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国的生存之道

《史记》里,随国只是一个夹在楚国和周天子之间的可怜虫,楚国不灭随,只是留着它作为缓冲和中介。

(图文无关)图为参观者在观看司马光抄写的《史记》手稿。(东方IC/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8月2日《南方周末》)

《史记》里,随国只是一个夹在楚国和周天子之间的可怜虫,楚国不灭随,只是留着它作为缓冲和中介,让他去和天子或诸夏对话,比自己出面更方便而已,后两次征伐,其实已经不是收拾敌人,而是教训小弟。

同样是所谓国宝级文物,有的需要会说话,即通过阐释,才能让一般人领略到它所包含的历史、文化信息;而如曾侯乙编钟,则无需说话,一亮相就大气磅礴摄人心魄。

湖北的曾国,不见于文献。一般认为,它就是史传中的随国。随国曾经是汉水北岸的姬姓国家中最强大的,是楚国北上的最大阻碍。《左传》和《史记·楚世家》都讲了楚武王三次伐随的故事,有趣的是,两部书的说法完全不同。

公元前706年,楚武王第一次伐随。《左传》写这一战,算是散文名篇。不过写得像是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