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君亮:财政预算不该是国家秘密

2008年5月27日,吴君亮接到了深圳市财政局的电话,同意他们来查看并拍摄深圳市政府2008年度的部门预算草案——这是新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他说:“我当时觉得,一扇大门终于被推开了。”

“预算不公开,政府花钱就没有监督”

假如不是一次次博弈,这扇公共预算之门不会这么早就透出光来。半年多来,吴君亮和手下两位财务分析师组成团队,向十几个中央部委、十几个地方政府,一次次提出查看预算案的申请。

2008年5月27日,吴君亮接到了深圳市财政局的电话,同意他们来查看并拍摄深圳市政府2008年度的部门预算草案——这是新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他说:“我当时觉得,一扇大门终于被推开了。”

如今,这扇门已越开越大。6月,民政部、环保部和科技部相继向吴君亮提供了部门预算草案。10月27日,卫生部更向他提供了一份接近完备的部门预算。

此时,距1999年中国预算改革拉开大幕,已过去了整整9年。

预算不公开,政府花钱就没监督

作为深圳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的CEO,吴君亮个性清高,人生充满故事。1982年大学毕业后,他在重庆轮船公司宣传处做干事。为了逃避枯燥的工作,他经常带上工作证,从重庆上船,一路畅游三峡。白天饱览风光,晚上则和船长聊天、打牌。

1986年,他自费赴美国休斯敦大学留学,取得了政治学硕士学位。他还读了两年博士课程,恐惧于毕业后只能从事教学,退学,进入一家金融公司,然后在美国创业。他不是一个真正喜欢浪迹天涯的人,他始终关注国内的情况,晨雾氤氲的山城才是他魂牵梦绕的故乡。他干着一份高风险、高回报的工作,但他对吃饭要求不高,“一碗牛肉面、一份青菜就够了”。

在美国的从业经历,以及他那颗火热的、始终关注中国变革进程的心灵,终于找到了一个结合点:从推动公共预算改革入手,从下而上地推动中国行政、政治制度的演进。

“改造公共财政,远比抽象谈论政治民主更务实。”吴君亮用一句话回答疑问,“‘看不见的政府’很可能是不负责任的政府,而一旦信息公开透明,其他的改变必然接踵而至。”

2006年,他回国定居深圳。在和公司下属的闲聊中,吴君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