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大学里教写作

创意写作一个特别不好的地方,就是都写短篇。可作为小说家,毕业后你得靠长篇立身。

创意写作在美国已有近八十年的历史。起初,因为挑战了“写作不可教授”的成见,创意写作课争议很大。几十年来,创意写作课为英语文学界输送了大量作家,这门课程也越来越为人所接受。如今,可以说绝大多数作家都参与过创意写作课程学习。(视觉中国/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6月8日《南方周末》,原标题为《哈金:我在美国大学里教写作》)

学校雇用的不是教师,而是一个发表了作品的作家,关键是经验。

创意写作一个特别不好的地方,就是都写短篇。可作为小说家,毕业后你得靠长篇立身。

要是请J·K·罗琳、斯蒂芬·金这些作家到学校来朗读,麻烦就大了——那是很丢人的事情。

——哈金

在广受关注的《南京安魂曲》之后,哈金又相继出版了《背叛指南》和《折腾到底》,都是关于移民和美国华人的小说。《背叛指南》进入了一些中学的移民文学教科书,这令他感到满意。

接下来,哈金即将出版两部诗集和一部非虚构作品《李白传记》。对于职业小说家而言,非虚构并不难。“这种东西都是触类旁通的。你把故事讲好,说话有根据,不能乱说,要有出处。”哈金说。

哈金现在是波士顿大学创意写作部主任,他也是波士顿大学创办创意写作课程六十多年以来的第一位华人写作教授。

在美国的大学里立足,哈金凭借的是长篇小说《等待》。这部小说曾获美国国家图书奖。刚刚去世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沃尔科特,曾是哈金的同事。哈金主要讲授小说写作实操课,学生是来自全球的英语写作者。

创意写作在美国已有近八十年的历史,1936年,爱荷华大学创办了第一个创意写作学部。起初,因为挑战了人们关于“写作不可教授”的成见,创意写作课引起很大争议。

数十年后,许多著名作家得益于这样的课程,例如被认为是“美国20世纪下半叶最重要小说家”的雷蒙德·卡佛,以及哈金本人。“如今,可以说绝大多数作家都参与过创意写作课程学习,这对青年人学习创作小说、诗歌和喜剧不失为一条‘捷径’。”哈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全美的三百多家创意写作学部中,七十多家招收研究生,授予艺术创作硕士,也有几家授予艺术创作博士。不过学界通常把艺术创作硕士作为终级学位,与博士等同。现在,甚至欧洲的一些大学也有了创意写作课程。

2017年4月,在波士顿唐人街,哈金就美国大学里写作课的话题,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的专访。

沃尔科特捻着手指:“我是可以提名的”

南方周末:你对鲍勃·迪伦获诺贝尔奖,有什么看法?

哈金:其实鲍勃·迪伦是对的,(他对这个奖)不看得很重。不是拿了诺贝尔奖,你的作品就比别人好。它可能会对作品眼下的销路影响很大,但从长远来看,对一个作家的影响不一定很大。

他应该得这个奖,但我认为获奖不是最重要的。我原来办公室的室友沃尔科特刚去世,他的一些东西,还有书,现在还在我办公室里。

南方周末:沃尔科特和你一个办公室?

哈金:是的。但他已经退休好几年了。我们共事好几年,用同一个办公室,我去我用,他去他用,教课的时候常见面。他教诗歌和戏剧。

1992年他得了诺贝尔奖。你跟他打交道,没觉得有什么。他可能感觉良好,是有钱了,但那都是运作的。

沃尔科特经常捻着手指对我说:“你知道吗,我是可以提名的。”那个意思是你拿钱来。当然他是开玩笑。

我从来不拿他当回事,因为我知道他是怎么得的诺贝尔奖,他的那两个哥们儿得了以后,把他拉进去&mdas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