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焰谈杨键:“当代性不是他考虑的问题”

杨键的水墨,完全有别于我们所说的水墨圈、国画圈的任何人;现在很多诗人也画画,作为诗人的杨键,其水墨画在很多诗人的绘画当中显得非常独特和鲜明。他的画和作品是“蓄谋已久”,非常有针对性,又有别于很多人。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很多水墨有文人趣味,这也是一种习气,但杨键的作品一尘不染。这是我对杨键水墨作品的一个基本看法和感受。因此,我对杨键的水墨作品充满期待。这个期待也包含他在某个领域里,甚至是市场的领域里大放异彩。

在我看来,杨键已经具备一个优秀艺术家的特质——最本质的、最真实的自己,甚至于可能这种真实,他都不需要坚持和维护,他就是这样子,很自然,这非常明显。我们都知道,有那么多的诗人,包括写作的作家也在画画。确实画得好、画得有意思、画得特别的非常罕见。杨键的作品非常罕见,他把自己的作品自贬为一种手艺,其实不然。我刚才说了,他的作品是有蓄谋的,包括他画的如此惜吝,只选择两三个意象,有两个是器物,一个钵、一个芒鞋,还有一个带山水意味的雪景。除了我们看到的三个形象,没有其它东西,他非常惜吝自己,也很精确。尽管杨键把自己的作品自贬为一种手艺,以获取某种谋生之道,但我认为,杨键绘画作品反映出他整个创作状态,无论是写诗还是绘画,他都把自己摆在一个诚实且很谦卑的位置上,这样既不自欺欺人,也不忽悠人,也不骗人。

 我仔细看过杨键的原作,那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