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优势传媒PK大体协:一场校园体育赛事的商业争夺战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敬奕步 南方周末实习生 黄海 周小铃

发自:北京、广州 2018-08-30 19:08:18 来源:公司

2017年6月6日下午,陕西西安,16/17中国大学生男子校园足球联赛西北赛区落幕。(视觉中国/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8月30日《南方周末》)

合作五年后,大体协甩开了优势传媒,匆忙找到下家阿里体育,与其签订了一份为期10年的大足联赛运营授权新协议。

华城律师事务所体育与法律研究中心创始人董双全表示,大体协的社会组织类型是“社会团体”,可以通过合理开发体育项目进行盈利,但有明文规定成员不得私分,不可以分红。

2018年6月,广东优势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优势传媒”)总裁何伟终于等来了一审判决书。他们与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FUSC)(下称“大体协”)的恩怨纠葛,终于暂时有了一个结果。

蜜月从低谷开始。

2011年12月,历时两年、席卷中国足坛的扫赌风暴正式开庭。这场风暴牵扯出的涉案人员几乎覆盖了整个中国足球的产业链,从足协官员、赛场裁判到联赛队员。

中国足球陷入最低谷。与足球赛事相关的商业开发也一蹶不振。

正是在这一年,优势传媒与大体协合作,获得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商务开发权,为中国代表队接洽到中国移动等众多赞助商。

大体协是经国家民政部审核批准并具有法人资格的国家级体育社团,也是中国大学生运动的唯一全国性群众组织。大体协现有足球分会、篮球分会、田径分会等35个在国家民政部正式备案的分支机构,每年组织五十多项全国大学生单项体育赛事。

2012年,双方签署合作协议,大体协委托优势传媒为中国大学生足球联赛独家商业推广运营合作伙伴,并授权其独家参与联赛运营与维护、商务开发、市场推广等事宜。

优势传媒总裁何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那时候连中超的冠名赞助费用也只在3000万左右的级别。大足联赛当时一个赛季的参赛大学不足300所,大足联赛的商务合作基本无人问津。

经过优势传媒五年运营,据新华社报道,从2012赛季至2017赛季,大足联赛的覆盖高校从414所增长到1422所,球员数量由8280名增长到28440名。何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到最近一届比赛,全国有三千多支队伍参加比赛。

谁知五年后,大体协却甩开了优势传媒,匆忙找到下家阿里体育,与其签订了一份为期10年的大足联赛运营授权新协议。双方走向法庭对垒。

2018年6月,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优势传媒胜诉,根据判决书,原告优势传媒与被告大体协于2012年8月3日签订的《中国大学生足球联赛合作协议》,将继续履行至2022年8月31日止。被告大体协还将向原告支付律师费20万元。

“用一句粤语的俗话说,瘦田无人耕,耕开人人争。”何伟对南方周末记者感叹。在这场赛事争夺战背后,其实藏着巨大的商业利益。

突然中断的协议

2012年,前一家运营大足联赛的公司刚走,大体协就来找优势传媒。大体协给出的首次报价是580万一年,何伟当时觉得报价太高了。“我们希望达成十年的合作。如果只合作五年,我就不接手这个联赛了。因为以当时的联赛状况来看,肯定要预亏三年,后面两年即使有再大的利润,也不可能填补前期投入。”

经过七八轮谈判后,联赛运营权的报价被砍到520万,之后每年在上一个合作年度的费用基础上递增5%。何伟决定做这笔生意。当年,大足联赛项目并不存在其他竞购者,他形容这是一个“断档”、没人要的项目。

2012年8月3日,双方在北京签订了《中国大学生足球联赛合作协议》。第一年支付520万元后,优势传媒得到了大体协的一纸批文,从此作为大足联赛的独家运营商,进行联赛的整体赛事运营、市场开发和商务推广。

这份协议是何伟亲自设计的,协议规定了协议年度和合作年度。一个协议年度包括5个合作年度,每个合作年度从每年9月1日至次年8月31日止。

协议有效期从签署日截止到2017年8月31日。但协议的《10.4自动续约》和《10.5定金优先》条款约定,在协议到期前90天,乙方只需按照上一个协议年度的合作条件的总金额的5%向甲方支付定金,即可将本协议自动续约一个协议年度。

2017年2月,优势传媒向大体协支付了143万定金,并完成了全部续约手续。当年6月2日,公司又向大体协发出《关于“中国大学生足球联赛合作协议”续约定金已支付暨自动续约确认函》。

11天后,大体协回复称“因第二年度合作费用未约定,如要续约,应就此尽快协商”,并通过银行转账,将定金退回到优势传媒账户。2017年8月份,优势传媒向大体协第三次汇款后,何伟怒了,他到银行注销了银行账户,导致大体协不能再退还定金。

