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术还属于器官移植吗?

换头术当然可以试验,如果是真正造福于人的科学研究当然是谁也阻挡不了的,但是,对于用换头来创造“异体头身重建人”,需要不同于器官移植的管理、规定和程序,更需要社会给予“异体头身重建人”以法律地位,并且得到社会的认同和认可。

某医院的移植手术病区(资料图)。(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图)

目前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认为换头术并不可行,但是,如果科学研究证实可以成功地实现脊髓断离后的神经接通和再生,是不是就可以进行换头术了呢?这种离奇的外科手术会带来怎样的问题呢?

意大利神经学家塞尔焦•卡纳韦罗和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合作完成了一例人体遗体头部移植手术后,卡纳韦罗宣称下一步将对人进行活体头颅移植。多年来换头术的说法不绝于耳,但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这样掀起轩然大波。

大家知道,器官移植获得社会公认和最大的荣誉之一是,199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首次成功进行肾移植的约瑟夫•默里和骨髓移植的开拓者唐纳尔•托马斯,但是比较换头术与一般的器官移植,显然两者有很大的差距。

其实,我们可以从换头术的属性、伦理和一旦成功换头后的身份认同等方面来认识换头术。

与其说换头,不如说换人

头颅移植也被通俗地称为“换头术”,但是,换头术是否属于器官移植呢?现在,连一心和誓言要将换头进行到底的研究人员也对换头的属性产生了模糊。

任晓平称,“换头术”等说法并不妥当,严格上说,他们的团队完成了第一例头移植外科实验模型。“是在新鲜的遗体上,做了临床前的手术设计”,同时他反感“换头术”的提法,提出“异体头身重建”的概念。

毫无问题,换头术可以探索和研究。但是任何研究都有相应的规范、程序和制度设计。现在要明确的是,如果换头术属于器官移植的范畴,就应当按照《世界卫生组织人体细胞、组织和器官移植指导原则(草案)》和中国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来规范和实施。

不过,按照中国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似乎并没有把头颅移植包括在器官移植中,条例称,“人体器官移植,是指摘取人体器官捐献人具有特定功能的心脏、肺脏、肝脏、肾脏或者胰腺等器官的全部或者部分,将其植入接受人身体以代替其病损器官的过程。”

当然,该条例有“等器官”的表述,意味着也可以把头颅当作器官来看待,但是,“异体头身重建”概念或术语的提出其实就是在否定换头术属于器官移植了。原因是很明显的。除了头颅的全身各器官,如果移植到受(患)者的身上,无论从功能上还是属性上,都是属于受者的,即便移植了多个器官,它们也都融入到受者的机体中,并完全成为受者全部生理功能的有机组成部分。

但是,如果换头,则意味着大部分和全部置换人的所有功能。表面上看,头颅是一个器官,但是,它却是一个综合性的大器官,包含眼、耳、鼻、嘴、舌、脸和大、小脑,不仅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