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中国股市:无底洞,还是黄金坑 ?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王伟凯

发自:广州 2018-07-12 16:54:29 来源:金融

“黄金坑”到了吗?(视觉中国/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7月12日《南方周末》)

股市在向更健康、有秩序方向发展的同时,也让一些抗风险能力低和流动性差的公司陷入危机。2018年之后,A股出现了大量股权质押爆仓和债券违约。

2018年1月底开始,沪指从峰值时的3587.03点一路下挫,在7月6日这一天,击穿2700点,随后快速收复。7个月间,跌幅近25%。

7月5日的Wind数据显示,万得全A成交额仅3153亿元,维持近期地量态势。

随着成交量的下滑,整个市场变得沉寂起来。A股换手率持续走低。剔除停牌个股,3300多只个股中,换手率超过2%的个股仅占比24%,而有超过半数的个股换手率低于1%,其中还有30%的个股换手率低于0.5%。

去杠杆、贸易战、严监管,诸多因素裹挟着A股,跌跌不休的A股究竟会走向何处?

遍地“1元股”

根据天风证券研究所的报告,过去半年,一些重要的指数一直徘徊在年线附近,进行反复争夺。这些指数包括上证50、沪深300,以及代表成长性的中小板指数和创业板指数。

2015年股灾之后,价值投资一度备受推崇。然而进入2018年,作为价值投资重要参考的被称为“漂亮50”的上证50指数,也没了往日的灵气,跟着大盘跌跌不休。

杭州一家私募基金经理马小东曾一直专注于壳股投资。2015年时,他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市值在20亿元左右的小市值壳股。他把这些公司称为“小巧玲珑”,进可抛,退可守,如果这些小公司要被借壳重组,那就押对了宝。

那时整个股市的估值比较高,市值低于20亿的公司很少,只要有低于20亿的小市值公司出现,马小东就会毫不犹豫地重仓投入。

但是2017年IPO加快之后,壳股进入冷冻期。从那时起,他的投资策略也从激进向保守转变。他把上证50作为一个重要的投资指标,希望借此平稳度过这轮熊市。

让他始料不及的是,上证50“神奇”了半年之后,从2017年末开始,也出现了不小的波动。价值投资派的理论和技术,并未让他在熊市里安全保本。

不过,伴随这轮A股下跌,像马小东这样专注于壳股的投资者们发现,低于20亿的小市值公司突然又多了起来,有的公司市值甚至低于10亿。

“1元股”扎堆出现是最为直观的表现。Wind数据显示,2018年6月,沪深两市“1元股”达到27只,这一数量环比明显增加,5月底“1元股”的数量还仅为6只。

另据Wind数据,2018年以来已经有328家A股公司实施了425次股份回购,耗资140亿元,回购金额已经超过2017年全年水平,2017全年A股回购金额为92亿元。

回购股票会计上称为“库存股”。股票一旦大量被公司购回,其结果必然是减少在外流通的股份数量。假设回购不影响公司的收益,那么剩余股票的每股收益率会上升,使每股的市价也随之增加。此外,回购在一定程度上又可以减轻上市公司的年度分红压力。

在目前市场环境下,监管部门也对上市公司回购给予大力支持。

7月5日,深交所新闻发言人表示,深交所支持具备条件的上市公司及其大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依法合规回购、增持股份,增强市场发展信心,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流动性之困

杭州一家国企投资部负责人王章从2007年开始进入股市,在几轮熊市和牛市的交替更迭当中,赚得盆盈钵满。他自认是一个炒股高手,最令他得意的是,他成功地躲过了2015年的股灾。

当时,他观察到股市的交易量开始缩小,手上的股票也很难出手。他预测,一轮前所未有的股灾即将降临。他慢慢地将自己手上的股票悉数卖掉,然后选择了银行股用于保值。

然而,王章并没有躲过本轮下跌。他向南方周末记者总结原因时说,他低估了各方面的影响力。

2017年以来,监管层先后出台重组新规、再融资新规、减持新规,阻断了过去时常发生的“忽悠式重组”的套利行为;2018年重磅推出的资管新规,又推动金融体系内部去杠杆。

股市在向更健康、有秩序方向发展的同时,也打击到了一些抗风险能力低和流动性差的公司。这也是为什么进入2018年之后,A股出现了大量股权质押爆仓和债券违约。

6月中旬,21世纪经济报道称,低迷行情下,质押率高的上市公司已在卖资产求生或寻找接盘资金。一些私募接到上市公司股东电话,急求资金接盘,不过,目前的市场环境不够活跃,愿意接盘的私募机构并不多。

另外,一些私募机构可能愿意接受股东再次质押,质押后的资金,部分股东会用于抬高二级市场股价,市场行情好时可以炒作二级市场股价,从而化解质押风险,但现在的行情,这样做显然不明智。

