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晓凌:他们的冷静

在不同的场合,我分别问了这两位“80后”类似的问题:该说你们是过分冷静呢还是冲动有余?他俩的回答差不多,用文绉绉的书面语总结,就是——冷静,因为我是一名在岗医生。

华西医院骨科护士廖灯彬和四川大学法医系博士研究生罗海玻都是“80后”,他们都在汶川地震后完成了“成年礼”。

华西医院以每天两三百名伤员的效率展开磅礴急救,灾区伤员大多是由军用卡车拉来的,每辆卡车上密密麻麻地躺着三十至四十名伤员。廖灯彬的任务是给病人分诊,即判断病人该送几病房或急救室。分诊在一楼完成,因为分完后伤员立即按性别被推入简单隔离开的空间,由护士剪掉身上的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