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沿的新生儿

在刘湘晨摄制的人文纪录片《大河沿》里,赛迪肉孜谈及生生死死,语态淡然。而当他的外孙女生了个孩子,老人却哭了不止一次

纪录片人刘湘晨立志为新疆每个有标志意义的地点拍一部人文纪录片,历时两年制作完成的《大河沿》即是该计划中的一部

赛迪肉孜老人这辈子一共娶了3个老婆,第一个死于难产;第二个40岁病故;第三个与赛迪肉孜生活了12年后离婚了。赛迪肉孜有10个孩子,前5个孩子都是刚生下来就死了,后5个活了下来。

在刘湘晨摄制的人文纪录片《大河沿》里,赛迪肉孜谈及生生死死,语态淡然。而当他的外孙女生了个孩子,老人却哭了不止一次。

这个孩子该不该生?
影片由正在解冻的克里雅河切到沙漠里,胡杨火焰噼啪作响的炉坑前,一个女人正在烤馕——本地人称这种馕为“库麦其”。赛迪肉孜老人喃喃自语:“我没见过爷爷,我6岁时父亲死了,只留给我一群羊,我今年85岁了,一直在这里放羊。”

克里雅河从昆仑山北麓冲下来,在于田绿洲短暂亮相后,就一头扎进沙漠不知所终。两年前的春天,刘湘晨沿河而行,深入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二百多公里,到了一个维吾尔语叫“达里雅博依”的地方,汉语的意思是“大河沿”。

刘湘晨带着助手来到了赛迪肉孜·巴拉克家。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客人,赛迪肉孜老人乐得满脸皱纹,在他的指挥下,家人腾出了一间大屋。

第一天到赛迪肉孜家里,老人请摄制组上炕吃饭,大家纷纷脱鞋。赛迪肉孜老人连忙说,不必了。出于礼貌,大家坚持脱鞋。只有刘湘晨穿着鞋一脚踏上炕去,还招呼大伙:“别脱了,赶紧上来。”大家只能穿着鞋子走到炕上围坐下来。

老人把餐布铺好,拿起刀子刮掉“库麦其”上的沙,把分好的面饼送到每个人手里,第一块就送给了刘湘晨。一顿饭下来,赛迪肉孜老人对刘湘晨的信任就明显超出他人。

事后老刘说,老人喜欢他是因为他懂事:“每个人的礼貌都不一样,人家坚持让你穿鞋上炕肯定有他的道理。你想,你鞋里满是沙子,好几天都没洗脚,脱了鞋吃饭合适吗?”

老人看到监视器中自己砍柴、放羊的样子,乐得像个孩子,没事就带着刘湘晨转悠。十几天下来,素材拍得差不多了,摄制组准备打道回府。老人突然偷偷跟刘湘晨说,我外孙女要生孩子了,这事伤脑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