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以前想拍自己的事,现在想拍别人的事 马思纯金马之“后”的两年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刘悠翔 南方周末实习生 董聃慧

2018-08-16 19:18:33 来源:明星要说话

在徐克执导的电影《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中,马思纯饰演妆容古怪的铁勒族刺客水月。对陌生人充满警惕的水月在异乡洛阳遇到同族的沙陀忠(林更新饰),最终被对方的真情打动。(受访者供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8月16日《南方周末》)

马思纯获得金马影后快两年了。

获奖时,马思纯比历届金马影后的平均年龄小了将近五岁。“挺像做梦的,我都没有想过(颁奖嘉宾)会喊出我的名字。”她回忆道。

“不过它也就是对《七月与安生》里七月这个角色的认可,并不是对我整个演艺生涯的认可。”马思纯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她把奖杯放在家里的电话机旁边,“它已经过去了。”

但《七月与安生》仍和《左耳》一道,成了马思纯人生中比较重要的电影。她感谢《左耳》的原著作者饶雪漫与《七月与安生》的监制陈可辛。在她不相信自己能够扮演“坏女孩”黎吧啦时,饶雪漫还是坚持她可以。

正因为看到黎吧啦,陈可辛希望马思纯扮演经历更加坎坷的安生。“但是他见了我大概10分钟,就看到了我性格当中很多不同的面。”马思纯相信,陈可辛给了自己另外一种可能,和饶雪漫一道,“改变了我的心路历程”。

马思纯与饰演安生的周冬雨一同获得金马影后,也结下友谊,但两人聊“走心的话题”机会并不多。“她大部分时候还是需要放松,不希望(处在)严肃下来的状态。”但她记得,有次喝酒,两个人“把自己心里特别脆弱的一面交给对方,分享一些自己特别痛苦的事情,或者是不为人知的事情”。

获奖前,马思纯拍过二十多部影视剧,配角和客串居多,譬如电视剧《大宅门》中少女时期的白玉婷,她是主角白景琦的妹妹,以及电影《解救吾先生》中的便衣女警。

《七月与安生》上映后,林七月成了马思纯的代称。2018年7月1日,许多微博网友纷纷“艾特”马思纯,让她对自己好一点。“一开始我都没懂:我为什么要对他好呢?后来我才反应过来,这是‘七月’。”马思纯转发了网友制作的“祈福”图片——一条贴着她头像的卡通版锦鲤。

最近两年,来找马思纯的剧本很多,她参演的作品却少了。“因为你是主角,一部戏量就很大,很难一年演好多个。”马思纯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今年上半年,我稍微放了放假。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东西渴望释放,需要吸收了。”

“生活中说不出口的,通过角色去爆发”

在徐克执导的新片《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中,马思纯饰演唐代铁勒族刺客水月。在异乡洛阳,水月无亲无故,对所有人都充满警惕。她轻功卓越,用于自保;刀法凶狠,用于伤人。

角色与马思纯本人差别很大。“我跟妈妈每天通话,跟爸爸也基本上一两天(打个电话)。”马思纯形容,每年回安徽老家,除了睡觉时间,她基本都在陪老人,“我们家是一个情感交流非常密集的家庭。”

马思纯曾在电视剧《爱情最美丽》中饰演张国立的女儿。“感觉他还挺亲的,那会儿我们俩经常在没有台词的情况下,能演好久。我后来就一直喊他‘爸爸’,真的有一种他是我爹的感觉。”说到这,她忽然捂嘴笑起来,“这么说对我亲爸不太好。反正他(张国立)有时候跟小姨(蒋雯丽)或者跟我妈妈打电话:我‘闺女’呢?其实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但是好像还挺亲切,从来没走远的那种感觉。”

马思纯第一次饰演与自己反差很大的角色,就是《左耳》中的黎吧啦。“我习惯演一些邻家女孩或者个性比较柔和的角色。”马思纯说,“吧啦这个角色要在酒吧跳舞,还要做一些大家不太能接受的事情。”

如今回看,马思纯觉得七月演得其实比黎吧啦好。“但我还是很爱吧啦那个角色。我对吧啦的感情并不是说我演出来什么样,而是那个角色本身特别吸引我。”马思纯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左耳》使我觉得,好像自己正式进入这个行业,真的在做(演员)这个工作了。”

此后,马思纯在电影《盗墓笔记》中饰演精明干练的雇佣打手阿宁,在电视剧《将军在上》中饰演绰号“活阎罗”的女将叶昭,在《橙红年代》中饰演刑警胡蓉。这些角色,统统不像“马思纯”。

“生活当中你未必说得出口的,或者不值得说出口的,在演戏的时候,它们积攒到一定程度,就可以通过这个角色爆发。”马思纯认为表演可以释放生活当中的很多压力,她最近非常希望饰演富有风情的女性和有多重人格的角色,“每个角色可能都是我了解自己的一个机会。每个角色的不同面,让我更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原来我好像还可以这样。”

马思纯不是科班出身,关于演戏,她听过最多的一句话是“真听真看真感受”:“拍之前我会把剧本多读几遍,开始拍的时候,你其实就已经是这个人物了。到那个时候,你发现自己设计得再多,都不如当下最真实的感受来得准确。”

