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黎塘:当高铁来敲门

一切如同台湾歌手罗大佑在歌中所唱,“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

黎塘工业园仍有大量待征收的农田。 (南方周末记者 冯叶/图)

正处于“失落的十年”中的小镇黎塘,迎来了它所渴望的高铁。于是人心思动,政府希望借此“杀出一条血路”,归来的淘金者看到了财富,年轻人们则多了一个选择——留下或是出去。一切如同台湾歌手罗大佑在歌中所唱,“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

宾阳县,广西首府南宁辖区内的一个卫星城,此时此刻,她正沐浴在高铁开通以来的第一个春运中。即便已经是夜里10点,宾阳高铁站外依旧人车攒动,星星点点的烟头忽明忽暗,守候着当天最后一班归客的涌出。

2014年年底,东起广东广州,西至广西南宁的南广高铁线正式运营,打通了“两广”这条历年春运客流量最大的交通大动脉之一。从广州上车的宾阳人只需花上三个半小时就能返回家乡,时间不及过去乘坐绿皮火车的三分之一。

不过,对宾阳来说,高铁却迟到了一年。

2015年春运,除了宾阳站以外的南广沿线高铁站均已开通,着急的宾阳民众纷纷在人民网地方政府留言板上发问,大量外出务工人员春节返乡困难,高铁站为何迟迟不通车?

多个渠道的官方回复一致,“通行条件已具备,但是因为高铁更名问题尚未得到铁路部门的批复同意,所以车站暂时未能开通”。

在铁道部起初的规划里,宾阳站本叫黎塘西站,与老火车站同名,其地理位置也位于宾阳县下辖的黎塘镇上,距离宾阳县城仍有三十多公里。后来才改为宾阳站。

黎塘镇是桂中南重要的交通枢纽,湘桂铁路、南广高速铁路、南柳城际铁路在此交会并设立客运站。多位黎塘镇居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时“黎塘西站”四个字已经挂上了,又被拆了下来。为此还引发了一个镇与整个县之间的一场口水战:黎塘镇认为,黎塘是广西老牌工业重镇,宾阳县压制了黎塘镇的发展;其他乡镇则认为黎塘镇狂妄自大,得了好处忘了其他人。

站名之争折射出地方对于高铁经济的极度渴求,而高铁这只挥动翅膀穿梭于城际间的蝴蝶,究竟又将怎样牵动这个南方小镇呢?

在广西宾阳县黎塘镇的一个婚礼上,村民对拍摄婚礼的无人机产生了兴趣。 (南方周末记者 冯叶/图)

第二次历史机遇

以“杀出一条血路”的气魄和担当,以“三步并作两步走”的干劲和韧劲,以“提头来见”的勇气和锐气,奋力开创新局面。

没有地方会比黎塘镇更加知道铁路枢纽的价值。

“老火车站早没人去了,从广州方向过来的普快每天就一班,而高铁有10班。”面包车司机老梁对高铁时刻表倒背如流。平日里老梁经营一个小水泥厂,去年没赚着什么钱,逢春运就跑出来拉客,不论你用普通话、宾阳话还是自治区的壮语砍价,5公里的路他都一口咬死30元的高价。

最早的黎塘只是一片长满莲藕的水塘,但作为桂中南交通要道的黎塘,是东往广东、福建、江浙、上海,南下南宁、北海、钦州乃至东南亚,北上湖南、湖北,西往贵州、云南的必由之地。

新中国成立以后,铁路铺到了黎塘,火车站比南宁修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