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判性侵罪犯惹众怒 美国法官被选民“召回”

发起者:危险的裁定让斯坦福和全加州校园的女性不再安全,召回法官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反对者:司法独立和司法公正的核心价值要求,法官凭借证据而非舆论压力来裁决争议案件。

民众支持召回法官运动,而几乎整个法律界都反对罢免法官。(资料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6月28日《南方周末》)

发起者:危险的裁定让斯坦福和全加州校园的女性不再安全,召回法官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反对者:司法独立和司法公正的核心价值要求,法官凭借证据而非舆论压力来裁决争议案件。

2018年6月5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县,一名法官被当地民众投票召回。上一次美国选民罢免法官,发生在四十多年前。

被召回的法官亚伦·佩尔斯基(Aaron Persky),曾审理广受关注的斯坦福大学生性侵案。2015年,斯坦福大学大一新生布洛克·特纳(Brock Turner)在一次聚会后性侵了一名外校女生。2016年上半年,该案在帕罗奥多市开庭,陪审团判定其被指控的蓄意强奸酒醉或无意识的人、性侵酒醉者、性侵无意识者等三项罪名成立。

根据这三项重罪,特纳将面临14年的最高刑,而圣克拉拉县高等法院法官佩尔斯基作出了六个月监禁、三年缓刑的量刑决定。

上述判决被认为对罪犯过于仁慈。受害者的友人、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米歇尔·道伯(Michele Dauber)则指责佩尔斯基有意为白人精英脱罪,“这危险的裁定让斯坦福和全加州校园的女性不再安全”。她在2016年6月发起了一场“召回法官佩尔斯基”运动,历时两年并取得成功。

“我对召回(法官)极度失望。这绝对是个错误,公众被煽动家误导了。”米歇尔·道伯的同事、80岁的斯坦福大学法学院荣誉教授芭芭拉·巴布考克(Barbara Babcock)在给南方周末记者的邮件回复中称,“对于我们的政体而言,召回(法官)是如此奇特、不同寻常。”

过半支持召回:“罕见,但并非闻所未闻”

法官被民众投票罢免,这种情况在美国大部分地区都不会发生。不幸的是,佩尔斯基是一名加州法官。

美国有联邦和各州两大完全独立的法院系统。联邦法官由总统任命,经参议院批准,实行终身制(专门法院除外),但他们仅占全国法官总数的2.8%;分布于美国50个州和华盛顿特区的3万多名州法官,通常由选举或任命方式产生,绝大部分有固定任期,仅有3个州规定法官终身任职。加州实行法官任期制。

一个任期结束后,州法官一般可通过任命制连任、党派选举、非党派选举、连任选举等方式寻求连任。

“美国的选举非常复杂,一张选票有几十个人到几百个人不等,你比较关注的可能就是最上面的选州长、选总统,顶多再关注一下国会议员。你不会关注到后面的法官是谁。”留美法学博士研究生游天龙说,“大家多数情况不选,不选就默认法官连任了。”

“也有部分州法官因为各种原因未能连任成功,他们并不像我们原来想象的那样‘超脱’。”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禄生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田纳西州最高法院大法官Penny White曾在推翻一个死刑判决之后遭到民意反弹,最终连任失败。

不过,法官佩尔斯基所遭遇的,并非连任失败,而是在任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