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到北京:7660公里的红色追寻

93年出生的云南曲靖人俞泽曾经独自骑电动车走过滇藏线,2021年他计划从上海兜个大圈子到北京,沿途打卡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重要事件发生地。他给这趟旅途起名为:“红色追寻”。

只规划了前十几天行程路线的他还不知道,前方等待他的将是一场用时53天,行程7660公里的旅途。

为了这趟电动车骑行,俞泽把自己开的健身工作室转手,向友人交代了所有工作。电动车,俗称“电驴子”,但俞泽就是相信它的长途能耐。2021年4月10日,带着3块电动车锂电池,俞泽从上海上路了。

2021年4月22日,俞泽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碑前留影。 (俞泽供图/图)

上海出发

俞泽是个做事干脆的退伍军人。出发之前,他只把想去的地方在地图上标注出来,具体走什么路线、路况如何,他都不太放在心上——反正无论路况好与不好,都一定要到达目的地。

做攻略时,光是看到那些革命圣地的名字,就足以让俞泽兴奋起来:上海的“一大”会址、红色故都瑞金、长征出发地于都、胜利会师地陕北吴起镇……不仅是在部队和课堂,从小他就从爷爷讲的故事里听到过这些地名。爷爷当过边防战士,在俞泽选择第一份职业时曾给他很大的影响。他在武警部队服役两年,面临退役还是继续当兵的抉择时,又是爷爷和父亲劝他继续干了4年。

收拾行李时,他毫不犹豫的把当兵时穿的迷彩服带上,打算每到一个红色景点就穿上迷彩服打卡拍照。后来他发现,每个地方都有和他一样身着军服的同道中人,有的是年轻人,也有80多岁的老革命。“当过兵的人,对党对国家的情感是很特殊的。”俞泽说。

4月27日,俞泽在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与老兵合影。 (俞泽供图/图)

这趟“红色追寻”之旅可以说是一场献礼,也可说是一次纯粹的自我挑战——出发之前,俞泽没有找过人帮忙宣传这趟旅程,他只在自己的朋友圈和短视频平台上发布旅途中每天的经历。“红色追寻”是俞泽对自己设下的约定。他约定,必须在7月1日之前结束整个行程,“不然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把第一站选在上海,自然是因为中共一大在上海召开,中国共产党在这里诞生。“从上海出发时,和革命先辈的心情是一样的,无比的激动。”他在给我的回复里写道,“他们做了一件开天辟地前无古人的事情,我也即将做一件别人想不到,或者敢想不敢做、不能做的事”。他说,不想自驾,就是不愿意选择太容易的方式。他想做一些别人无法轻易复制的事情。

不过,上海的开头并不顺利。当时,中共一大会址、二大会址和四大会址这三个场馆都未开放,俞泽只能在会址外围转了一圈,遥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