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教堂血案”频发,新一轮“反犹潮”来临?

反犹主义就像潜伏在美国社会的“疱疹”,来自经济和社会的压力一大就可能复发。

反犹主义的强弱已被认为是衡量一个社会宽容、健康和良性发展的测试纸。新一轮“反犹主义”在美国抬头,更是让特朗普政府头疼不已,不得不在“白人至上”与“犹太例外”之间走钢丝。

2019年12月29日,美国纽约州蒙西镇,当地警察在持刀袭击事件现场进行调查。 (新华社/图)

(本文首发于2020年1月9日《南方周末》)

反犹主义就像潜伏在美国社会的“疱疹”,来自经济和社会的压力一大就可能复发。

反犹主义的强弱已被认为是衡量一个社会宽容、健康和良性发展的测试纸。新一轮“反犹主义”在美国抬头,更是让特朗普政府头疼不已,不得不在“白人至上”与“犹太例外”之间走钢丝。

对于二战后的犹太人来说,美国一度是“希望之乡”,仅次于《旧约·创世纪》所描述的流着蜂蜜与牛奶的“应许之地”——迦南,至今已有530万左右的犹太人移居美国。

2019年以来,一阵阵密集的枪响和惨叫声,却让“希望之乡”沦为这个群体的噩梦。

“这是恐怖主义行径。他们希望散播恐惧。”2019年12月28日晚,纽约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在社交媒体上发出警告,“纽约州对反犹主义零容忍,凶手将会面对法律的严厉制裁。”

“如同毒药一般扩散”

当天21时50分,纽约州蒙西市一所犹太教堂附近,一名非裔男子持刀闯入犹太教徒拉比哈依姆·雷登伯格(Chaim Leibush Rottenberg)的家中。

烛光点点。当时,七十多名教徒正聚集在拉比家中,庆祝犹太教“光明节”的第七个夜晚。就在蜡烛点亮仪式开启时,这名男子掏出一把长匕首,刺向其中的5名犹太教徒。

行凶后,该男子驾车迅速逃离现场。两小时后,纽约市警察局成功将其抓获。根据美国警方公布的信息,嫌犯是37岁的非裔男子格拉夫顿·托马斯(Grafton Thomas)。

“他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一名邻居说,格拉夫顿平时为人谦逊。来自哈德逊高地教区的教士温蒂·佩奇(Wendy Paige)与嫌犯的母亲相识二十多年,她也在接受英国《每日邮报》采访时说,“格拉夫顿并不是恐怖分子。他是个在美国患有精神疾病的人,这个国家没有很好地帮助到他。”

格拉夫顿·托马斯的家人也为其辩解称,他有很长时间的精神病史,一直“与精神疾病作斗争”,曾多次因精神分裂症住院。托马斯的律师迈克尔·萨斯曼(Michael Sussman)则进一步提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嫌疑人有“反犹动机”。

但美国警方的调查却发现,格拉夫顿·托马斯不仅在日记中流露出崇尚希特勒和“纳粹文化”,还在互联网上至少4次搜索“为什么希特勒恨犹太人”,并寻找“犹太人在美国创立的知名公司”。

就在行凶前的几个小时,格拉夫顿·托马斯还通过互联网搜索“在我附近的德国犹太人教堂”“犹太复国主义教堂”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