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生意,做屌丝、潮人,还是LGBT?

“直播是一个很大的生意,但是这么多年来,直播一直做成一个秀场。”来疯直播CEO、 从事网络直播行业近十年的张宏涛感慨。

各种直播平台。(东方ic/图)

“直播是一个很大的生意,但是这么多年来,直播一直做成一个秀场。”来疯直播CEO、 从事网络直播行业近十年的张宏涛感慨。

2016年2月以来,中国网络直播平台剧增到200多家,其中160多家获得投资——它们大部分沿用网络秀场模式,由网络主播表演才艺,粉丝们出于爱慕和攀比打赏礼物,直播平台分成牟利。

“都在烧钱,大家是拿着资本把这个市场提前催熟了。”张宏涛说,“我认为很快就会死掉一大批。都以为很挣钱,结果发现这个生意没那么好做。”

少数人开始尝试网络直播的新玩法。张宏涛网络直播电影拍摄现场,也邀请导演和主演在直播中带着观众看电影,配上自己的讲解。同志交友软件Blued-Gay的直播运营负责人储浩则尝试做公益网络直播,教LGBT群体如何预防艾滋病、如何向父母出柜。最早把流行音乐带进中国音乐节的原Channel V中国区负责人李岱说服了两位艺术家,在她的网络平台上直播了一场行为艺术。

目前,秀场直播仍然是他们各自平台的主要收入来源,运营者们还没有从这些新型直播里获得多少收入。“挣钱效率没有那么高,”张宏涛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但我还是想做,因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