等冷静下来,何伟又去与大体协协商价格。得到的回复是:协会预计大足联赛每个赛季赛事运营费用将维持在2400万元-2700万元之间,未来五年的整体费用将达1.2亿元以上。这个报价让他无法接受。“我们上一个协议年度第一年是520万。他要的与合同要求差异太大了”。

最终,优势传媒妥协,愿意以1800万元一年的费用续约,但大体协仍不愿意。

眼看协商无法达成一致,优势传媒向广州市从化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控告大体协恶意违约,并于2017年9月18日被立案受理。后因大体协对受理法院所属地提出异议,案件转由广州市越秀区法院审理。

2017年11月,案件还未宣判,大体协、中体协就与阿里体育签订了一份为期10年的战略合作协议。双方第一期合作约定从跑步、足球、功守道、英式橄榄球入手,并把“中国大学生足球联赛”改名为“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大学组)”,简称也从CUFL改为CUFA。

华城律师事务所体育与法律研究中心创始人董双全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如果联赛的名称、标识发生改变,有可能被认定为大体协新建立了一个联赛体系。对优势传媒而言,这有潜在的法律风险。”

“时间拖得太久了,对公司所造成的影响已经超过两年。”何伟称,签约后的第一年,大足联赛的业务占公司整体业务的1/4,第二年占到1/3,第三年占一半,第四年,公司为了更好地运营大足联赛,干脆放弃了其他业务,全身心投入大足联赛。

2017年赛事中止后,为了节省开支,优势传媒将在广州银政大厦租的两层办公楼减至一层,并将员工从118名裁至28名。

2017年的大足联赛也因此受到冲击。当年11月底,大足联赛湖北赛区开赛。这一届比赛比往年推迟了近两个月,以往的赞助商和赛事运营方也不知所终。

“很震惊。”湖北赛区球队队员徐昊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入队三年,第一次遇到赛前没有球服发放、赛场没有广告宣传的情况。

2017年11月19日开赛的四川赛区,参赛队伍需要自己购买球服,并和对方球队提前沟通,以免撞衫。参赛学生发来的照片显示,四川赛区只拉到中国电信的广告赞助,偌大的球场上,仅有的几条横幅显得分外单薄。

三家康湃思公司

其实早在2015年,大体协就已经开始组建新的运营公司。

2015年5月21日,大体协、中体协与贵人鸟(603555.SH)、虎扑(上海)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虎扑”)、尤尼斯(北京)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筹)、山西传媒学院一起签署了一份《合作框架协议书》,拟合资成立一家从事赛事互联网视频业务的有限责任公司、一家从事体育经纪业务的有限责任公司、一家从事赛事运营的有限责任公司。

贵人鸟发布的公告显示,此次合作中,大体协、中体协共同作为甲方,由大体协、中体协下属《中国学校体育》杂志有限责任公司出资,分别占上述三家拟设公司注册资本的30%、37%、37%。

协议约定,大体协、中体协作为甲方,有义务推出全国各级各类学生赛事,并授予合资公司取得赛事的节目制作权、互联网信息传播权、网络版权等;合资公司有权使用其主办赛事的运动员、教练员注册系统等数据库,并利用相关数据发掘对象进行体育经纪业务;合资公司还取得甲方主办的各类赛事的商业推广权、赛事转播权、广告开发权、商业开发权、相关知识产权等一系列独家权利。

2015年的合作直接催生了三家康湃思公司,分别是7月16日成立的康湃思(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7月23日成立的康湃思(北京)体育管理有限公司、12月16日成立的康湃思(北京)体育咨询有限公司。

三家康湃思公司都有一个共同股东——《中国学校体育》杂志有限责任公司,大体协和中体协是该公司的两个股东,分别占股51.5%和48.5%。《中国学校体育》对外投资了四家公司,康湃思就占了三家,在其中两家康湃思公司占股57%。

通过间接持股,大体协实现了对康湃思系列公司的股权控制。大体协的官员也进入康湃思系列公司,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或高管,后又神秘地一起退出。

2015年12月23日,康湃思(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薛彦青更换为崔灿,薛同时退出了该公司执行董事职位。薛彦青时任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中国中学生体育协会专职副主席。同一天,大体协、中体协的另一位专职副主席张磊也退出该公司经理职位,大体协法定代表人杨立国退出该公司监事职位。

23天后,康湃思(北京)体育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杨立国更换为郭飞。同一天,张磊退出在该公司的经理职位、薛彦青也退出了该公司监事的位置。

郭飞是尤尼斯(北京)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监事,而崔灿是尤尼斯的法定代表人和唯一股东,也是康湃思(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天眼查显示,尤尼斯目前为“注销”状态。目前,崔灿仍在康湃思公司任职。

2015年,康湃思系列公司成立时,大体协与优势传媒的第一个协议年度还未到期,因此,此时的康湃思并没有实际掌握《合作框架协议书》约定的所有权利。

随着一些赛事合约到期或中止,大体协逐渐将赛事运营权转移给了康湃思。

2017年12月11日,贵人鸟发布公告称,截至此时,康湃思签署的尚在有效期内的相关赛事运营合作有7项,其中包括和阿里体育(上海)有限公司(已于2017年11月29日更名为“阿里体育有限公司”)合作的中国校园足球联赛等4项赛事。公告中,康湃思体育是授权方,而大体协和中体协只是“其他签署方”。

