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度过人生”
成为“消费主义逆行者”

衣服可以拿姐妹们穿旧了不想要的,没那么合身的可以自己动手改造设计、裁剪成衣;食物可以让同事朋友把外食的剩饭剩菜带回来;住宿大多在公司或者他人的沙发上解决,于是有六七年的时间没有租过房子;由于大多时间住在公司,也不存在什么通勤交通费。

“你只有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才能有自己的人生策略,在人生路上遇到不同体系的知识时,才能准确吸收对自己的人生策略有助力的部分。”

(本文首发于2021年01月07日《南方周末》)

“垃圾箱潜行”中的塞义尔教授。 (资料图/图)

冬天太冷,想买台跑步机在家跑步,需求合理吗?

“买个高级的、大点的,到时候挂的衣服多,还能晒被子。”这是豆瓣“不要买|消费主义逆行者”小组中的帖子。在多名“理智鹅”(群成员自称)的劝告下,发帖者打消了购买念头,帖子被归入“已劝退”目录。

这个成立未满三个月的小组已经聚集了超过十五万名组员。这十五万“理智鹅”们互相评点分析服装、日用品、玩具等商品的购买必要性。不少人根据自己的经验总结出一套“不要买”清单,也有人分享一些克制消费小技巧,比如回归1990年代的消费习惯、用小红书拔草而非种草……

在全世界范围内,有许多人正在体验没有消费的生活,开始了为期七天到一年不等的“不消费挑战”。挑战源于《不消费的一年》,此书的作者凯特·弗兰德斯坚持一年不消费之后,攒下50万元、减重13公斤,并找回了快乐的自己。

丁红是更加极致的不消费践行者,她有时三个月也用不完口袋里的三百块钱。衣服可以拿姐妹们穿旧了不想要的,没那么合身的可以自己动手改造设计、裁剪成衣,“穿起来合身又有成就感”;食物则可以让同事朋友把外食的剩饭剩菜带回来,并拒绝任何专门新点的饭菜;住宿大多在公司或者他人的沙发上解决,于是有六七年的时间没有租过房子;由于大多时间住在公司,也不存在什么通勤交通费。

作为公司长居客,丁红还钻研出了一套微波炉厨艺,不到一个月就成了可以用微波炉煮出三菜一汤的“微波炉女王”。路过工位看到切葱花的丁红时,部门领导笑称她待在北京是屈才了,“应该去非洲”。

口袋里放了三百块钱,三个月后摸出五十块钱的瞬间,丁红也曾恍惚觉得自己似乎有什么问题,好像与身边所谓的常规生活太过脱节。直到她偶然看到“国家地理频道”关于不消费主义者的纪录片以后,丁红才为自己长期形成的生活习惯找到了定义,觉察到自己“不消费主义者”的身份。对于丁红来说,“不消费”只是一种手段,她的目的是“从其他和自己生活息息相关的方面去探索了解世界”。

“敢于让自己看起来傻”

豆瓣用户“百花楼主”是北京某高校硕士生,她第一次在豆瓣小组发帖便收获了组员们的热情回复。

帖名为《多年反消费主义坚定者的困惑》,主要讲述了她平时的节俭消费习惯以及与他人对比产生的困惑。百花楼主不外食,也不怎么买化妆护肤品,每月的生活费都花不完。每当看到其他装扮精致的同学以及他们多姿多彩的朋友圈时,她会产生一定的落差感,甚至不敢出门。

承载这份困惑的小组名为“不要买|消费主义逆行者”,成立于2020年10月23日,群介绍呼吁组员们“分享买过的踩雷品、智商税品、伪需求品”,做到“不盲目跟风,不被消费主义裹挟”,成为“消费主义市场的逆行者”。

困惑帖下,是一片支持,不少过来人告诉年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