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生红旗县”往事

如东县曾经做到在3年时间里把全县人口自然增长率从近20‰降到5‰多一点。当地官方保守统计,三十多年来,全县少生近50万人。但现在,正如桑盛富所说,包括他自己在内,“作了贡献的人吃亏了”。

在江苏如东一家民营养老院,两位老人结伴走回房间。 (新华社记者 陈益宸/图)

再有两年,桑盛富就年满六十了。28年前,他是如东县潮墩村的村支书和民兵营长,从此加入了计划生育工作者的行列。

这是一项“光荣的”工作。在桑盛富的记忆中,1980年代的如东只有两个拿得出手的成绩:一是棉花产值高,一是计生工作好。桑盛富“入行”的那年——1986年,如东县成了国务院命名的全国10家“全国计划生育红旗单位”之一。

这里曾经做到在3年时间里把全县人口自然增长率从近20‰降到5‰多一点,也曾经做到全年出生的12000个新生儿中只有1个是多胎。当地官方保守统计,三十多年来,全县少生近50万人。

但现在,正如桑盛富所说,包括他自己在内,“作了贡献的人吃亏了”。

“我们比较听话”

1979年,桑盛富的儿子出生,他领到一张独生子女证。

那是一个“不是你想生,想生就能生”的时代。按照规定,夫妻二人年龄总和达到50岁才可以生第一胎,而另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是,如果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有时也有弹性,至少一方是独子),过几年可以再生二胎。桑盛富的同龄人很少能够享受到这个“福利”,因为他们很少是独子。而如果生了第二胎,就必须在夫妻二人中选择一人结扎,即使有疾病不能结扎,女方也要上环避孕,并且要缴纳500元的保证金,五六年后没有超生就可以领回保证金。桑盛富说:“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绝大多数人都能拿回这500块钱,桑盛富说,“我们比较听话”。

为了保证计划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