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一瞬人性展现

 

5月14日,张关蓉在擦拭丈夫谭千秋的遗体。 新华社发

绝境中的对话

什邡,蓥华镇中学初二(2)班的女生蒋德佳获救后,首先问周围的人,“初三(1)班的女生廖丽救出来没有”?

被废墟掩埋一段时间后,蒋德佳开始体力不支,昏昏欲睡。此时,被压在她附近的廖丽,一直对她说:“千万不要睡,你一睡万一醒不来怎么办?”原本不相识的姐妹俩,在废墟里不停地相互鼓劲,相互支持。

同时这间学校的邓清清,在废墟里,一直开手电筒看书。“下面一片漆黑,我怕,又冷又饿。”她说,“我只能靠看书缓解心中的害怕!”

清清的老师闻言,一下抱紧清清,说:“只要你能活着出来,就比什么都好。”

2分钟后,县城没了

朱贵平是北川县曲山小学老师,他记得,地震发生前,在3楼教室,他正要上课。

“突然只听到脚下轰的一声,房子轻微地摇晃了一下。”朱贵平说,“不到一秒钟,我就反应过来了。”

“地震了,快往操场跑。”朱贵平拎住一个跑在前面的孩子,冲到门口操场上。

趴在地上2分钟后,朱贵平清醒过来,“我是近视眼,眼镜不见了,只看到周围笼罩在巨大的烟雾中,我抹了一下眼睛,整个县城已经不见了,没有一栋完整的房子”。


女生飞奔百里徒手刨出4亲人
父亲被埋废墟中,腿部骨折,半夜被雨水冲醒,多次尝试之后,幸运拨通了远在成都读书的女儿的电话。女大学生疾奔都江堰,在自发从成都市赶来的农民工的帮助下,徒手挖4小时,将埋在废墟里的一家四口成功救出。


“男生要坚强,女生不要哭”
北川中学高一(1)班,12日下午,在新教学楼2楼上美术课。山崩地裂,戴赢赢只记得“周围一片漆黑”。

一片哭喊声中,体育委员朱付敏的话才让大家稍微安静下来:“男生要坚强,女生不要哭,保持体力。”

同学们用手机照明,发现三楼的楼板已经塌下来,压在教室的桌子上。还没来得及趴下的同学,就此遇难。

全班33个同学陆续从一个救命裂缝中爬了出去,只刚超过全班65人的一半。


一匹红色呢子布
经营布料生意的贺思萍,在救援现场,看到孩子的遗体被一具具抬出,却无法及时找到遮盖孩子的塑料布、棉布。

贺思萍,冒着生命危险,一口气冲上店铺二楼,为救援队搬来了一匹红色呢子布。媒体赞扬她“为无辜的孩子保住了最后的尊严”。


废墟深处的来电
23岁的向英,大学毕业后来到都江堰市中医医院内科当实习医生,地震时,她正在二楼上班,随即大楼倒塌。

她的父母,面对一片废墟,悲痛欲绝。

12日晚23点29分,母亲殷丽君的手机突然响了,“快,是女儿!”夫妻俩的心提到嗓子眼,按下了接听键,“喂,英英!”但电话那头,没人说话……

夫妻俩忙拨回去,也没人接听……

两分钟后,手机再次响起,还是向英,“喂——”还是没人说话……

13日凌晨4点多,另一位医护人员的家属突然接到一短信:我们六个人在一起!

周围的人们激动起来了。

还要什么面子,逃命要紧

12日下午2点30左右,重庆儿童医院住院部众多家长抱着患儿从各个病房一涌而出,拥挤着朝外面逃命。有个家长抱着还没穿衣服裤子的儿子往外走,十几岁的儿子害羞地阻止家长别往外走,家长大声嚷道 “这个时候了,还要什么面子,逃命要紧。”

有的家长的拖鞋也在慌乱中被踩掉了,有个患儿脚上输液的针头被挤掉了,还在流血,有的家长鞋子都还来不及穿就跑出来了。

“我哪知道就是你”
“那四个娃儿真的都活了吗?昨天晚上就听说有个老师救了4个娃儿,我哪知道就是你……”张关蓉扑到丈夫的遗体上放声恸哭。
13日一早,她的丈夫谭千秋躺在设在学校操场上的临时停尸场上。他的遗体是13日22时12分从废墟中扒出来的。
“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双臂张开着趴在课桌上,身下死死地护着四个学生,四个学生都活了!”一位救援人员向记者描述。
张关蓉仔细地擦拭着丈夫的遗体。张关蓉拉起谭千秋的手臂,要给他擦去血迹:“昨天抬过来的时候还是软软的,咋就变得这么硬啊!”张关蓉轻揉着丈夫的手臂,恸哭失声……
操场上,学生家长按当地习俗为谭老师燃起了一串鞭炮……


