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阜兴私募爆雷:300亿去哪了?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徐庭芳 南方周末实习生 李皓 林芯芯

2018-08-02 19:39:07 来源:金融

阜兴集团的上海总部位于无极限大厦。(东方IC/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8月2日《南方周末》)

朱一栋将目标瞄准了上市公司。通过私募融资、购买上市公司股份、抵押给券商继续放大杠杆的方式,陆续成为阳光保险、东海证券、大连电瓷、华闻传媒、华塑控股多家上市公司的第一或第二大股东。

要让事件取得进展,先要对朱一栋的行为进行界定,而无论是挪用款项或是非法集资,都必须查清项目的资金去向才能定夺。

涉资三百多亿,近万名中产以上的客户群,这或许是国内至今规模最大的私募基金跑路事件。

2018年6月26日,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阜兴集团”)公告称,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朱一栋失联,随后旗下私募子公司陷入瘫痪,多只到期基金产品无法兑付,波及百余只产品。

7月13日,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了关于阜兴集团旗下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意隆财富”)、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西尚投资”)、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郁泰投资”)等四家公司的风险告知,明确其严重扰乱了私募基金行业秩序,给投资者的合法权益造成了重大影响。

据官网介绍,阜兴集团是一家集商业地产、资产管理、金融、稀有金属、健康医疗、贸易和文化传媒等产业于一体的大型民营集团,2017年集团资产管理总额超过350亿元,贸易总额突破300亿元。

多位投资者怀疑,自己的资金极有可能被实控人朱一栋挪用于股市炒作。伴随近期股价大跌,股票爆仓、公司现金流断裂,朱一栋的违法行径才水落石出。

更令投资人吃惊的是,他们调查后发现,这百余只基金中不乏违规、违法产品,有的项目为明股实债,有的涉嫌自保自融,还有些项目完全是虚构出来的。

一个多月过去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千余投资人仍聚集在阜兴集团上海总部,讨要说法。然而,他们似乎陷入一个僵局,因为按照目前法律规定,只要私募基金持有正规私募牌照、在监管机构备过案,并且还在正常运营,警方就无法正式立案。

真假项目罗生门

“P2P跑路的多了,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私募跑路。”尹君向南方周末记者感叹。尹君是阜兴集团子公司意隆财富的一名中层干部,同时也是投资人,他原先在杭州经营实业,家境殷实。

2017年11月,尹君入职阜兴集团前,其家人在阜兴集团旗下的西尚投资购买了一款名为“浦江新兴产业私募基金一期”的股权投资产品,资金投向浙江省金华市的浦江国际开元大酒店和浦江东望学苑楼盘两个标的,起投价100万,期限12个月,预期年化收益率9.7%,按半年度付息。

作为优先级的个人投资者,阜兴集团还与浙江省金华浦江经济开发区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浦江开发)共同成立了“浦江产业基金投资有限公司”,产业基金作为劣后级投资者一同加入了这一项目。

年化9.7%的预期收益并不算高,让尹君家人下定决心的,是项目方浦江开发出具的一份担保函。该担保函承诺,“若贵基金为经营或引入其他投资人考虑,需承担回购其他投资人份额义务的,我司将为贵基金提供流动性支持。极端情况,若贵基金无法承担上述回购义务,则由我司作为共同回购义务人。”

工商资料显示,浦江开发隶属于浙江省浦江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是一家国有独资企业。“相当于有国企来‘兜底’了,大家对地方政府还是信任的。”尹君解释自己当时的心态。

最终,尹君家人为该项目投入近2000万,项目也很快收到了来自178位投资人总共20亿的认缴款。

此时,阜兴集团的员工建议尹君入职公司,他们告诉尹君,这2000万投资额可以算作尹君的工作业绩,入职后除了能拿到工资和2%的业绩提成,作为阜兴集团的员工还能有一份额外的员工福利:一个收益率高达16%的投资项目。

没人知道这个项目的真实面目,公司宣称这是只有集团员工才能享受的福利,本质是想让利员工,只要员工把资金打到特定公司账户上即可。

尹君入职意隆财富这家公司后发现,许多同事和他一样既是员工、又是投资人,而且他们都将赚来的钱又重新投入了这个“员工福利”项目,“现在看来就是为了把员工的钱也吸金公司,这个项目合同上没有写明任何资金用途,其实已经涉嫌非法集资了”。

尹君2017年11月入职,仅两个月后,央视财经就曝光了朱一栋操纵上市公司大连电瓷(002606.SZ)股价的情况。报道称朱一栋等人涉嫌利用几十亿资金、操纵几百个账户,采取配资手段将大连电瓷股价从2016年7月的10元左右拉升至27.23元。不久后,股价又迅速雪崩。大连电瓷的第一大股东为阜宁稀土意隆磁材有限公司,而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正是朱一栋的父亲朱冠成。

