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银隆700亿激进投资,揭开新能源车企生存法则
一靠政府补贴,二靠圈地拿订单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黄金萍 南方周末实习生 林芯芯 李皓

2018-08-16 19:18:44 来源:公司

2016年8月23日,广东省珠海市,银隆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东方IC/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8月16日《南方周末》)

过去九个月中,银隆的董事长换了3任、法定代表人换了4轮。

在2014年至2016年上半年,仅仅两年半时间,它共获得16.6亿元新能源汽车应用推广补助资金。换言之,过去几年它主要靠补贴活下来。

2016年8月以后,银隆陆续与成都、兰州、天津、南京、洛阳等城市签约,计划投资700多亿元建设新能源产业园区。圈地的背后是获取当地的订单。

2018年以来,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隆)在成都、兰州、南京等地的八个产业园先后传出欠款裁员、减产停工、建设停滞的消息。过去九个月中,它的董事长换了3任、法定代表人换了4轮。

一年半前,格力电器(000651.SZ)董事长董明珠以个人身份,拉着王健林、刘强东等共同入股银隆,让鲜为人知的银隆变成了明星。随后,银隆快速扩张,与各地签约建设产业园,投资额高达700亿元。

银隆如此大手笔扩张,埋下重重隐患。

但银隆并非孤例。2015年以后,新能源车企普遍采取在各地圈地、快速扩张的战略。前有乐视汽车资金断链、莫干山圈下4300亩地搁置开发,后有京威股份(002662.SZ)、利源精制(002501.SZ)投资新能源汽车项目引发债务危机。

即便力有不逮,以银隆为代表的新能源车企为何仍选择圈地扩张模式?

圈地是为了圈订单

2018年8月,银隆总裁赖信华频繁出差,他书面回复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称,“银隆正处于一个改革阵痛期,历史遗留的问题很多”。

赖信华此前是格力电器郑州公司总经理,在格力电器工作超过十年。2017年6月,他加入银隆任副总裁,负责生产,2018年3月正式出任银隆总裁。

九年前,银隆的创始人魏银仓从房地产进军新能源汽车,赖信华从空调行业跨到新能源汽车,在整个新能源车领域,这种跨界现象并不出奇。

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在两个月前的“2018全球汽车论坛”中透露,在工信部注册的新能源汽车单一企业的数量已经达到503家、发布新能源造车品牌51个。在新加入造车大潮的队伍中,有来自汽车产业链上下游,也有来自互联网、通讯、保险等不相关产业。

2009年底诞生的银隆,技术是靠收购而来。它收购了一家名叫奥钛纳米技术有限公司(Altair Nano)的美国企业主要股权,获得其钛酸锂电池技术,并将它引入中国,采购客车车身改装为电动车。2012年,银隆通过收购珠海广通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广通)获得汽车生产资质,正式进入纯电动客车产业。

银隆握了两手牌,一手钛酸锂电池、一手广通车。2014年以前,中国新能源市场刚刚起步。高工锂电的数据显示,2014年珠海广通客车的销量才137辆。

魏银仓的老家、河北省邯郸市下辖的县级市武安,动员他回乡创业的同时,拉了银隆一把。在武安、石家庄生产落地之后,对银隆销售的拉动效果立竿见影,根据高工锂电提供的数据及格力电器公告,2015年银隆一口气卖出了3189辆,河北省金融租赁有限公司、邯郸市公共交通总公司、石家庄市公共交通总公司跃升成为银隆前五大销售客户。

纯电动客车的销售在银隆的营收占比约九成,总部同在珠海的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却看中了其储能业务。她多次公开表态,银隆钛酸锂电池的寿命长、安全,是埋在沙里的金子,格力电器在2016年8月公告其收购计划。

但在2016年10月,格力电器股东们投票否决了这一高达130亿元估值的收购案。董明珠随后以个人身份,联手王健林的大连万达集团、刘强东的宿迁涵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集集团等,共同为珠海银隆增资30亿元。现在,董明珠持有银隆股份17.46%,是其第二大股东。

随后,银隆快马加鞭开启了圈地运动,2016年8月以后陆续与成都、兰州、天津、南京、洛阳等城市签约,计划投资700多亿元建设新能源产业园区。

投资是为了换订单。2017年初,银隆新能源接手兰州宇通客车有限公司、实施兰州新区新能源汽车及电力储能产业园项目建设,兰州公交集团则承诺三年内采购或租赁银隆新能源的纯电动公交车1500辆。

最近一次因为法院查封而让银隆成为舆论焦点的南京产业园,尚未正式投产,南京市交通运输局公布的信息显示,2018年上半年,已完成295辆银隆公交车交付上牌。2018年年底,银隆将向成都交付4000辆纯电动公交车。

