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六年,瞬间流失一半员工
一家教培机构遭遇“闪电战”

拥有四十多个校区的环球优学遭遇了一场离职风暴——二十个校区几乎所有人同时集体离职,一千员工走了近一半。

刁治军说后来才明白,所有人都在演戏,而他是唯一的那个“楚门”。

允许员工入股是锐思教育最大的特色,这是一种类似俄罗斯套娃的股权结构。

(本文首发于2021年1月28日《南方周末》)

天津市宝坻一中,环球优学离职潮爆发的起点。事发半个月后,锐思教育在环球优学隔壁开门迎新。 (南方周末记者 罗欢欢/图)

半年前,拥有四十多个校区的环球优学遭遇了一场离职风暴——二十个校区几乎所有人同时离职,一千员工走了近一半。

今年46岁的刁治军曾任学大教育高级副总裁,2014年离职创办环球优学,主打中小学一对一辅导服务。为了避开老东家,他复制了学大在一二线城市的教学服务体系,降维打击三四线城市,迅速扩张至四十多个校区。

环球优学的一对一辅导重点是补差,针对在学校跟不上的差生,而不是学而思、新东方等机构专注的以大班授课为主注重拔高优生成绩。

比起老师的教课水平,课前课后的跟踪服务是环球优学这类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因此,校区管理者和销售员是其最重要的资产。

但让刁治军想不到的是,环球优学一半根基被迅速瓦解。后来他才发现,这是一种教培行业的新型作战手法——平移战术。像极了二战时德国的“闪电战”,平移战术也是以极快速度发起突袭,对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失去了阵地。

“别人都不相信,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暗潮涌动

2020年7月4日,天津宝坻校区率先出事。当时,刁治军正在开会,手机上的钉钉突然响了起来,“叮叮叮叮叮叮”一直响个不停。“5秒时间来了36封辞职信”。电话打过去,无人接听。

刁治军带了几名高层紧急奔赴宝坻,到了才发现人去楼空。各种物品散落在桌上地上,绝大部分摄像头都拔了电源,劳动合同和公章都不见了。

孙郑义是整个天津唯一留下来的管理层。他刚刚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天,早上从主任降为咨询师,接着以违规被通报处罚16800元,晚上直接被开除了。

环球优学实行的是校长负责制,每个城市都有一名城市校长,相当于地区负责人,所有人事任免权都在城市校长手中。宝坻三个校区,每个校区有三个管理层——校长、咨询主任(相当于销售经理)、教管主任。

城市校长孙克玲是孙郑义的顶头上司,正是她开除了孙郑义。

孙郑义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大约在此半个月前,孙克玲曾约他在一家足疗店见面,她老公彭兵开也来了。彭兵开是前任城市校长,也是环球优学的股东之一。

他们提到要在宝坻开一家新的机构——锐思教育,“所有人都聊完了,大家都会走,你要不要一起?”

这是一场从上至下的围猎,先是小股东,继而校长,校长谈妥了之后才是主任。每个校区都有两个主任,咨询主任和教管主任。管理层搞定之后,再由主任去动员咨询师和老师。

孙克玲开出了一系列诱人的条件,入股2万块就可以占股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