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冠”还没来,头发先没了 90后“秃头”焦虑症

家里长辈给他介绍相亲对象,还没见面他就先问女方对颜值的要求,“是否介意发型是光头”。

(农健/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11月2日《南方周末》)

家里长辈给他介绍相亲对象,还没见面他就先问女方对颜值的要求,“是否介意发型是光头”。

睡眠不足、学业压力、心理压力被清华同学们评为脱发的“三大元凶”。“不是我的发际线在后退,而是我在前进。”

“如果植发面积非常大,还要考虑供发源够不够。”

90后对外形的关注及情绪上的敏感焦虑,正被更多人抓住商机。

摆在24岁王南面前的难题是,即使能够负担植发的费用,他也没有足够的发量来支撑手术。

“我咨询过植发,要把后脑的头发移植到前面,但我后面的头发也不多。”无奈之下,他只能蓄着中长发,左耳上方几绺头发粘腻腻地拨向右侧,但仍无法遮掩头顶至前额一片可见头皮的“光洁”。

最近,“第一批90后已经秃了”的话题火了。北大、清华均在校内发起问卷调查,近5000位学生主动参与,逾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自己“脱发严重”甚至“快秃了”。

一位清华学生说:“真正头发稀疏的人是不会填这个问卷的。”正为脱发所苦,求医问药的王南也表示,看着朋友圈里大肆调侃“90后秃头”,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平均年龄仅22岁的“90后”们,真的秃了么?

第一批“秃头”的90后

王南觉得家里没有谢顶的遗传基因,爸爸的头发比他还多些。脱发症状是从2015年,大三实习结束,从北京返回学校后开始的。

实习前,他对报社满怀憧憬,希望能够留下成为一名记者。但对行业知之甚少的迷茫状态,以及不积极的工作氛围,让他觉得自己错了,“二线城市二线学校的学生”,很难在北京立足。

半年后,他回到学校,开始宅在宿舍看动漫、打游戏。《东京食尸鬼》《亚人》等讽刺社会现实的“暗黑向”作品成了他的最爱,“从头一天早上7点,一直看到第二天晚上六七点”。

晨昏颠倒、作息紊乱的副作用迅速显现。“洗头发时,会抓出一整绺的脱发。”王南没当回事,默默爆几句粗口,就把头发全冲进下水道了。

没想到半年间,他头顶的毛发越来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