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跨年灯光秀

2014年元旦跨年,外滩吸引30万人,6000警力;2015年元旦跨年,晚上8点多就超30万人,700警力。对于主办方而言,外滩停办,外滩源举办,此灯光秀非彼灯光秀,很多筹备应对方式因之改变,而在大部分公众而言,一切只是地点变化而已。

 

2015年1月1日,上海,一早有市民来到外滩,自发献上第一支白色鲜花,寄托一份哀思。 (东方ic/图)

2014年元旦跨年,外滩吸引30万人,6000警力;2015年元旦跨年,晚上8点多就超30万人,700警力。

多个信源称,往年在外滩举办的元旦跨年灯光秀停办,另一场灯光秀在外滩源开秀,一个核心原因是前一年跨年夜外滩安保压力太大,而外滩源人少,可控。外滩源灯光秀早在2014年10月中旬就已经确定,但直到12月25日才有上海本地媒体第一次对外公布。

对于主办方而言,外滩停办,外滩源举办,此灯光秀非彼灯光秀,很多筹备应对方式因之改变,而在大部分公众而言,一切只是地点变化而已。

 

1月2日深夜的外滩依旧灯火通明,操着不同口音的中外游客在寒风中游览、拍照,主干道旁边的警车密布,陈毅广场安保最甚,游客过马路会有三排警察手拉手筑起人墙。

但是2014年12月31日这天晚上,这样的人墙保障没有出现,36个游客(他们中的多数为学生)随着汹涌的人流挤过了马路,挤进了陈毅广场,在距离观看灯光秀的最佳位置——观景平台还有几步路的楼梯上,他们被挤压,跌倒,踩踏,最后停止了呼吸。

元旦一早,上海本地电视台报道了这个消息:“上海外滩昨发生意外,警方紧急出动全力处置”。而上海卫计委在1月1日的新闻通稿里称,急救车8分钟内就赶到了现场。

不过,36死的悲剧,仍旧让公众难以释怀。

外滩历年跨年庆祝都人满为患,安全无虞,为何偏偏2015年元旦跨年出了问题?上海作为一个举办过世博会和亚信峰会的国际城市,对于这么多的人流,究竟有没有应急预案?究竟是什么地方出现了“纰漏”?灯光秀早已明确在外滩停办,为何汹涌的人流还是不期而至……

诱人的灯光秀,放心的安保

李航(化名)是跨年夜踩踏事故现场的游客之一。那天晚上,他本来和朋友去上海徐家汇跨年,但去了之后发现人太少,后来搜了下微信,发现不少人在说外滩有灯光秀,又赶到了外滩。

和李航一样,36人中的大多数都是奔着外滩灯光秀而去的。自四年前启动以来,外滩灯光秀已经成为上海跨年的一个招牌活动。当地媒体报道说,甫一推出,政府就立志将其打造成一个跟纽约时代广场苹果倒计时和埃菲尔铁塔灯光秀相媲美的全球倒计时品牌。

它的确有这个实力。100多米高的屏幕,3D的立体效果,富有创意的上海故事。“这是国内最早的3D灯光秀,也是投影面积最大的灯光秀之一。”曾负责外滩灯光秀内容制作的工作人员陈伟(化名)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2015年新年到来之前的一两个月,有关“上海跨年好去处”的微信已经在朋友圈转发开来,曾在外滩举办的灯光秀无一例外还是排在第一。2015年元旦跨年的噱头更足,报道说,灯光秀从最早的3D进化到了5D。

尽管期待中的这场灯光秀依然由政府主办。东方卫视的跨年直播末尾字幕显示,主办方是黄浦区人民政府和上海广播电视台(SMG),具体由黄埔区旅游局和东方卫视中心承办。

但人们不知道的是,此灯光秀已非彼灯光秀:不仅地点从外滩变成了外滩源,原来的免费对公众开放也变成了需要凭门票进入,而且门票还不对外公开发售。2015年元旦跨年灯光秀,更像是一场“内部演出”,从主办方的角度看,他们更希望公众从电视观看,而不是到现场。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元旦跨年灯光秀由同属SMG的幻维数码公司负责内容设计和制作,由北京锋尚文化公司负责灯光投影技术。

这两家公司的灯光秀制作水平自称代表了世界水准,前者曾经参与亚信峰会的活动,后者的负责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