马思纯更关注梅丽尔·斯特里普、伊莎贝尔·于佩尔等老牌影星。梅丽尔·斯特里普主演的《廊桥遗梦》,她一看就哭。她拉片子,看了很多遍,第一遍看故事,第二遍体会表演,再看就刻意拉到非常感动的片段,譬如女人和摄影师分别的场景,“就是想哭一下”。

现实生活中,马思纯体验市井生活的机会不多。“我连跟我妈去银行取个钱,或者去买个菜,都会觉得很开心。”前段时间,她的几个朋友在街头卖娃娃,拍下视频给她看。她回忆:“他们就找了个天桥,会被轰走的那种。我的朋友在那儿求着别人说,求你们,送给你。然后有的路人也不买。”她希望下一次能够加入,卖些家里的小东西,“所有东西都是一块钱”。

“如果某一天不做演员了”

拍戏之外,马思纯也接到过许多综艺节目的邀约。

2016年马思纯参加真人秀《奔跑吧兄弟》,自我介绍时,忘记了自己在节目中的人物名字。“我觉得我是只负责演好戏,除此之外的太多事情,可能都是团队安排,然后我去参加就差不多了。”马思纯说,“我大部分的脑子,比如坐车在路上的时候,可能都在想,那个戏该怎么演。因为那是我最重要的一件事。”

生活中马思纯喜欢唱歌,偶尔逼好友窦靖童评价:“你觉得我唱得怎么样?快说‘挺好的’。”2018年7月,她参加音乐类综艺节目《幻乐之城》,演唱了范晓萱的歌曲《氧气》。马思纯至今未曾发行单曲或专辑。“我完全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主要是(遗传),我妈唱歌好听。”马思纯说,“就好好演戏吧,把这一件事做好就行了。”

这期节目中,马思纯根据《氧气》的歌词意境,自编自演了一出舞台剧。剧中,一对情侣阴阳相隔,两人在幻觉中对话。为呈现男友“鬼魂”的透明感,导演让男主角魏大勋在另一个舞台的绿幕前表演,再合成两个画面。观众看到情侣生离死别,其实他们分别面对空气演绎。

“童童马上也要去《幻乐之城》,她很紧张,就一直问我参加的时候要注意些什么。我说:‘你是这么专业的歌手。我都没事,你还怕什么?’”马思纯7月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很少聊工作上的事,朋友之间还是聊自己生活中一些琐碎的东西。”

演戏之外,马思纯的另一项爱好是阅读和写作。“中学时读得最多的是安妮宝贝和韩寒,睡觉前开着电筒看,如果我不爱听哪堂课,也会偷偷看。”看得多了,她自己也开始写,小说主人公叫“马诗淳”,“我就是想创造一下,反正音也差不多。后来怎么读都没有‘思纯’好听。”

长大后,马思纯出版了随笔集,第一篇序言由演员胡歌撰写,两人曾经在电视剧《摩登新人类》中合作。“我们俩都非常喜欢一个词人——李煜。”马思纯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经常交流关于他的一些读完之后的感受。”

随着阅历增长,马思纯的阅读趣味也在改变,她最近在看以色列学者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和《未来简史》,平时也喜欢关注各种各样的案件报道。

“以前我特别喜欢那种华丽的辞藻,现在除了古诗词之外,我对文字越来越没那么挑剔了。”马思纯说,“读到那些特别真实的东西,那些非常简单但是会让你思考特别深的东西时,你已经不在乎文字了。要是《人类简史》写成辞藻华丽的,就太吓人了。”

如果某一天不再做演员,马思纯想做导演。她参演过小姨蒋雯丽的导演处女作《我们天上见》,故事发生在1970年代末的南方小城,她至今唯一一次在影视剧中说家乡话。十几岁时,她觉得做导演的意义是:“给自己留一些回忆,就留给我自己看”。

将近十年过去了。“但是现在的想法变了。”谈到小姨父顾长卫的社会题材电影《立春》《最爱》时,马思纯说,“虽说年代不一样了,但我们还是会离开家乡,还是会异地。我其实很希望自己能拍一个这样子的社会话题,我以前想拍自己的事,现在想拍别人的事。”

上一页1下一页
网络编辑: 刘小珊 责任编辑: 宋宇 邢人俨

相关新闻

专访第53届金马奖最佳视觉效果奖得主
“《独立日》对我来说是一座高山,我认为我没有真正征服它,只是勉强捱到了山的另一边。”
和《捉妖记》相比,《路边野餐》更符合...
第52届金马奖,其中的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颁给了《路边野餐》,它的导演是来自贵州凯里、年仅2...
“肯定演技之余,也要作品值得肯定”
最佳女主角一项本来角逐形势最混乱,不少评审心中皆未有定案。于是在“删除法”下,逐个候选人挑...
【明信片】金马色达,信仰与风景一样庄...
这里的僧舍很壮观,连绵数公里的山谷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木棚屋。谷底和山梁上分布着几座寺庙和...
追棉花的人
“如果按设想实现,拍摄的也许是另一个故事。”周浩知道,遗憾也是纪录片的一部分:“‘中国制造...
评论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