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桑珠寺

“我尕尕的时间一直有病,天天哭着不住。我的阿爸阿妈就把我许给寺院了。六岁上,阿爸阿妈把我送到寺院的,磕了头,给佛爷说,这娃娃长大了当和尚哩。之后我就在寺院住下了。”

在桑珠寺法会上的阿克冷布。 (杨显惠供图/图)

“我尕尕的一岁的时间就当了和尚。”

我问阿克冷布(和尚)是几岁当和尚的,他用生硬蹩脚的临夏口音回答。这令我惊讶莫名,一岁大的婴儿怎么能当和尚呢!我怀疑他说错了,又问,你是说,你一岁大的时候就当和尚了?

“就是的。我尕尕的时间一直有病,天天哭着不住。我的阿爸阿妈就把我许给寺院了。”

我长出了一口气,说,那就是说你还是在家里住着,长大了才去寺院当和尚的。

他说:“六岁上,阿爸阿妈把我送到寺院的,我就在寺院坐下(住下)了。”

我再问,一岁上许给寺院的时候,举行了什么仪式?

他回答:“那没有。就是我的阿爸阿妈抱着我到寺院去磕了头,给佛爷说,这娃娃长大了当和尚哩。”

那六岁上送去的时候总是要举行个仪式吧?

坐在旁边的贡布次力插话说:“那就是念了一天经,他们家给全寺的和尚供了一天布施。再就是剃了个头,后脑勺上留了一绺头发,算是举行了沙弥戒。”

我是两年前认识贡布次力的。那年夏天,我和几个朋友驱车来到迭部县卡坝乡尼欠沟的亚列巴村,想要看一眼措美峰。措美峰即最高峰、顶峰之意,它是甘南藏族自治州境内最高的山峰——迭山山脉的主峰,海拔4920米。我已经多次去过迭部县了,听过许多有关措美峰的神奇传说,也力图看到措美峰,却没有遂愿。那次去亚列巴村时已经搞清楚了,那儿是离着措美峰最近的村庄。

在亚列巴我遇到了贡布次力,一位五十岁出头的男子,他当过司机跑过世界,汉语说得好。我们在他家住了几天。他带我到了离村子三公里处的牧场等了三天,在云开雾散的半个小时里,从两座大山之间的峡谷里看见了神秘的措美峰。也正因为如此,我也爱上了亚列巴。“亚”是“亚给”的缩写,意为美丽;“列”,很的意思;“巴”是村庄。亚列巴即很美丽的村庄。这个村庄十七户人,坐落在群山怀抱长满松树的一片高山草甸上。从亚列巴村西边的石山峡谷里流出来的一沟黑如墨汁的激流与村东的石山峡谷里流出来的一股汹涌的白水包围着它,真是左青龙右白虎!白水沟的东侧是一片很大的草坪,上半截是全村的庄稼地,长着青稞、小麦、土豆、蚕豆。下半截迷人之极我无法言传:只长一种名曰地榆的牧草,藏语叫撒布合,高约一米,多年生草本。它紫红色穗状的花序已经开过,结出的果实全都挑在茎头上齐楞楞举向天空,就像是亿万只蜜蜂在眼前飞舞。我没有见过这样的奇观。真是不忍心从它中间蹚过去,因为长得太密了,走过去就要踩出一道沟壑。美籍奥地利植物学家、人类学家利瑟·洛可曾在上世纪初到过卓尼为美国采集树种,那时候的迭部曾经是卓尼县杨土司的辖地,他在迭部时曾给美国友人写信:“迭部是如此令人惊叹,如果不把这块的地方拍下来,我会感到是一种罪恶。”他还写道:“我平生未见如此绮丽的景色。如果《创世纪》的作者曾看见迭部的美景,将会把亚当和夏娃的诞生地放在这里。”洛可这是在说整个迭部沟地区,但我相信他一定去过亚列巴,亚列巴真是美轮美奂。

爱屋及乌。在游览亚列巴村之后,贡布次力曾带我和我的朋友去亚列巴、尼吉巴和尼吉卡三个自然村信仰的苯教寺院桑珠寺。寺院不大,却有个全甘南最华丽的院门,古色古香,美丽无比;大经堂的柱子上裹着华美的地毯,左右两侧供奉着一千尊铜佛……

时隔一年,今年6月我和几位朋友再次来到亚列巴,竟然遇上桑珠寺正在举办五月苯教法会。应我们的要求,贡布次力把一位名叫冷布的79岁老僧从经堂里叫了出来。我们与他坐在他的僧舍门口说起话来。对于他半藏半汉的话语,贡布次力自告奋勇地做了我们之间的翻译。

我先是问桑珠寺的历史。阿克冷布说:“桑珠寺的历史三百多年了。我们的先人是西藏过来的,先是在卓尼的嘛呢沟住着哩。我的先人是一个将军的卫兵,我的家族的一个人叫周白加哇是活佛,将军带兵打仗的时间他是给将军念平安经的。这个卫兵和周白加哇(活佛)是亲兄弟。到嘛呢沟坐下(居住)之后,没仗打了,将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