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现实,还是煽情?医药界“反击”《我不是药神》

一位与代购者有过深入接触的医药界人士提醒,这是一个复杂的圈子,有人用“情怀”做事,更多的人则是出于利益。

《我不是药神》剧照。(视觉中国/图)

故事原型之一的诺华制药颇为低调。“这是国内医药领域第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关注度自然高。”诺华肿瘤(中国)公关传媒和患者关系部工作人员回应南方周末记者。除此之外,她不愿多言。

医药圈流传着一种说法:“靶向药之所以昂贵到要卖几万元,那是因为你买到的已经是第二颗药,第一颗药的价格是数十亿美金。”言下之意,天价药不能归罪于药企贪婪,而是研发成本巨大。

“不要只看到代购群体正义光鲜的一面。”一位与代购者有过深入接触的医药界人士提醒,这是一个复杂的圈子,有人用“情怀”做事,更多的人则是出于利益。

一个值得玩味的现象是,在专利期过后,专利药的价格一般会出现断崖式下降。但在国内,不少原研药并没有体现出这一点。

片子还没公映已成爆款,观众几乎“零差评”,在豆瓣苛刻的影迷眼中都取得了9.0的高评分……改编自真人真事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太火了。

病人的求生意志、药贩子的道德抉择、医药公司的商业追求,种种矛盾都在这部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中得到展现。或许是观众们的热情实在等不及了,原计划7月6日上映的电影,提前到了5日零点。

有人一眼就看出了原型——徐峥扮演的主人公“程勇”,和当年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一姓之差。片中提到的抗癌药“格列宁”,和真实世界跨国药企瑞士诺华制药的“格列卫”,也只差一字。

但在医药圈,影片却迎来了另一种“炸锅”。

或许是看惯了生死,又或许是对于医药行业的特殊性有着比常人更多的了解,医药界的心态颇为微妙。

“但愿,我的担忧纯属多余。”2018年7月2日,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主任医师柳光宇在观影后感叹。普通人看到了医生的见死不救、药企的唯利是图,但作为医疗界人士,他体会更多的却是故事背后的巨大悖论。

抛开艺术创作不谈,医药作家刘谦不支持为走私药贩洗白,更反对将板子打在药企身上。“用简单的思路解决吃不起新药这个全世界难题,只会越搞越乱。”

“电影多大程度反映了事实?”医药投资圈人士王毅(化名)直言,“说得不好听,这是在博同情。”

喧嚣中,故事原型之一的诺华制药却颇为低调。“这是国内医药领域第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关注度自然高。”诺华肿瘤(中国)公关传媒和患者关系部工作人员回应南方周末记者。除此之外,她并不愿多言。

药企就是奸商吗?

或许是为了制造冲突,研发出新药的药企成了影片中屈指可数的“反派”。一堆病人堵在“诺瓦公司”门口,扔出像粪便一样的东西,责怪药价太高。不少医药界人士觉得自己被妖魔化,还被推到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