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弧-沦陷与挣脱】理县:西线无“战事”

在 “死亡之弧”中和生命赛跑,被称为“铁军”的中国军人在乱石横飞中奔往理县,却是虚惊一场。

临走前,他让士兵把帐篷扔下了车,“今晚不要睡觉了!”
在 “死亡之弧”中和生命赛跑,被称为“铁军”的中国军人在乱石横飞中奔往理县,却是虚惊一场。


军车在塌方中“飞”了过去

从北方驻地空投到成都,再转乘汽车从成都经雅安、宝兴、小金到马尔康,汪立宏和他的济南军区某红军师炮兵团目标就是汶川。自从5月15日晚9:30,从马尔康去往汶川的公路被打通之后,这是第一支从西线进入理县、汶川灾区的救灾部队。

汪立宏是这个炮兵团的政委,他的部队是有名的、不轻易出动的“铁军”。在米亚罗镇,炮兵团的车队被拦下了。

5月16日下午,理县薛城和通化之间发生5.9级余震,刚刚通车的公路又因塌方而中断,所有车辆都被交警拦住。

汪立宏焦急万分。一路上,他已因各种原因批评了干事、参谋、司机,言辞激烈甚至带脏话,来四川,汪立宏和团长是向师党委写了请战书的,他的士兵则向团里写了血书,这种近乎原始的誓师方式是“铁军”传统。

他的团已经有一百多人的小分队先到了理县,但是其他团可能已经有部队从都江堰方向先到了汶川,他不希望落后。

汪立宏让部队停车待命,自己去塌方路段看看地形。十多分钟后,他的车回来了,塌方路段还在不断飞石,随时还有塌方危险。

他把所有司机集中起来说,部队不能在这里停留,必须冲过去,办法就三个,一是保持车距,二是快速通过,三是不要猛打方向盘。

车队在交警惊恐的眼神中出发了。但在距离塌方路段还有几十米的地方,坐在开道车里的汪立宏突然让车停下了。四十岁出头的羌族妇女祁阳琣正站在已经开裂的路边痛哭,眼前的飞沙走石挡住了她回家的路。

地震时,她正在成都卖樱桃,两个儿子则在桃坪羌寨上学,地震发生后,她从成都奔往米亚罗,希望能早点走到桃坪,知道儿子生死。祁阳琣说,听说理县死了很多人,前一天又有大余震……

汪立宏把祁阳琣带上。在一阵马达轰鸣之后,他的吉普车第一个冲向塌方路段,人们从漫天灰尘中隐约看到,车在坑坑洼洼高低不平的路上颠簸前行,有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