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补之:五月“双城记”

一个多月内接连经历两场巨大的灾难,这是我职业生涯里少有的“双城记”。经历的苦难愈多,我愈觉得语言的无力:它永远无法描述一棵树的生长,也永远无法描述数以万计生命的死亡


5月17日下午近四点,我从缅甸的仰光飞到了广州白云机场。一个多小时后,我坐上了从广州往成都的航班。

5月12日下午,四川发生大地震时我正在缅甸采访风灾。6点多回到酒店,国内的媒体同行说刚刚发生了地震。他们是来自成都的记者。那一刻他们几乎无法自持,报社、家人、朋友的电话都无法拨通,他们立即做出了次日返回国内的决定。

我也想和他们一样,立即前往四川,把目光投向正受大地煎熬的同胞。但我的职业又让我必须保持该死的理性和克制:我要首先完成在缅甸的工作,然后才能回国。

然后是抓住一切空隙时间看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