“这类民营平台一旦出现丑闻,风险就会出来,就不适合待下去了。”尹君感觉形势不妙,很快辞职。几个月后,暴风果然来临,公司实控人朱一栋彻底失联,公司名下所有项目几乎全部停摆。

虽然项目尚未到期,但坐立不安的尹君已联合投资人与多个项目方涉及的地方政府沟通过,结果,对方声称自己也是受害者。浦江当地金融办、开发区相关负责人告诉投资人,阜兴集团前期是和地方有过接触,但最终没有谈拢,项目也就没有成型。

另一个义乌金融城的项目,地方批了地,房子不仅没盖起来,连地也被朱一栋抵押出去了。

“如果地方政府都防不胜防,投资人更不会想过这类持牌公司竟然会销售假项目。”尹君说。阜兴集团在桐庐、义乌、浦江、阜宁县等地多个项目都存在类似问题,即朱一栋在募资后,募集资金流向成谜。

据南方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仅已被基金业协会曝光的4家阜兴系基金公司,旗下目前仍在运作中的私募基金就达114只,造成的资金黑洞已经超过300亿,事件波及证券、资管、银行等十余家金融机构。

明股实债与自融

尹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阜兴集团旗下基金公司主要销售两类产品,一类是1—3年不等的私募基金,这类基金大多和地方政府合作,资金投向地产、医疗养老、小镇建设等领域,项目大多有地方背书。另一类是3—6个月的债权项目,多为金交所摘牌后的资产,包括一些垃圾债和企业应收账款等。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产品本身就涉嫌两个违规行为,一是明股实债,二是自融。

明股实债,即产品的投资方式虽然形式上是以股权的方式投资于标的公司,但本质上却具有刚性兑付的保本约定。譬如上述浦江基金就属于典型的明股实债产品,投资人就与融资方(浦江开发)签订了保底回购协议,约定融资方在一定条件下回购股份,体现出类似债权固定收益回报的特性。

目前,明股实债多出现在基建和房地产领域的信托、资管计划、产业基金、PPP和私募股权基金等项目中,通过这一形式,商业银行通过资管通道就可以曲线提供融资,规避贷款模式的合规性要求。

然而,因为明股实债主要投向房地产、政府融资平台,受政策影响程度较高,因此有可能出现项目募资金额缺乏管控、募集资金用途不能受到严格限制的问题。

根据基金业协会2017年2月发布的《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备案管理规范第4号》文件,证券期货经营机构设立私募资产管理计划投资于房地产的,如果出现以明股实债方式受让房地产开发企业股权的将不予备案。然而在协会的私募基金公示中,仍可以查到该产品的备案信息。

更让投资人头痛的是,阜兴集团还将募集资金投向了关联企业,譬如尹君投资的一个项目,债权人为常州阜贤商贸有限公司,项目管理人为常州恒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后者将前者的应收账款项通过金交所购买后,再拆分成产品销售给了投资人。

两家公司从股权结构上看没有任何交集,然而其办公注册地均为“常州市新北区高新科技园3号楼B座501”。

“这类产品更可笑,注册地址就是同一个地方,根本就是肆无忌惮搞自融。”尹君向南方周末记者强调,很多投资人之前并不知晓二者是关联公司。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自融在私募行业内并不罕见。例如,有房地产公司为解决资金问题而设立私募基金管理人,通过私募基金管理人发行私募基金,并将募集资金用于认购其关联公司的股权,这就属于私募基金自融,但是否违规还要看具体情况。

根据证监会于2014年8月发布的《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如果私募基金管理人未按照约定用途使用募集资金,而是擅自将其用于自身或其关联方的经营,其行为显然违反了《私募基金管理办法》第二十三条“利用基金财产或者职务之便,为本人或者投资者以外的人牟取利益,进行利益输送”。

而如果募集资金原本就是用于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关联方经营,相关法律法规对此并无禁止性规定,只要求私募基金管理人必须按照规定履行关联关系、关联交易披露等义务,并向投资人充分揭示风险。

脱实向虚

富二代、高学历的朱一栋,起初也许并未有跑路的念头。

“朱一栋给人感觉老成,并没有一些富二代的张狂。”李梧2015年就和朱一栋有过合作,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朱家是阜宁当地的大姓,出过不少企业家。

“80后”朱一栋出生于江苏省阜宁县,其家族起家于稀土产业,他的父亲是原阜宁县化工厂厂长朱冠成。1990年底工厂濒临破产,朱冠成对工厂进行了改制,成立了阜宁稀土实业有限公司(简称“阜宁稀土”)。此后朱冠成通过不断收购阜宁稀土的分散股权,终于将这家公司变为一个家族企业。

