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制作一个大型游戏一个艺术家的武侠故事

2012年10月初的一天,艺术家刘传宏来到黟县,他没有选择住宾馆,也没有惊动当地朋友,而是在革命历史纪念碑下,悄悄支起随身携带帐篷安营扎寨。

刘传宏把无比偏爱的斑驳老壁画和泛黄发灰的旧纸基调用在了《皖南纪事》里:“做旧是时间的艺术,加上原来的手工艺,里面是中国的文人气。” (刘传宏供图/图)

2012年10月初的一天,艺术家刘传宏来到黟县,他没有选择住宾馆,也没有惊动当地朋友,而是在革命历史纪念碑下,悄悄支起随身携带帐篷安营扎寨。

把帽檐压得低低的刘传宏整日蹑手蹑脚地躲在帐篷里,一待数日。为了不引起过路群众的注意,刘传宏特意用金属板把做饭的火光围起来。从帐篷前经过的人们,有的在谈恋爱,有的在吵架,有的在跳舞,但没一个人发现刘传宏。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寻找漂泊的体验。几天后找对了感觉,刘传宏就收起帐篷,搬到旅馆住了。

策展人和艺术批评家欧宁策划了黟县碧山丰年庆,刘传宏也在受邀艺术家之列,虽然这一活动因故取消,但刘传宏却以黟县为背景,完成了《皖南纪事》,2014年在成都千高原艺术空间进行首次展出。2015年8月8日起,《皖南纪事》在黟县碧山村理农馆再次展出。

故意为之的“不正确”

《皖南纪事》是一部主题为民国侠客幻想的大型视觉叙事作品,刘传宏虚构了侠客刘先生穿行在1940年至1942年间日军占领下的皖南地区,或游击,或演兵,或经商,或逍遥,或读书,或旅行的经历,三十八幅生活场景油画和百余幅手绘的文献、日记、表格和地图勾勒出刘先生传奇的生平。

着迷于民国历史的刘传宏把刘先生定位为一位不见于民国正史的小人物,长春人氏,东三省沦陷后弃学从军,后为匪,率百余人在皖南打游击。这是个兼具“知识分子”和“匪首”特性的边缘人、安那其主义者,打击依附于日本人的维持会和富商,同时又在旅行和田野考察中寻求内心安静。

“依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