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只有一个脑袋” “施仁政”的谢觉哉

“文革”时,一位领导人在在群众大会上讲话:在延安的时候,我们批判了以谢老和陈云为代表的“施仁政”。我想,这下就准备抄家吧。可是估计后来群众也没听懂“施仁政”是什么意思,也没人来。——谢飘

长征时,彭德怀和毛泽东有意见分歧,就去找四老(谢、徐、林、董),特别是谢老去跟毛主席谈。图为1947年谢老和毛泽东同志在陕北佳县神泉堡留影。 (谢飞供图/图)

“文革”时,一位领导人在在群众大会上讲话:在延安的时候,我们批判了以谢老和陈云为代表的“施仁政”。我想,这下就准备抄家吧。可是估计后来群众也没听懂“施仁政”是什么意思,也没人来。——谢飘

谢飘最近一个头衔是中共延安五老研究会筹备会的主任。这个研究会的成立与2014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有很大关系。此次会议提出依法治国。被称作“延安五老”的谢觉哉、董必武、林伯渠、徐特立、吴玉章,都有从事司法工作的经历。

1920年代,谢觉哉是湖南省审判土豪劣绅特别法庭委员会的专职委员。1930到1940年代,他是苏区、延安一系列法律的起草者。1959年他接替董必武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院院长。2014年11月号的《人民画报》曾以“新中国司法制度重要奠基人——谢觉哉”为主题做了一个专刊。做这个专刊,是因为“四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编辑们一翻资料,原来这些东西我们早就有。”谢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生于1939年的谢飘是谢觉哉和王定国的长子。1940年代在延安,谢觉哉家住在延安参议院礼堂旁。延安平剧院经常在礼堂演出,谢飘台上看戏,台下比划。谢觉哉在家信中说:飘飘爱打唱,长大后没准成个戏子。

“爱打唱”的谢飘没有成为演员,他先入哈工大,后入空军。1969年莫名其妙被复员,“当时老爷子也没被打倒。”谢飘想去领导那里争一争。父亲说:你这时候扯皮是扯不清楚的。谢飘知道这话来自父亲多年党内工作的经验,很快平静下来,去北京龙潭湖半导体器件三厂当了工人。谢飘自学了半导体物理,掌握了生产工艺,大大提高了产品合格率。这个厂生产的晶体管后来被用于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谢飘也因此&ldquo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