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诬告陷害案背后:令纪委“头疼”的上访

相关材料显示,是道县监委向公安机关移交材料之后,被举报的何子显才“匿名”向公安机关报案。

道县监委委员赵太华:达不到目的就给各级纪委寄信,一年寄几十上百封,搞得纪委“很头痛”,“他无休止地上访,搞得整个(县)纪委的人都围着这个事转”。

道县公、检、法、司四部门:对诉求已解决到位但仍缠访、闹访的人员,坚决依法打击,决不手软,起到“打击一个,警示一群,教育一片”的社会效果。

66岁的何子云已在看守所待了半年多。这位湖南道县寿雁镇新村四组的村民,从2016年开始持续上访,举报村支书。

村支书已被撤职,但何子云没有就此罢休。他继续上访,想让村支书坐牢,不料最终被抓的却是自己,所涉罪名是“诬告陷害”。

何子云是寿雁镇近两年来第四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访民,也是道县第一个因涉“诬告陷害”被起诉的访民。

在“依法治访”的大背景下,基层政府已越来越多地使用刑事手段对待访民。对于这一变化,有官员认为有利于正常信访秩序的恢复,相关学者则担心过度使用刑事手段,会反过来破坏法治。

图为何子云的妻子。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不识字的举报人

2019年12月1日晚,何子云正在家看“天气预报”节目,一镇干部电话通知他次日一早去趟镇政府,谈一下他举报前村支书何子显的事情。

第二天,何子云等人到了镇政府门口,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派出所民警,当着村里其他举报人的面,将何子云带走。

54岁的何子显从2011年开始任村支书,与何子云的关系原本很好,两人曾经常在一起喝酒。他们“翻脸”的原因,各方说法不一。

何子云的说法是,因为他家盖的房子面积超标,何子显多罚了他的钱,此外还未经他同意,就直接用犁田机犁了他家的油菜地。

何子显给出了另外一种说法:何子云家修新房时,宅基地前面有一座老坟,何子云想让坟主迁坟,找他协调此事,他因没帮到何子云,何子云因此怀恨在心。

但在何子云的哥哥何子清看来,两人结怨的真正原因是,2016年4月村里开会时,何子云被何子显的兄弟当众打了。

没正式上过一天学的何子云,只会写自己名字。按另一位举报人的说法,正是因为他不识字,且“不太明事理”,大家才让他去跑。

南方周末记者看了何子云的部分举报材料,发现语句凌乱,难以看懂。在一份举报材料中,何子云等人称何子显是村里的“土帝爷”“土霸王”,反映其“以权欺人”“为害一方”,但文中缺乏论证和实据。与何子云一起举报何子显的何子忠说,村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