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小时军变搅动土耳其

埃尔多安借用CNN一位记者的苹果手机,通过Facetime呼吁民众走上街头,捍卫民主。埃尔多安通过新媒体,实现了一种脱离时间与空间约束的政治动员。

当地时间2016年7月19日,土耳其安卡拉,当地民众在克孜拉伊广场集会抗议军事政变,声援总统埃尔多安。土耳其15日晚突发军事政变,但遭遇有力反击,土政府方面宣布已“基本控制局势”,并逮捕了大批涉嫌参与政变人员。(东方IC/图)

埃尔多安借用CNN一位记者的苹果手机,通过Facetime呼吁民众走上街头,捍卫民主。埃尔多安通过新媒体,实现了一种脱离时间与空间约束的政治动员。

“当总统和总理通过广播联系民众,当高级军官站到反对政变的一边,当民众拒绝回家时(政变者就输了)。”

从15日晚9时到16日凌晨5时,8小时内土耳其军变剧情反转。军变导致近290人死亡,其中一百多人为政变者。暴怒的民众冲向已经缴械投降的年轻士兵,将他们活活打死,多少令人不寒而栗。

土耳其当地时间2016年7月16日零时刚过几分,此前一直处于黑屏状态的土耳其国家广播电视台TRT突然又开始运作。一位女主播出现在画面中,看起来并无异样,她宣布了一个重要而简短的消息,大意是军队接管国家,并废除埃尔多安的总统职务。

总理府内一处会议室陷入一片死寂,9位内阁部长和随行官员相望无语。足足两分钟后,一位部长开了句玩笑:“别在意TRT了,平时我都不看的,不就是个国家电视台吗?”

部长只是故作镇定。

在这个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几乎每10年就有一次政变的国家,早已形成一套成功的政变模式。对媒体和公共信息流动的严密控制,可谓必不可少甚至至关重要的一项。

“假的吧?”

15日晚10时37分,总理府办公室曾试图联系TRT,宣告民众国家正在经历政变,遗憾的是策划这起政变的军队捷足先登,赶在10分钟前,控制了这个全土耳其最大的电视台。

女主播短短的一句话,所营造出来的压抑和恐惧,甚至胜过已经在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上空低鸣了个把小时的F-16战斗机们,也胜过横在欧亚跨海大桥上的豹式坦克。

F-16低空掠过,震得窗子直颤,正在大学宿舍里埋头写学习计划的安卡拉大学女生Gizem半信半疑地登录了脸书和推特,试图从瞬息万变的新媒体世界寻找真相。当看到一名土耳其记者发送推文说“他们正在发动政变!我们被堵在大楼里了!”Gizem并没有太当真。随后又看到一条,这次是安卡拉市市长,他说:“他们正在发动政变,让他们淹没在口水里吧!”Gizem反而有些觉得这位市长看待这件事的方式很好笑。直到她被同学告知“他们轰炸了警察局”,以及每爆炸一次房子就像遭受地震一样的摇晃时,Gizem赶紧打开电视,想要通过电视新闻确认,可是TRT电视台的画面黑得如死亡一般深邃。

中国人小迪是一家名叫Gundem的土耳其最大线上平台(土国版“今日头条”)在土耳其的负责人。当电视上出现欧亚大桥被坦克封锁的画面时,他还在伊斯坦布尔市内一间咖啡厅与朋友闲聊。

“最初我以为又是恐怖袭击。”鉴于过去一段时间以来这座城市频频与炸弹相连,来土耳其10月有余的小迪,看到坦克并不觉得奇怪。一个有着两百五十多名土耳其华人的微信群里,安卡拉、伊斯坦布尔的同胞们正七嘴八舌地讨论美元突然蹭蹭上涨和战斗机快把耳朵震聋的消息:美元兑里拉(土耳其货币)汇率一个小时从2.88升到2.978,十几分钟后,破3。一位群友很沮丧,因为第二天他准备买一批货,看这美元飙升的架势,他说,“又要亏了。”

在群里,有人上传了豹式坦克列队压过城市街道的视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