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正杰回忆“党外”岁月

因坚持两岸统一思想,与民进党台独党纲发生冲突,民进党元老林正杰在1991年退出民进党。1992年再度当选“立法委员”,后任新竹市副市长,卸职后淡出政坛。

因坚持两岸统一思想,与民进党台独党纲发生冲突,民进党元老林正杰在1991年退出民进党。1992年再度当选“立法委员”,后任新竹市副市长,卸职后淡出政坛。2006年倒扁运动风起云涌时复出任副总指挥,代表了红衫军最激进的一翼,因与施明德理念不合而分道扬镳。
林正杰现在开办旅行社,频繁进出大陆,又组建中华统一促进党,任党主席。对两岸统一的前景,他自称比任何人都乐观。





2006年倒扁运动风起云涌时,林正杰复出任红衫军副总指挥


1993年,江泽民接见林正杰 本版图片均由林正杰提供

在东海大学受启蒙
我读书的东海大学是私立大学,由基督教出钱,所以比较不受政府的管制。我本科念政治系,有一位老师李声庭,以前在《文星》时代是自由民主政论的旗手,相当于清末的梁启超一样,是当时台湾讲民主自由法治观念最透彻、文笔最好的一个人。我所有的法律课程都是这个老师教的。大学四年,我受李老师影响很深。还有一位汤承业老师,教我们中国政治思想史,他以前是被国民党关过的政治犯,特别强调中国政治思想中的民本思想。另一位教我国际法的杜衡之老师,是台湾的国际法泰斗,也是位追求民主自由的学者。

我的英文老师——那些在我们学校的老外,正好都是美国上世纪60年代嬉皮年纪的人,参加过美国民权运动、妇女运动。他们到台湾来,一边教书一边学中文,这些外国朋友都是些自由主义者。所以在东海大学,我就和少年时代的党国思想分家了。那个时候我们跟那些党外人是不熟的,我们是在象牙塔里头,在相对独立和孤立的学术环境里,搞读书会,去图书馆借禁书、禁报,搞思想研究。外面的革命如火如荼,那些政治选举斗争,我们没有介入,但追求民主自由是非常清楚的。

1975年我大学毕业,在政治大学公共行政研究所念研究生时认识了陈菊,开始跟党外人士来往,觉得他们争取的东西是可以支持的。我才跟这个运动结合在一起,帮忙助选,整天混在一起了。我的少年时期是蓝色的、国家主义的、国民党的;我的青年时期是绿色的,跟民主运动的各个山头都很熟。

“三剑客”与“五虎将”
1979年“美丽岛事件”时,我正好在当兵,没有被抓走。我回来时,各路马都来机场接我,他们彼此都不认识,我把他们整合成了“党外新生代”。我们的第一场战役就是帮“美丽岛”受刑人的家属去选举。我们帮姚嘉文的妻子周清玉助选上“国大代表”,帮张俊宏的妻子许荣淑当上“立法委员”。我们做辅选工作,南投我派林浊水任总干事,台北我派林世煜,我自己巡回关注两个战场。所谓“党外三林”,就是这么来的。当时人家叫我“党外长子”——民主的香火要继承下来,他们都被抓了,我们年轻人要把这个运动保住。正常机会二十几岁人不可能当家。但在“美丽岛事件”后,台湾的民主运动就是我们二十几岁的人当家。一直到民进党组党的1986年,我才34岁。

我们选举、文字、组织三条战线同时进行。我和陈水扁、谢长廷都在台北,我先去游说陈水扁一起去选市议员,他没有政治经验。我就派了一批新生代去帮他,接着就找谢长廷,谢还在考虑用国民党提名,还是用党外提名。我说:“国民党怎么可能提名你,你都美丽岛辩护律师了!”他也加入了。在老的党外比较有民主观念的人中,又找了康水木,我们四个人一起选。当时选民是很热情的,我们基本都不用花钱,就是印了几张文宣,靠演讲,1981年我们都是高票当选。陈水扁、谢长廷在各自的选区都是最高票,我在我的选区是第二高票,因为国民党跟我竞选的那个人是议长。我们这四个人当时在党外比较出风头,都在台北,而且除了康水木外,都很年轻,和媒体记者年纪差不多,他们就和我们一起作战。1981年当选第一届的,还有五个老党外,我们三个年轻人叫“三剑客”,他们叫“五虎将”。我们被捧得很高,好像集三千宠爱于一身。“三剑客”当时虽然是市议员,但是比“立法委员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