2006年前后,朱一栋从国外毕业回家,不久后就遭遇了金融危机。但他和赵卓权(阜兴集团总裁)决定放手一搏,将两家人的资源、资金全部用于抄底稀土。

2011年发生了三件改变朱一栋命运的大事。一是由于大量外来资金对稀土市场热捧,氧化铽的价格从300万/吨左右一路飙升至2000万/吨,朱一栋由此赚得了第一桶金;二是朱一栋将阜宁稀土卖给了央企中国铝业,正式告别实业;第三件事则是朱一栋开启了属于自己的事业,阜兴集团正式成立,主营房地产,赚的则是为房地产商融资的“过桥费”。

然而朱一栋仍不满足于此,2012年起,开始进军私募。“阜兴系”旗下的意隆财富、西尚投资、郁泰投资、易财行等金融平台相继成立,其中易财行为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意隆、西尚、郁泰均为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

值得一提的是,郁泰投资的法定代表人朱成帅,同时也是吉林省经济贸易发展(集团)公司上海分公司法定代表人,该公司有国资背景,隶属于吉林省经济贸易发展(集团)公司,目前的状态是“已注销”。

在此前涉案四十多亿的亚欧币诈骗案中,瑞宝力源能够谎称自己有国企背景,正是由于朱成帅的帮忙。据瑞宝力源实控人刘琅所言,作为回报,瑞宝收购了中食高科研究开发有限公司70%的股权,作价2.17亿,中食高科的二股东同样是朱成帅。

此后,朱一栋将目标瞄准了上市公司。通过私募融资、购买上市公司股份、抵押给券商继续放大杠杆的方式,陆续成为阳光保险、东海证券、大连电瓷、华闻传媒、华塑控股多家上市公司的第一或第二大股东。

根据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一份录音,阜兴集团员工曾质问朱冠成关于朱一栋的去向,朱冠成称朱一栋确实为了躲债出走,而且导火索正是大连电瓷爆仓引起。

刑事不立案 民事不受理

令尹君焦虑的是,仅凭投资人之力,无法查清项目款项的流向,案件无法定性,投资款也就更难追回。

由于阜兴集团及下属基金公司属于正规的持牌经营,警方很难直接插手这类经济行为。要让事件取得进展,先要对朱一栋的行为进行界定,而无论是挪用款项或是非法集资,都必须查清项目的资金去向才能定夺。

“跑路案件”从刑法上通常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集资诈骗”进行立案。后者的定性要求存在诈骗的故意,而前者则取决于是否有合法经营的资质。

“这个案件的难点在于,阜兴集团这些基金公司都是有牌照的合法经营,所以初步判断不具备‘非吸’的构成条件。而要调查公司是否在集资过程中有诈骗嫌疑,就需要公安立案调查后才能清楚地界定,但有可能这最终只是一起民事违约案件,一旦刑事立案后就不可逆了,所以公安部门暂时也无法立案调查。”尹君等人的代理律师李玉玲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厦门、江苏、浙江、广东等多地法院已经对阜兴集团进行了资产冻结,被执行的资金数额有的是16个亿,有的是1020万,有的是1500万。

李玉玲解释,由于很多投资人的产品尚未到期,法院可能并不受理此类案件,也不支持由此提出的财产冻结要求。

基金业协会的官方声明中指出,在私募基金管理人无法正常履行职责的情况下,托管银行要按照基金法和基金合同约定,切实履行共同受托职责,做好统一登记相关私募基金投资者情况、投资者接待工作、召集基金份额持有人会议和保全基金财产等工作,尽最大可能维护投资者权益。

投资者也寄希望于托管银行能够协助他们查询清楚资金流向。

然而,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法律顾问卜祥瑞随后在协会官网发布了一篇名为《银行托管私募基金权责清晰,依法依约不承担共同受托责任》的文章,其中指出,基金法规定的基金托管人仅适用于公募和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不适用于其他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因此银行不承担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会议、统一登记私募基金投资者情况、保全基金财产等连带责任。

不过事情并非没有解决途径,即便作为“持牌机构”,其发行私募基金的行为也有可能构成非法集资,例如此前轰动一时的中晋资产非法集资案。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秦政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其实案件定性关键还要看朱一栋将款项投到了哪里,如果是与合同内容相一致的地方,那就可以调查其是否涉嫌利益输送,或者有没有履行信息披露的义务。但如果是将A项目的募集资金投向了B项目,就可以定性为非法集资。

“后者相当于虚构了项目,可以定性为非法集资,但关键还是要首先查清资金的流向问题。”秦政表示。

(应受访者要求,尹君、李梧为化名)

上一页1下一页
网络编辑: 周凡妮 责任编辑: 冯叶 助理编辑 温翠玲

相关新闻

小股东查账,牵出国有酒厂私有化往事
过去十几年中,兰陵美酒这家国企的管理层,通过他们控制下的投资公司陆续获得公司28%股权,成...
宏观政策的辩与变:如何将“水”放进实...
地方平台成为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的主要交汇点之一,但也容易成为失控之处。
辽宁的老龄化挑战 “难度很大”“任务...
如果按照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超过10%即为老龄化社会的国际标准,早在1995年,辽...
评论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