自己的妈也顾不上救
“我自己的妈也顾不上救喽,先救学生吧!”都江堰市向峨乡现场救援的临时指挥王婉民说。

13日零时55分左右,记者见到王婉民时,她正拎着手电筒在向峨乡中学指挥救援。

“我们在外面还能隐隐约约听到里面呼救的声音,但缺乏足够的救援物资,救援进展极为缓慢,心里像是被人用手揪着一样。”王婉民几乎带着哭腔。

“我是眼睁睁看着自己87岁的老妈被压在废墟下的,我没有组织人去救她,我知道她已经不行了,我们要想办法尽量多救可能活着的人,特别是那些被埋在废墟下未知生死的学生。”

“终于把救星盼来了”
第一个进入汶川的记者:10时22分,飞机掉头飞回汶川,在狭隘的山谷间盘旋一周后,在城边的一个山岗上落了下来。几位军人迅速跳下飞机,开始搬运飞机上的救灾物资。数十位村民闻声赶来,但并没有抢上来搬东西,直到战士们挥手请他们上来,他们才围上来搬起了东西。

一位村民告诉我,村里死了十几个人,目前特别缺吃的和水。“今天,终于把救星盼来了。”这位村民对我说。
母亲紧抱死婴翻越障碍

一对夫妇用白布裹着一个婴儿——婴儿显然已经死了,但母亲仍紧紧抱着他,艰难地翻越障碍。还有的居民,用独轮车推着自己年迈的父母。

两位与记者同行的都江堰市民,听说映秀镇通往汶川县城的道路已完全中断,不得不含泪返回。他们把亲人的姓名电话交给了记者,希望记者能帮助他们找到亲人。

“求求你们,让我再救一个”

5月13日,四川绵竹。一所学校主教学楼坍塌了大半,100多个孩子瞬间被埋在了地下,数名战士在废墟中刨出了十几个孩子和三十多具尸体。正在抢救时,废墟因余震和机吊操作突然移动,随时可能再次坍塌。消防指挥下死命令,所有人员马上撤离,待稳定后再进入。

但随即,几名战士大叫还有活着的孩子,转头又要往里钻,另几名战友将他们死死拖住。突然,一名刚从废墟中带出一个孩子的战士跪了下来,大哭,求求你们,让我再救一个!我还能再救一个!

3人20小时喝一瓶水
5月13日,四川绵竹市。阴雨中,朱天强等三名来自德阳的志愿者身着短袖,在伞下瑟瑟发抖。从12日晚7时到13日下午4时,他们仨分享了仅有的一瓶矿泉水和二十块小饼干。在这20个小时里,他们一刻不停地奔波在学校、煤矿的废墟上,帮助医院救助伤病员。

这些从省内各市赶来的志愿者,数量无从统计,仅和朱天强同来的伙伴就有54名。目前,他们已成功救出100多人。


副省长哽咽谢的哥
新闻发布会即将结束,四川省副省长李成云突然把记者们留住。他说,13日凌晨3点半,他从德阳赶往都江堰灾区,路上时,看到成都的出租车打着应急灯,源源不断地往都江堰赶去。一番询问下,才得知,电台通过广播号召广大出租车司机能够到都江堰帮助运输伤员。“我感到非常感动。”李成云声音已经哽咽了,“这真的是无私的奉献!”


地震时的手术
5月13日,地震波及西安,位于省医院10层的10间手术室里,有8名病人正在进行手术,一些病人已实施了全麻醉,一些病人刀口还没缝合。
手术台周围,氧气瓶一个接一个倒在地上,手术设备不停摇晃,墙壁出现了裂缝,漆皮不停抖落。主刀医生只能用一条腿顶住手术台,另一条腿蹬着地面,尽力让病人保持平稳。
“那一刻,所有人都会害怕,所有人都想逃。”一名医生事后说。但参与手术地48名医护人员无一人离岗,8台手术顺利完成。术后,病人被人用担架迅速转移到安全地带。

女主播的震后100分钟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请千万不要害怕,更不要慌张。不管你在哪个区域,千万别把自己暴露在不安全的地方。”5月12日下午2时55分,成都人民广播电台女主播孙静,向全成都市民播报出第一句话。
提前5分钟上岗,孙静开始播报这个没有名称的特别节目。一位家长前往幼儿园接到孩子之后,赶紧打来了电话,说:“所有的孩子都得到了妥善的安置,希望家长不要担心。”
因为电台领导坚持,孙静和她的同事撤离大楼。然后搭建直播车需要时间,她悄悄地溜回了直播间,继续播出节目。
这期特别节目共进行了100分钟。市民在这里互通信息,互相安慰,成都市人民政府也通过这位女主播,发布了震后第一号公告。(付克友/文)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