在2018年集中爆发的债券违约潮中,也出现了大量上市公司的身影。Wind数据显示,2018年新增6家违约主体,其中有5家是上市公司,这一数字相当于过去4年的总和。

新一届证监会领导上任后,一个重要的举措就是加快IPO的发行速度,用2—3年的时间解决IPO堰塞湖的难题。这一举措的直接结果就是,壳股资源遇冷。

王章认为,IPO加速之后,吸引了更多资金流向新股和次新股上,分流了其他上市公司的融资。不过,据证券日报,2018年A股市场新股发行数量和融资规模同比均出现明显下滑,截至6月21日,2018年有60只新股完成发行,总计募集资金886.65亿元,同比分别下滑76%、29%。

此外,A股在2018年还迎来了限售股解禁的高峰期。据券商中国统计,2018年A股市场限售股解禁规模为3338.03亿股,解禁市值3.96万亿。这一数字比2017年近3万亿还大幅增加。

“时间换空间”

王章在这个时候选择了“用时间换空间”的策略。他认为,反弹只是时间问题,“用时间换空间,说白了就是佛系炒股,在那里趴着,舍不得割肉了”。

还有投资者选择了在这个时候进行抄底。马小东在自己做投资的时候,也为其他投资者提供开户服务。最近,有几个投资人找到马小东,希望能够开户。这些投资者并不是股市小白,其中不少曾经是证券公司从业人员,因为受制于职业规范不能炒股,离职之后,选择在此刻投身股市。

2018年7月9日,《上海证券报》头版刊文称,现阶段,沪市公司整体估值已处于较低水平。就历史比较看,截至7月6日,上证综指的市盈率为13.1倍,与2016年2638点时基本持平(考虑到盈利增长水平,价格水平实际已低于2638点时)。

同时,市盈率中位数为28.2倍,与2014年7月上轮牛市初期(上证综指2000点至2200点)时水平基本一致,接近2013年6月(上证综指探底1850点)时26倍左右的水平。

不过,公号“股海自娱”的文章认为,目前的市盈率并没有变得足够低。他将市盈率为负(市盈率为负,表明公司是亏损的)的企业剔除后发现,当前A股的市盈率中位数是32.2,仍然比2008年底和2012年底的位置要高出不少。

2008年底,A股市盈率中位数是17.68,比目前的32.2要低45%。2012年底,A股市盈率中位数是24.91,比目前要低23%。

深圳君亮资产管理公司创始人吴君亮是坚定的价值投资者,他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我观察到,许多许多的机构都依然仓位很重,这一方面使他们绑住了手脚,没钱来买入了,另一方面他们又处在随时都在准备卖出的压力下。如果你一直在想这是不是底部,这是不是合理区域,你的精力可能用错了地方。”

6月份时,央行定向降准,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一次利好消息,增加了市场的流动性。但是这次降准意在支持市场法治“债转股”和小微企业融资。

同时,国际经济形势所产生的不确定性,让不少投资者对A股的信心动摇。在天风证券的分析师陈超看来,7月6日中美贸易战有所升级,中国政府已经做了预警,以减少相关公司在这轮贸易战中的损失。

7月6日那天,沪指一度击破了2700点,来到2691.02点,距离2015年股灾低点2638点仅一步之遥。

陈超不想把这一波下跌称为“股灾”,他更希望将之称为价值调整,“大浪淘沙,那些没有价值的公司,将会在这次风浪之中石沉大海,留下来的才是能够远航的旗舰”。

4月中旬,陈超所在的天风证券出过一个报告,预测未来两个月将会是决策的关键时期。

7月10日,中国证券报称,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周末无休、深夜接连出台重磅政策……种种迹象表明,证监会系统坚持依法全面从严监管原则不变的同时,正在广泛听取各方意见建议,努力打造一个融资功能完备、基础制度扎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护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

(应受访者要求,王章、马小东、陈超系化名)

上一页1下一页
网络编辑: 小碧 责任编辑: 冯叶 助理编辑 温翠玲

相关新闻

股市“过山车”
2015年年中,一场史无前例的“股灾”从天而降,上证综指近乎腰斩。这场股灾以巨额社会财富的...
该死的“股市不死鸟”
A股市场中长期存在的“退市难”现象,其根源正在于行政审批模式下,A股市场中一直存在“上市难...
股市捉妖记
太多的突发事件让人目不暇接,反倒是针对前期所谓“妖股”缀着九个零的处罚决定,被有意无意忽略...
A股为何无股不押?
在三千五百余家上市公司内,发生过股权质押的公司比例高达97%以上。总股权质押比例超过50%...
评论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