“先要有订单,企业才可能活下来。”汽车业同行庞义对此表示理解。他对南方周末记者分析,银隆主打的钛酸锂电池,充电快、循环寿命长、耐宽温性能良好,但能量密度相对较低、生产成本较高,市场应用不及三元锂电池和磷酸铁锂电池。圈地,某种程度上是订单保证。

三四线城市政府招商压力大,庞义几乎每周都要接待来自不同城市的政府招商人员。按照大部分城市给出的招商政策,车企基本不需要花太多钱就可以把工厂建好。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企业完全不用掏钱,前期也要有土地招拍挂、厂房建设的投入等,一旦投产,很多外部看不到的政府支持也会到位:比如约定生产规模达到一定程度,就返还一定比例的税收;或者税收达到一定目标数字,就返还相应比例的资金。

格力电器披露的银隆信息很大程度佐证了这一点。在大规模圈地以前,2014年到2016年6月,银隆共获得政府补助约1.6亿元,补贴名义主要为新能源项目科技补贴、新能源示范项目建设发展扶贫资金、科技创新奖励扶持资金、贷款利息补贴和其他奖励补贴款,主要来自银隆投产的武安、珠海。其中,来自武安市的新能源示范项目建设发展扶贫资金、贷款利息补贴,超过了7000万元,接近其获得的补贴总额的一半。

上述情况在新能源公交车领域并不新鲜。不过像银隆铺这么大场面并不多见,因为这意味着巨大的资金压力。在高工锂电分析师胡锋看来,目前整个行业都在面对资金紧张的局面,银隆的步子这么大,一旦出问题会更引人注意。

越缺钱,越投资

银隆囊中羞涩已久。在2017年6月董明珠和魏银仓一同出镜的央视《对话》节目中,董明珠直言银隆此前靠借贷、甚至是高利贷来支撑。

格力电器披露的信息显示,2014年至2017年,银隆的营收分别为3.48亿元、38.625亿元、78.98亿元、87.5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66亿元、4.16亿元、8.36亿元、2.68亿元,四年净利润总和近13亿元。而在2014年至2016年上半年,仅仅两年半时间,它共获得16.6亿元新能源汽车应用推广补助资金。换言之,过去几年它主要靠补贴活下来。

新能源汽车是一个资本密集型产业,截至目前银隆的主要募资渠道仅为增资扩股。2009年银隆新能源成立时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迄今一共有8次增资行为,共计融资70多亿元,其中发生在最近的、也是数目最大的三笔分别是15亿、16.9亿、30亿(董明珠牵头)。

银隆本来寄望被格力电器收购,一并募集100亿配套资金用来建设投资河北、珠海的项目,但收购案被否,100亿落空。董明珠个人牵头只为银隆融到了30亿,而接下来银隆圈下的多个产业园,又火速将投资规模指向了700亿。

这些建设中的产业园尽管耗资巨大,但同时也在为银隆的估值加分。2017年3月4日,在“格力智能装备全球首发暨高峰论坛”上,魏银仓称,一些正极、负极、隔膜、设备都是外购的同行,估值800亿-1000亿,银隆的估值应该在8万亿、80万亿。

银隆一边大规模圈地,一边酝酿上市。2017年5月,银隆办理了上市辅导备案登记,半年后又出人意料地终止了上市辅导。

赖信华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在推进IPO过程中,公司董事会及新管理团队发现历史存留较多的管理问题及其导致的经营状况不符合上市公司条件,经慎重考虑,于2018年1月17日主动向广东证监局申请了终止辅导备案。

上市路断,供应商率先挑破银隆的资金困境。2018年1月,供应商珠海思齐电动汽车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思齐”)在银隆新能源总部大门口拉横幅讨债。银隆称,珠海思齐产品存在质量、售后问题,因此拒付部分货款。

时任珠海银隆董事长兼总裁孙国华接受人民网采访时称,银隆有非常充足的资金流来支撑运营,所有应付款项均会按照合约支付,也完全有能力支付,不会出现拖欠。目前获批银行授信额度为401.5亿元,实际用信82亿元,尚有可用授信额度超过300亿元。

2018年3月1日的一份法院裁定书显示,因银隆支付欠款,珠海思齐撤诉。珠海思齐这把火灭了,但银隆新能源多地产业园欠款、欠薪、裁员、停工风波此起彼伏。

“抱歉,近期情况我不太清楚。”孙国华回复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称,尽管仍为公司董事、第三大股东,但自己已经退出管理团队。

从2017年11月-2018年4月的5个月时间里,银隆的法定代表人更换了4轮,从创始团队的魏银仓、孙国华,再到早期投资人代表卢春泉,现在是曾任职格力电器的赖信华;董事长换了三任;公司总裁也从孙国华变成了赖信华。

