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中国多数基金会为何“不资助”?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张玥晗

2018-07-19 18:11:46 来源:公益

 

(本文首发于2018年7月19日《南方周末》)

中国多数基金会不资助,自己做事,这是一个和世界潮流相逆的情况。“全世界的基金会都是发钱的,是供给资源的机构,中国的基金会是吸金器,一千多亿捐款主要是被基金会拿走了。

中国基金会目前处在一个恶性循环圈:没钱,不资助,自己来做。在没钱资助草根组织、提供专业支持的情况下,又出现了一堆行业问题:“人才奇缺”“专业水准不足”“观念陈旧”“效率不高”等等。

当你想成立一个慈善组织,在中国你有三个选择,基金会、社会团体或者社会服务机构。在传统印象中,基金会偏重于财产的管理、社团偏重于团队的共同意愿、社会服务结构偏重于提供社会服务。那么,实际情况是什么呢?在北上广深乃至中西部地区的基金会究竟主要在做什么?处于怎样的发展阶段?

2018年7月6日,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湖南峰会在湖南长沙举行,这个主题为“一隅千里:发展中基金会的鸿鹄志”的会议揭示了中国基金会目前的问题和困境,也表达了更多的“鸿鹄志”。

“不资助”的现实

首要问题是中国多数基金会不资助,自己做事。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发起人、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在会议发言中指出这是一个和世界潮流相逆的情况,“全世界的基金会都是发钱的,是供给资源的机构,中国的基金会是吸金器,一千多亿捐款主要是被基金会拿走了。”而且“基金会的支出大量给了政府,尤其是公募基金会”。

徐永光认为这是体制性、结构性的问题,“中国六千多家基金会中,定位为资助型的(把钱拿出来资助公益行业发展)、资助草根NGO做事情的基金会数量占比不到1%,大部分还是自己做事,这反映我们行业发展水准非常低。”

广州市社会组织研究院副院长胡小军对这种“不资助”现象有另一种解读。

胡小军根据基金会中心网的数据研究发现,截至2015年12月31日,境内基金会披露了财务数据的有3779家,63%基金会净资产是在1000万以下,只有5.9%基金会净资产在1亿元以上。平均而言,每家基金会净资产的规模是3060万元,“这是非常低的水平”。此外,掌握最多净资产的基金会是慈善性质的基金会,另一种是学校类的基金会,“大部分基金会所谓的净资产并不是在真正意义的社会公益领域的基金会手中,平均净资产规模最小的就是独立基金会和企业基金会。”

胡小军指出,从资源角度来讲,“就是我们太没有钱了,资源太少,所以没有人才,没有创新”。

所以中国基金会目前似乎就处在一个恶性循环圈:没钱,不资助,自己来做。在没钱资助草根组织、提供专业支持的情况下,又出现了一堆行业问题:“人才奇缺”“专业水准不足”“观念陈旧”“效率不高”等等。

热情的年轻机构

与会专家从中国公益的结构中指出了困境与束缚。然而,另一重现实是包括基金会在内的公益机构有蓬勃发展的势头。

以湖南省为例,社会组织每年以将近10%的增量在增长,基金会数量从2016年的190家增加到296家,其中大多是企业基金会。

湖南师范大学慈善公益研究院院长周秋光在会后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资源匮乏”“政府支持力度不够”“专业人才缺失”等问题在湖南也很突出。但会议现场却是热情高涨,基本上座无虚席,五百多人参会,不少人来自湖南偏远县乡的公益团队,非常踊跃,散会后围着嘉宾迟迟不肯走。

最近两个月,南方周末记者参加的两场在湖南举办的公益会议都是这样的场面,很多年轻的初创机构或者小团队,渴望通过这样的会议抓住机会,向大咖们学习,同时期望获得关注,联结更多资源。在自由提问环节,他们提出的问题大多都是期望获得帮助,希望得到草根公益人如何成长的具体建议。

湖南妹子、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秘书长张媛在大家的热情中看到了他们发展的机会:湖南相对北上广深资源较少,优秀的组织反而容易脱颖而出,“找准自己的定位,建立自己的品牌,大家就知道要去找你了。”

湖南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理事长张帆也有自己的发展经验是“联结协作”。他认为,中西部地区存在大量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如果本地机构能够有充分的学习和准备,与北上广深的基金会进行合作,有着很大的发展空间,“这些年,我们跟其他机构交流,最大的底气来自于我们的落地体系、渠道、当地的志愿者体系和服务的能力,这是很大的优势。”

现实似乎从来都存在很多问题,但在这种中西部的城市公益峰会上,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这种公益组织“星星之火”的气势,年轻人想法很多,期望切入的领域也广泛。

对此,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卢德之说“这是湖南人的特点,敢想,敢干”。

值得一提的是,当天会议上,中国扶贫基金会秘书长刘文奎分享扶贫基金会的发展经验时总结了三个字“有理想”。理想似乎是很多人进入公益领域的原因,但又很容易被现实摧毁。

刘文奎坦言,即便对中国扶贫基金会来说,在中国做公益也是很难的,“无数这样的至暗时刻,有充分的理由让我们放弃,但是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要放弃。真的放弃了,我们就输了。”

上一页1下一页
点击阅读 益见更多内容
网络编辑: zero 责任编辑: 吕宗恕 实习生 汪陈晨

相关新闻

何道峰:我希望给公益人长个翅膀
这一项目强化的不仅仅是语言,更多是入选者的视野,而打开视野,最终帮助我们认识到公益是什么,...
“同一天生日”慈善募捐,熟悉的配方和...
更要命的问题是,系统把不少孩子的名字都标错了,基金会能准确找到捐赠对象吗?还是有的根本就不...
社区基金会探索: 再造一个全新的“蛇...
四十年前的大胆尝试成就了改革开放的“蛇口模式”,如今的蛇口社区基金会是否也能成为社区基金会...
基金会救灾协调会:非官方协调机制的民...
作为一个中国非官方组织,基金会救灾协调会试图用一种创新性的协调机制,来引导民间力量与官方一...
评论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