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开直播,我有点不会学习了”
直播间里的“云同桌”

为了考博士,黄家鹏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自习,晚上11点半才入睡。2019年1月,他在家里装上摄像头,直播自己的日常学习状态。他照样看书做题,偶尔抬头,打字回复网友留言。连续十几个小时的枯燥直播竟然“火”了,高峰期每天“涨粉”三到五千人。

责任编辑:宋宇

2019年4月,“公共自习室”同时在线人数突破两万,“同学”们围观黄家鹏自习,留言互相鼓励,还有人在线请教数学题。(受访者供图)

为了考博士,黄家鹏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自习,晚上11点半才入睡。2019年1月,他在家里装上摄像头,直播自己的日常学习状态。他照样看书做题,偶尔抬头,打字回复网友留言。连续十几个小时的枯燥直播竟然“火”了,高峰期每天“涨粉”三到五千人。

黄家鹏把关注者称为“同学”而非粉丝,直播间也更名为“公共自习室”。4月,“公共自习室”同时在线人数突破两万,“同学”们围观他自习,留言互相鼓励,还有人在线请教数学题。

据一些学习播主考证,学习直播(下称学播)大约诞生于2016年,国内一些大四学生直播自己考研复习。几乎与此同时,国外兴起“study with me”(和我一起学习)的vlog(注:video blog的简称,意为“视频博客”)。2019年,vlog开始在中国流行,错过学播的网友又多了看“录播”的选项。最红的学习播主关注人数超过了200万。

学播圈对这些网友有种形象的称呼——“云同桌”。

“孤独者的自我拉扯”

高二学生贾成林从2017年9月开始观看学播,没有固定频道,专门选择最认真的播主。播主复习考研还是备考雅思,他并不在意。“就像图书馆、自习室一样,学啥的都有,都是学习气氛。”

初三学生林靖怡从前在写作业时播放曲调激昂的BGM(背景音乐),惹来父母干涉:“天天听这种歌,哪会放真心在学习上!”如今她转而观看学播,BGM都是轻音乐,再不会导致父母反对。初一学生张天然也喜欢直播间里的轻音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网络编辑:度秋 校对:胡晓菲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