作为创始团队的魏银仓、孙国华等人退出,来自格力的团队已全面接管。除赖信华之外,银隆主管采购、财务、品质三位副总裁也都来自格力。

赖信华回复南方周末记者称,造成银隆目前困境的主要是历史遗留问题。比如,以前内部根本没有管理,新团队接手之后首先从管理进行梳理,发现公司没有标准工时和定岗定编,公私不分、人浮于事的问题很多,没有成本控制,没有效率。

一位接近珠海银隆的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称,尽管董明珠对外宣称并不参与银隆的具体事务,但银隆也离不开这位二股东,如果没有她在银行、政府的影响力,企业可能爆发更大的危机。

2018年7月20日,南京产业园在建项目被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贴上封条,两天后又戏剧性解封。银隆的对外解释是,之前园区项目承建方之一五冶集团在合同履行上有点分歧,后双方达成一致。

随后董明珠在格力电器的一次公开活动中回应此事称,这不会影响银隆的发展,银隆也不会收缩投资。但她并未解答的一个关键问题是,银隆将拿什么来投资?据格力电器披露,截至2017年12月31日,银隆资产总额为315.12亿元,负债总额已达237.67亿元。

从公交车转向专用车

据第三方机构高工锂电的数据,2018年上半年银隆卖出了2332辆纯电动客车,仅次于宇通和比亚迪,行业排名第三,比它在2017年的排名又上升了一位。银隆自己给出的数字还更高一些:2018年1-7月累计销售3122辆,其中7月销量为565台。

但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牵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7年钛酸锂电池配套量占比仅2%。

作为两家白金赞助商之一,银隆赞助了2017年7月的第一届钛酸锂电池产业链专题讨论会,探讨“钛酸锂电池未来是否会成为电池的主流”。

一位锂电行业分析师对南方周末记者坦言,钛酸锂技术在美国就未能得到市场认可,在中国短期内也不靠谱,三元锂电池、磷酸铁锂电池等主流厂商的产品都很困难,小众化技术就更不可能了。

动力电池行业的竞争惨烈。前述报告显示,2017年国产新能源汽车共有98家动力电池单体配套企业以及2家燃料电池企业,比2016年减少了1/3。

“银隆钛”是银隆最醒目的标签,但它的新能源车同时也在装载其他电池。在银隆新能源官网所展示的产品中,大多数车型都有磷酸铁锂电池、钛酸锂电池的双版本。

银隆的电池供应商包括宁德时代、国轩高科、国能电池、天戈能源等。

由于能量密度小、成本高,且对充电桩的要求高,钛酸锂电池主要用于客车,难以推广到其他车辆。在工信部2017年第3批、第4批《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中,珠海广通的6款厢式物流车入围,没有一款是钛酸锂电池。

银隆试图扩大产品范围,赖信华称公司已对外销售以商务车、物流车、摆渡车、市政车、观光车、牵引车、叉车为主的7大系列专用车。这些车比公交车更考验银隆在电池技术线路方面的选择。

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和门槛提高,多家新能源车企出现利润缩水、资金链紧张的局面,并已经出现退出案例——博泰刚刚试水又退出造车业务,游侠悄悄将造车项目转手,乐视汽车2016年在德清莫干山国家经济开发区圈下的4300亩,至今未能找到接盘侠。

监管部门也意识到这背后的问题。2018年5月、7月,发改委两次就《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征集意见,严格新建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管理,防范盲目布点和低水平重复建设,甚至明确“新建独立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所有股东在项目建成且产量达到建设规模前,不撤出股本”。

比很多造车新势力幸运的是,银隆新能源目前尚有城市公交车订单保底,但公交车容量毕竟有限,银隆试图转向专用车领域。

2017年5月初,珠海广通与江苏九龙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签署了一份金额26.55亿元的纯电动物流车采购合同,采购车辆粗略估算在1万辆以上。

珠海广通显然并非买来自用,市场推测这背后的最终采购方是银隆的股东之一、刘强东的京东。就在这一合同签署后,京东CEO刘强东在微博发文称,未来五年,京东会把数万辆货车全部替换成电动车。

银隆把京东作为自己在专用车领域的重点客户来推介,而京东物流对外宣布的新能源物流车合作伙伴,包括北汽、上汽、东风、一汽、陕汽等十几家车企,并没有提到银隆。

上一页1下一页
网络编辑: 邵小乔 责任编辑: 顾策

相关新闻

“杠杆”里的秘密
作为中国经济中的一个重要关键词,杠杆走过了怎样的历程,它是怎么加上来的,数字背后藏着怎样的...
楼市调控“越来越紧”,人人都在观望
中国楼市调控正进入一个“越来越紧”的新阶段。过去“紧一年,松一年”的经验,如今已不再适用。
薛兆丰:买房可能是一场击鼓传花的游...
经济学家薛兆丰一直处于争议之中。2018年初,他在知识付费APP上开设语音专栏,目前订阅数...
评论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