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膝下有黄金 《百鸟朝凤》“跪求”排片,是坚守还是道德绑架?

写剧本写到焦三爷的戏,吴天明有时痛哭流涕。

小说里,大徒弟天鸣第一次吹《百鸟朝凤》就忘了曲,师父焦三爷后来去给小徒弟的工厂看门。而电影里,师徒二人对唢呐都有着一种理想主义的坚守。(劳雷影业供图/图)

写剧本写到焦三爷的戏,吴天明有时痛哭流涕。

五年前,女儿吴妍妍就劝吴天明,不要拍这部电影,题材沉重,市场可能不会接纳。

“老子就要拍!”吴天明拍了桌子,“我不是拍给现在的观众看的,我是拍给未来的!”

2016年5月12日,方励“玩”了一把时髦的视频直播,是为了一部讲“过时”乐器——唢呐的电影《百鸟朝凤》。

5月6日《百鸟朝凤》上映,排片份额最高也只有2%。截至5月12日晚上,电影的票房才约300万元,不到同档期的《美国队长3》1/250。

“你现在面临的,是这部电影明天就死掉,能不触动吗?”方励事后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当时,《百鸟朝凤》马上迎来上映后的第二个周末,周末排片仍在1%以下,这意味着接下来的一周将基本没有排片。

这次直播被方励视为“最后一搏”。他用四十多分钟,谈吴天明导演的贡献、《百鸟朝凤》的独特性,呼吁观众观影,也请求影院经理在周末为它排一次黄金档。接着,他面对镜头下跪、磕头。这个镜头迅速在网上疯传。

有人认为方励“贩卖情怀”“道德绑架”;另一些人,则感慨“做电影好难”“维护传统不易”,掏钱买票。

“跪求”立竿见影。13日,《百鸟朝凤》的排片份额为1%,14日和15日周末两天达到4.4%和7.2%,并继续上升。截至5月18日,《百鸟朝凤》的票房已经接近4000万。

如果以票房为标准,《百鸟朝凤》已经胜利——影片制作费用1000万出头,宣发成本据报道也仅为300万元,远低于行业惯例。

在直播里,方励说,即便观看这部电影,也是“见证中国电影历史上的重大事件”。

对电影本身,观众褒贬不一,但至少,一位东莞的影院经理非常开心,他在同业者的微信群里说,9%的排片,11%的票房,简直是捡钱。

一个营销点都没有

2014年3月4日,《百鸟朝凤》制作完成约一个月后,吴天明突然离世。收拾遗物时,女儿吴妍妍发现,父亲的手机里有条短信,希望某位发行公司老板看片。短信发出后第二天,吴天明去世,没收到回复。吴妍妍找过十几家发行公司,希望父亲的遗作能够公映,但没什么结果。

“有人说愿意,但没有钱去垫资。那就需要我们去融资。有的说这个片子好,但考虑到现在的市场,他们不好发。”吴妍妍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