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口河大峡谷,那悬崖上的村庄

现在我还记得出事前那年春节,堂姐来我们家拜年,坐在堂屋门口打毛衣,浑身上下充满了青春的气息。我特意走到土路的起点静静地站了好一会儿,望着很快就要被夜色吞没的山崖,心想40多年前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青春芳华的堂姐和同伴们打着火把,有没有可能走的就是这条路呢?

春天的风吹拂到了大渡河的金口河大峡谷——中国十大最美峡谷之一,我也自驾穿越大峡谷来到了成昆铁路的一线天。当年铁道兵在悬空40多米的河谷修建了54米的铁路石拱桥,是当时世界铁路史上最长的大跨空腹石拱桥,1965年拱架合拢时邓小平亲临视察,望着山高水险的大渡河大峡谷,发出了“人民创造了历史”的感叹,以一线天为模型的成昆铁路象牙雕在1984年被评为联合国特别奖。

古路村是这里一座悬崖上的村庄。修建成昆铁路的时候,工程人员看见彝族老乡像猴子一样抓着山坡上的藤条上上下下十分危险,就焊接了上下山的钢梯,后来又修了供骡马行走的水泥栈道。我沿着骡马道走了半小时就气喘吁吁返回了。

我只得从皇木镇驾车去古路村索道站,公路修在大渡河大峡谷山坡上,弯多路窄又很陡,想到旁边就是万丈悬崖,脚有些发软,始终踩在刹车板上不敢松开。快到索道口突然看不到路了,原来对面一台货车堵在路上,我突然就慌了:在这曲里拐弯的绝险山路上,就是小车会车也相当困难。货车后边是悬崖,我是右手边是山,赶紧靠着山坡退车折好后视镜等着。货车像山一样压过来,司机叼着烟漫不经心的样子,完全不像我如临大敌……好不容易到了停车场,靠着农家屋墙停好车,看着深不可测云雾飘飘的大峡谷,又看看我的车头正向着峡谷,实在不放心,返回来在前车轮下塞了块石头。

索道轿厢大得就像公共汽车,载着我一个人从数百米的峡谷飞过,脚下白云飘飘,一下子就站到了古路村的土地上。“爬山3小时,索道3分钟”,2018年古路村索道开通时,有媒体用了这样的标题。

古路村索道站 (闵强/图)

让人腿软的小木门

索道工作人员告诉我在村子尽头的马鞍山可以看到大瓦山。大瓦山是当地知名地标,3236米的山顶是块大平台。我向路边一户人家问怎么去看大瓦山,男主人热情地邀请喝茶并且给我发烟。主人家对面的大山是大凉山甘洛县,地坝边放着一个黑音箱,喇叭端端正正对着大峡谷,我担心彝族大哥兴致来了打开音响播放摇滚音乐,山上的石头会不会滚落到大渡河去!彝族大哥说,除了骡马道和索道,古路村还有一条下山小路,那是真正的天路,没路的地方就要爬梯子,一般人不敢走。

快到马鞍山观景平台了,在地里干活的村民说从平台往下走就有条下山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