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甜美,但吃多了会腻 “吃城市”的艺术禅机

二十多次作品实施下来,观众摧毁饼干城市的速度在变得更快。

“吃城市”的设想充满游戏感,城市用饼干和甜点搭建,人们被邀请来吃掉“城市”。(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供图 张芃芃/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11月2日《南方周末》

二十多次作品实施下来,观众摧毁饼干城市的速度在变得更快。

林立的高楼、古老的东方庙宇、体育场、美术馆、教堂、尖塔、大桥,一座城市在十多分钟内就彻底成了废墟。这并不是好莱坞的灾难片。一切是在人们兴奋的欢呼中毁灭的,他们一边拆城一边吃掉倒塌的建筑,空气里弥漫着甜腻的草莓、香草和巧克力气味。

艺术家宋冬和十多名志愿者用了五天时间搭建这座城市,年轻的志愿者常常彻夜工作,腰酸背痛。对他们来说,这种拆毁的速度还是有点残酷,尽管他们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反咬城市一口

2017年10月15日,在美国泽西城的MANA当代艺术中心,作为“BCAF创新中国文化节”的一部分,宋冬第22次实施他的艺术作品“吃城市”。

整座城市用饼干和甜点搭建,最主要的建材是长条形的威化饼干,它轻巧而结实,又便于切割;只需堆叠,就能盖出体量高大的建筑,偶尔需要粘接,就用榛子巧克力酱当水泥。

“吃城市”的设想听上去充满游戏感:现实里,人在城市的腹中,在这个作品里,人们把“城市”吃掉。反向的吞噬似乎带有“解恨”的意味,而对“城市病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