据阿里体育官网消息,2018年1月27日,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大体协、中体协和阿里体育在上海同济大学共同宣布打造全新的校园足球赛事体系——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同时启动2018赛季全国青少年校足联赛(大学组)赛事。

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是在原先大学生足球联赛和初、高中足球联赛的基础上,将三个年龄段的组别整合成一个新的竞赛体系。其中的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大学组)CUFA,前身就是创办于2000年的中国大学生足球联赛。

但到了2018年8月2日,贵人鸟发布公告称,贵人鸟拟将持有的参股公司康湃思(北京)体育管理有限公司37%的股权、康湃思(北京)体育咨询有限公司37%的股权转让给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转让完成后,贵人鸟不再持有康湃思的股权。

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两个分别占股25%的股东,是福建省晋江产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福建省晋江城市建设投资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大股东均为晋江市财政局。

晋江市财政局与康湃思股东之间的关联是,在其间接控股的晋江劲拓体育有限公司中,北京学体国际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占股15%。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崔灿,公司的唯一一个股东,是《中国学校体育》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中国体育社团的法律地位存在特殊性,目前在商务开发方面争议颇多。”董双全表示,大体协的社会组织类型是“社会团体”,可以通过合理开发体育项目进行盈利,但有明文规定成员不得私分,不可以分红。

2018年8月28日,南方周末记者向康湃思(北京)体育管理有限公司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没有收到回复。工作人员告知南方周末记者,目前公司大部分员工处于休假状态。

另一场争夺战

在与优势传媒卷入官司之前,大体协还经历过一次运营权纠纷。

1996年,大学生篮球协会(以下简称“大篮协”)创立了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CUBA),如今已成为中国最成功的篮球比赛之一。

2013年以前,CUBA始终由大篮协主办。大篮协是大体协的内部成员,在大体协内部被称为“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篮球分会”。

据成都商报报道,2013年1月,大体协突然在西安召开“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篮球分会换届会议”。事后,本应作为会议主角的大篮协表示,绝大多数应该参会的成员根本没有收到开会通知。

据大篮协提供的数据,不仅参会人员数量不足,参会的学校数量也低于换届会议举办条件。实际上,当时与会的学校中,有不少学校甚至都没有参加过CUBA。

因此,当届主席郑强和秘书长陈南生到会,代表筹备领导小组向大会宣读了要求暂停会议的声明,之后愤然退出会议。然而大体协并未理会,这次会议仍在其主持下完成。

陈南生在接受潇湘晨报采访时表示:“当时他们还不允许参加‘竞选’的院校负责人进来听,等我们读完(要求暂停会议的声明),才让这些参加会议的院校进来。”

在大篮协看来,大体协此举是为了争夺CUBA的归属权而故意为之。

2004年,大体协创办了另一项篮球赛事——中国大学生篮球超级联赛(CUBS)。与CUBA仅限在校大学生参赛不一样,CUBS的参赛成员限制放宽至学生、适龄的青年队球员甚至是职业球员。至2013年1月,CUBS只有16支球队。

中国大学生篮球协会执行主席张宁飞在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表示,尽管大篮协名义上隶属大体协,但一直是独立运行的社会团体。“在大会上,大体协提出了要办四级联赛的构想,其中CUBA就成为他们所举办的CUBS的下级联赛,也就意味着,我们辛苦多年创办的CUBA品牌,可能就此毁于一旦。大体协此举,无异于偷窃。”

五年多过去了,CUBA依旧被大体协攥在手中。2018年7月,大体协通过竞标将CUBA七年独家商务运营权授权给阿里体育。阿里体育官网透露,为了获得CUBA七年独家运营权,阿里体育出资超过10亿元。

2018年8月20日上午11点,南方周末记者来到位于北京顺义区空港工业区的大体协办公楼,前台工作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大学生体育协会的办公人员均在休年假,此时并无相关人员上班。咨询的来客必须先在网上预约,受理同意才可上楼。

8月28日,南方周末记者拨打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副主席张磊的电话,无人接听。

(应受访者要求,徐昊为化名)

上一页1下一页
网络编辑: 周凡妮 责任编辑: 顾策 助理编辑 温翠玲

相关新闻

这样的长租公寓金融实验,很危险
2018年8月23日,杭州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长租公寓宣布破产。 一个名叫51返呗...
谷歌为何要重返中国?
截至2017年底,谷歌在北京、上海两地至少有600名员工。 在退出中国的八年间,谷歌...
“杠杆”里的秘密
作为中国经济中的一个重要关键词,杠杆走过了怎样的历程,它是怎么加上来的,数字背后藏着怎样的...
评论2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