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英爬虫案败诉是隐私保护的倒退吗

2017年8月14日,位于美国加州的北区联邦地方法庭法官发出了初步禁令,要求全球最大的职业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必须在法庭禁令颁布后24小时内取消对hiQ Lab(一个利用爬虫技术的数据分析公司)数据抓取的技术阻拦措施,撤回两封“勒令停止侵权函”,并不得再以同样理由发出“侵权函”。

美国纽约,学生坐在一张谷歌地图中女生照片旁。此次展览的主题为“公共的隐私”,旨在探索Facebook和Google时代下网络隐私,监视和数据搜集间的界线和灰色地带。(东方IC/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10月5日《南方周末》)

2017年8月14日,位于美国加州的北区联邦地方法庭法官发出了初步禁令,要求全球最大的职业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必须在法庭禁令颁布后24小时内取消对hiQ Lab(一个利用爬虫技术的数据分析公司)数据抓取的技术阻拦措施,撤回两封“勒令停止侵权函”,并不得再以同样理由发出“侵权函”。

hiQ爬数还有理,领英保护会员隐私和数据安全反受挫,这似乎是互联网时代脆弱的个人隐私保护再次倒退,好一个“糊涂”法官,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法官认为,两者的争议与个人隐私保护关系不大,领英只不过是打着保护个人隐私的旗号涉嫌不正当竞争。这是互联网时代不同公司对数据资源控制权的争夺,两者对个人隐私的尊重不过是五十步与百步之别。

hiQ公司CEO——Mark Weidick(作者供图/图)

恶人先告状?

近几年,硅谷出现了不少数据公司,这些数据公司本身并没有独立的数据,但其依附于掌握大量数据的互联网平台公司,如Facebook、Twitter、LinkedIn、Craigslist等,这些数据公司通过爬虫技术抓取平台数据,对抓取的数据进行再处理并制成数据产品后出售。

如位于芝加哥的数据公司Geofeedia利用Twitter、Facebook、Instagram等社交媒体抓取数据,利用所谓的“人肉搜索”,开发了为警方提供监控游行、抗议等活动的数据支持服务产品,如丹佛警察局就订购了其年服务费为3万美元的数据服务,巴尔的摩、西雅图、洛杉矶、达拉斯等至少13个城市的警方都是其客户。可以说这些公司就是平台公司的寄生公司。

平台公司当然不甘于“自己”的数据被他人获利,于是或者利用技术手段阻止数据被爬(如2016年Geofeedia被曝光后,很快被相关平台切断其数据来源),或者使用法律武器打击依附于其上的数据创业公司,如2009年Facebook诉Power Ventures案, 2015年Craigslist诉3TAPS,法庭也基本支持了这些平台公司的诉求。

领英(LinkedI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