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对话赫尔佐格:奥运后“鸟巢”将被更好地使用

“鸟巢”的设计使用年限,是100年。这是为许多人而建的,它的设计是民主的,人们可以从各个方向进入,彼此接触,在里面,你不会有好位置差位置的感觉。

北京·今天  “鸟巢”

奥运之后“鸟巢”的营运是极其重要的。我们把“鸟巢”构思为一座公共雕塑、一个城市景观,人们能上上下下,约会,跳舞,做那些在西方城市不可能做的幻想之事

这是为许多人而建的,它的设计是民主的,人们可以从各个方向进入,彼此接触,在里面,你不会有好位置差位置的感觉

在“鸟巢”方案尘埃落定以前,它的奇崛风格和近乎天价的造价,曾经引起激烈的争议。有意味的是,远在北京奥运拉开帷幕之前,它已经被确认为当今国际建筑的新经典。在北京大跃进般的新建筑的冒险浪潮中,它的成功是举世公认的。



与最初中标的设计方案相比,已竣工的“鸟巢”最大的变化是没有了可开启的顶盖。这是建筑师雅克·赫尔佐格和皮埃尔·德梅隆在漫长谈判中的让步。

2004年,安德鲁设计的巴黎戴高乐机场2E候机厅发生屋顶坍塌。包括“鸟巢”在内,北京所有的大型建设项目全部暂停施工。政府急令重新审核这些项目的安全性,随后提出“节俭办奥运”的口号。

“鸟巢”中方设计顾问艾未未仍然清楚记得,当时一些院士、媒体纷纷批评“鸟巢”的巨大钢结构“浪费”、“存在安全隐患”。“那时候真觉得‘鸟巢’没戏了,各种消息表明,国家很可能放弃‘鸟巢’方案,换成另一个。”直到他看到“鸟巢”钢结构完成卸载的电视新闻,才心中“窃喜”,因为“现在要拆掉可没那么容易了”。

赫尔佐格和德梅隆接受了中方削减预算的决定,取消了原设计中的顶盖,扩大了“鸟巢”钢结构中央、运动场上方的开口;原来的10万个坐席改为9.1万个,奥运会结束后拆除临时坐席,永久坐席只有8万个。这大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