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日本记者经历的中日误解

大部分的日本人,依然恭顺礼貌.野岛刚觉得这是误解。“日本的很多礼仪、礼节只是一种习惯,并不真正理解这些礼节背后的意思。”

日剧《半泽直树》曾风靡中日两国。但剧中的银行职员半泽直树不惧上级、屡屡叫板的形象,在日本现实社会中纯属罕见。(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大部分的日本人,依然恭顺礼貌.野岛刚觉得这是误解。“日本的很多礼仪、礼节只是一种习惯,并不真正理解这些礼节背后的意思。”

《菊与刀》提出日本人具备“耻意识”,但是缺乏“罪意识”。野岛刚解释,这意味着,日本人经常道歉,却不代表他们真心认罪。

1987年,日本人野岛刚在吉林大学学医。有空就坐硬座火车在中国各地游历。那时,日本人在中国还不多见,无论在哪里,野岛刚都会被火车上的中国人“包围”。

“有些人一开始很有礼貌,可是越来越激动。很多中文听不懂,但还是可以感受到他们那种愤怒。”野岛刚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中国人常问的是日本人侵略中国的历史。“日本人为什么那么坏?”他们怒气冲冲地责问。

直到现在,还会有中国朋友问野岛刚:“为什么日本人那么喜欢军国主义?”

“哪有什么军国主义。”野岛刚很惊讶:“现实情况是,日本人非常讨厌1945年以前日本军国主义的时代,如果做舆论调查,99%的日本人会说我们不希望有军国主义。而且我们有选举,如果一个政党说要恢复军国主义,那这个政党不可能会得票。”

2013年,野岛刚在东京重逢中国老友王众一。两人怀念当年一起喝过的大酒吃过的烤串,只是关于中日关系的话题,两人心照不宣,只字未提。

野岛刚后来成了日本《朝日新闻》记者,从1990年代开始做中国报道,担任过《朝日新闻》中文网主编,现在是独立记者。他中文越来越好,对中国也越来越熟悉,二十多年来,他也看到中日关系越来越多的负面消息:反日游行、中国批评小泉参拜靖国神社、钓鱼岛争端……

而无论是饮食起居、社会文化,还是政治、民族性格,中国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