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儿子误了老子,是老子自误的

父亲若无“敢教日月换新天”的非分之想,儿子怎会有“为有牺牲多壮志”的轻举妄动?事到临头,袁世凯把天大的责任推给黄口小儿,政客为人之不够正心诚意,虽骨肉间亦然。

父亲若无“敢教日月换新天”的非分之想,儿子怎会有“为有牺牲多壮志”的轻举妄动?事到临头,袁世凯把天大的责任推给黄口小儿,政客为人之不够正心诚意,虽骨肉间亦然。

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高能物理学家袁家骝,在夫人吴健雄辞世六年之后,于2003年2月11日病逝。

袁家骝虽然能选择他的学术研究志业,但不能选择先人。他的祖父袁世凯,是民国史上最受议论的人物之一。袁氏洪宪称帝,坐了83天的金銮殿,因全国各省纷以行动反对,只好黯然退位。他忧愤病笃时,怨叹地说:“克定误我。”袁克定是袁世凯的长子,袁家骝的大伯,因为梦想“东宫太子”将来可继承大统,故全力参与“筹安会”。除了在国内制造舆论外,主意还打到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