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判死刑,救不救 ——一个尿毒症患者的求生伦理

一个尿毒症患者贩毒,母亲捐肾、手术成功后,法院一审判了死刑。两种声音:先救再杀,会不会太残酷?即使可能判死刑,难道就不该救吗?

手术后的王保保(化名)还是很消瘦,但已绽露笑容。不过,他还面临着法律的制裁。 (家属供图/图)

一个尿毒症患者贩毒,母亲捐肾、手术成功后,法院一审判了死刑。

两种声音:先救再杀,会不会太残酷?即使可能判死刑,难道就不该救吗?

被尿毒症折磨了五年多后,26岁的王保保终于把肾换了。此时,他正面临法院的审判。

为了筹措换肾费用,王保保三次贩毒被抓。母亲刘丽丽说,法官的一句“能换”,让她决心捐出了自己的一颗肾。家里还借了二十万的债。

手术很成功。但十个月后,2014年9月16日,包头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王保保死刑。

此事引发了激烈争议:先救再杀,会不会太残酷了?也有另一种声音:即使可能判死刑,难道就不该救吗?

2015年2月5日,内蒙古高级法院二审开庭,公诉方以有立功表现等理由建议改判死缓。

“别管我了”

疾病突袭。2008年5月,21岁的王保保被查出慢性肾炎,百分之七十的肾细胞已经坏死。作出诊断的包头医学院一附院医生说,这个病最终可能发展成尿毒症,到时候除了透析和换肾,没有别的办法。

这让父亲王武生很不甘心,他信赖中医,带着王保保离开医院,跑了巴彦淖尔、呼和浩特和北京的几家中医院,还拜访了包头一位据说给首长看病的医生。

但各种中西医结合的疗法没任何效果。2009年12月的一天,王保保的病情突然恶化,送回包头医学院一附院抢救,两天后才脱离危险。此后,王保保每月要进行十次常规透析,才能维持生命。

家里最初没做换肾的打算。最主要的原因是没钱。之前看中医折腾了一年半,基本花光了家中积蓄,还借了十来万。

“再说换肾也不是一定就能治好。就想先透析,观察着再说。有的人透析了好多年都没恶化。”王武生说。

王家2001年从土默特右旗的农村搬到了包头市城乡接合部的北沙梁村。王武生做小包工头,盖平房之类的小工程,母亲刘丽丽就打些零工,帮人擦玻璃,洗酒瓶。

王保保到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