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台夜话 | 哈金:当文学进入历史

(小尘4x/图)

维吉尔的《埃涅阿斯纪》这样开始:“我歌颂武器和人。那人是位英雄/被命运驱使,被诸神的法力和天后的怨恨驱逐/最终他找到了意大利,找到了拉丁姆。那个人,那位英雄/在陆地和海上挣扎,终于建立了我们的城市,/给我们带来诸神和族系/从此就有了殷实的罗马和它布满花环的城墙。//缪斯,请告诉我各种原因,让我明白/天后的哀伤。她是诸神的母后/却刻意让那位最诚挚的人厄运缠身。/特洛伊城失陷后,为什么她还不息怒?”

那位英雄是埃涅阿斯。他是在希腊人攻克特洛伊时弃城逃脱的一位骁将,率领着一队人和船浪迹地中海和北非,最终抵达意大利,建立了罗马帝国。这几句诗概括了文学与历史的基本关系以及诗人在历史中的独特位置。首先,诗人是该部落的一员,强调“我们”。他的这部史诗旨在歌颂该部落的创始人和英勇业绩。但这里的诗人并不是那个伟业的参与者,反而强调自己的灵感和故事源自艺术之神“缪斯”。就是说诗人与该部落的创业史保持了一定距离,因为他另有其职,并不完全融入历史,而是呼唤诗歌之神缪斯来支持自己的歌吟。

这种艺术对历史的姿态构成了西方文学的基调。虽然大多数作家都不再相信缪斯,但他们仍强调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