企业家行善要避免大包大揽,农民的事情...
农民的事要农民自己去做,企业家不能大包大揽。
“废胶围城”下的香港民间协作
因政策限制,让香港这一曾为境外废料进入内地的中转站,正面临着更为迫切的“废料围城”威胁。
解决婚恋问题、降低再犯罪率……社会影...
因推行一系列领先于全国的尝试方案,深圳市福田区受到中国公益界高度关注。
“公益职业经理人”来了
除了薪资收入有明显提高外,这批有专业能力的“公益职业经理人”还能给新机构带来新理念、新思路...
评论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