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狼”斗滴滴

滴滴区域运营高级总监孙枢算了一笔账,如果美团保持30元一单的补贴,即使做到滴滴去年总单量(74.3亿单)的20%,一年就要烧掉70亿美元。

北京下雪天,奔波在路上的美团外卖小哥。(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4月12日《南方周末》)

滴滴区域运营高级总监孙枢算了一笔账,如果美团保持30元一单的补贴,即使做到滴滴去年总单量(74.3亿单)的20%,一年就要烧掉70亿美元。

自从滴滴18个月前收购优步中国后,网约车领域无战事。但到了2018年3月,竞争对手突然多起来——美团、高德、携程三个圈外人高调杀来,隐忍多年的老对手嘀嗒拼车,也上线了出租车业务。

对手中,最气势汹汹的是美团,最具蚕食力的则是嘀嗒。高德上线的是顺风车业务,携程仅是拿到了网约车运营牌照,尚未具体开展业务。

美团直接在上海上线快车和出租车业务,在一线城市,与滴滴正面交锋。作为回应,滴滴则在南京和无锡偷袭美团后方,做起了外卖业务;嘀嗒出行的发力城市是北京、广州、深圳等6个城市。嘀嗒的主要投资人是有“出行教父”之称的李斌。李斌一手创立了易车网、蔚来汽车、摩拜单车等出行领域的若干家公司。

美团打车业务早在2017年3月份就已开始,当时的项目组叫做“X项目”,团队成员全部来自外卖事业部。此后,打车业务在南京试行了近一年。

2018年4月4日,美团宣布收购摩拜单车,李斌辞去董事长职务。据美团内部人士介绍,近日王兴将会在摩拜内部做关于出行的演讲。

首战上海滩

年过四十的裴师傅已在上海做了一年多的滴滴司机,如今他用了两个手机,同时接滴滴和美团的单。作为入行较晚的滴滴司机,裴师傅一直羡慕4年前入行的人。

根据裴师傅介绍,年前美团开始在上海宣传他们的打车业务,这一度在司机圈子里引起激烈讨论,不少人认为三年前的补贴大战会在上海重现。北京、杭州等地也已经出现了各种“美团打车官方群”,尽管这些地方的美团打车业务尚未开通。

裴师傅曾是上班族,当初选择做滴滴司机,除了有可观的收入之外,工作时间比较自由。不过,做着做着,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像滴滴和租赁公司的打工仔,他们向租赁公司交一笔首付,每天再将5%的经营所得交给租赁公司,滴滴也从他们那里抽取25%的提成。

美团的入局虽然未能带来他所期待的“补贴大战”,但美团的“低抽佣”依然让不少司机兴奋,在裴师傅的朋友圈里,月入两万的财富神话也开始流传。

根据美团打车客服的介绍,上海前2万名注册的司机,可享受三个月内零抽成,2万名之后的司机,则收取8%的抽成,同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